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作者:作品集

第23章更新时间:2014-09-14

小x说s网
         


         


          哎,给一个民族带来集体感的共同信仰却给我招来了麻烦。


         


          我的宗教行为开始只有一些与之无关、只是感到好笑的人注意到,后来终于被对他们来说关系重大的人注意到了——这些人并不感到好笑。


         


          "你儿子到庙宇去干什么?"神父问。


         


          "有人看见你儿子在教堂里画十字。"伊玛目说。


         


          "你的儿子成了一个穆斯林。"梵学家说。


         


          是的,我困惑不解的父母不得不注意到了这一切。你瞧,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不知道我是虔诚的印度教徒、基督教徒和穆斯林。青少年总有几件事瞒着父母,不是吗?所有的16岁少年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吗?但是命运决定了我的父母和我和那三位智者,我就这样称呼他们吧,有一天会在古贝尔·萨莱海滨散步广场相遇,我的秘密会暴露。那是一个可爱的微凤轻拂、天气炎热的星期天下午,盂加拉湾在蓝天下波光闪烁。城里的人都出去散步了。孩子们大声叫着笑着。五颜六色的气球在空中飘来飘去。冰淇淋卖得飞快。在这样的一天为什么要考虑工作上的事呢,我问?为什么他们不能点点头,笑一笑,就从我们身边走过去呢?事情没有这样发生。我们遇到了不止一位智者,而是三位智者,不是一位接一位地遇到,而是三位同时遇到,每一位都在看到我们的时候认定,那是见那位本地治里的名人、动物园的园长、那位模范的虔诚的儿子的父亲的绝妙时机。看见第一位的时候,我微笑了一下;看见第三位的时候,我的微笑变得僵硬,成了一只恐怖面具。当我看清三位都在朝我们走来的时候,我的心一下子跳了起来,然后慢慢沉了下去。


         


          当三位智者意识到他们三人都在朝同样的人走去时,似乎很不高兴。每一位一定都以为其他两位是为其他事,而不是为与传教有关的事到那儿去的,又都粗暴地选择了在那一刻来讨论这个问题。他们相互交换了不快的目光。


         


          父母被三位满脸微笑的陌生的宗教人士彬彬有礼地挡住了去路,感到很不解。我要解释一下,我的家庭绝不是一个正统的家庭。父亲认为自己是新印度——富有、现代、像冰淇淋一样世俗的新印度的一部分。他根本没有宗教细胞。他是个商人,就他而言,显然是个忙碌的商人,一个工作勤奋、讲求实际的专业人员,对狮子的同系交配比对任何包罗万象的道德或存在图式更加关心。的确,他请牧师来给所有新来的动物祝福,动物园里还有两座小神龛,一座供奉象头神,一座供奉神猴,两位都是可能让动物园园长高兴的神,第一位长了一个大象脑袋,第二位是只猴子。但是父亲的打算是,这对生意有好处,而不是对他的灵魂有好处,这是公共关系问题,而不是个人得救问题。精神上的担忧对他而言是件陌生的事情;让他身心苦恼的是经济上的担忧。"只要有一种疾病在这群动物当中流行,"他说,"我们就只能做修路工去砸石头了。"在这个问题上,母亲感到厌烦,保持沉默和中立的态度。印度教的家庭教育和浸礼会的学校教育在宗教方面恰好相互抵消,让她成了一个不信奉宗教的人,并且对此心安理得。我怀疑她已经怀疑到我对这件事有不同的反应,但是,当我小时候贪婪地阅读《罗摩衍那》和《摩呵婆罗多》的连环漫画和插图本少儿《圣经》以及其他神的故事的时候,她从没有说过什么。她自己非常喜欢读书。她很高兴看见我埋头读书,任何书,只要不是下流的书就行。至于拉维,如果克利须那手里拿的不是笛子而是板球球拍,如果耶稣在他看来更像一个裁判员,如果先知穆罕默德——愿他安息——表达过对保龄球的看法,那么也许他会抬起虔诚的眼皮,但是他们没有,于是他睡了。


         


          在问了"你好",说了"天气不错"之后,是一阵尴尬的沉默。神父打破了沉默,他用充满自豪的声音说:“派西尼是个很好的基督教小伙子。我希望看见他很快就能参加我们的合唱。”


         


          我的父母、梵学家和伊玛目看上去吃了一惊。


         


          "你一定弄错了。他是个很好的穆斯林小伙子。他每个星期五都来祷告,他对神圣的《可兰经》的学习也进步得很快。"伊玛目这样说道。


         


          我的父母、神父和梵学家看上去难以置信。


         


          梵学家说话了你们俩都错了。他是个很好的印度教小伙子。我总是在庙宇里看见他来得福和做礼拜。"


         


          我的父母、伊玛目和神父看上去惊讶得目瞪口呆。


         


          "肯定没错,"神父说,"我认识这个小伙子。他是派西尼·莫利托·帕特尔,是个基督教徒。"


         


          "我也认识他,而且我要告诉你们他是个穆斯林。"伊玛目肯定地说。


         


          "荒唐!"梵学家叫道,"派西尼生下来是个印度教徒,活着是个印度教徒,死了也是印度教徒!"


         


          三位智者相互瞪着眼,气喘吁吁,满腹怀疑。


         


          主啊,让他们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吧,我在心里低语。


         


          所有的目光都落到了我身上。


         


          "这是真的吗?"伊玛目急切地问道。"印度教徒和基督教徒都是偶像崇拜者。他们有很多神。"


         


          "而穆斯林则有很多老婆。"梵学家回敬道。


         


          神父轻蔑地看着他们俩。"派西尼,"他几乎是在耳语,"只有耶稣才能让我们得救。"


         


          "胡言乱语!基督教徒根本就不懂什么是宗教。"梵学家说。"他们很久以前就偏离了上帝的道路。"伊玛目说。


         


          "你们宗教里的上帝在哪里?"神父厉声问道。"你们连一个可以显示上帝存在的奇迹都没有。没有奇迹,那还算是什么宗教?"


         


          "宗教不是马戏,总是有死人从坟墓里跳出来,不是的!我们穆斯林坚信最基本的生命奇迹。飞翔的小鸟,飘落的雨水,生长的庄稼——这些对我们来说就是奇迹。"


         


          "羽毛和雨水都非常好,但我们想知道上帝真正和我们在一起。"


         


          "是吗?啊,和你们在一起对上帝的好处可真不少啊——你们试图杀了他!你们用大钉子把他钉在十字架上。这是对待先知的文明方式吗?先知穆罕默德——愿他安息——给我们捎来了上帝的话,却没有受到任何有损尊严的荒唐对待,而是活到了高龄。"


         


          "上帝的话?捎给沙漠中间你们那群不识字的商人?那都是由于他的骆驼的摇摆而造成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