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道归故乡》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符成起归心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道归故乡》 作者:作品集

第一百零七章 符成起归心更新时间:2018-01-19


    附着在定位传送符上的神识分裂出来依旧疼痛,这个疼痛和切割的大小没有任何关系,高飞也尽量分裂的小一点。



    神识离开高飞主神识后,没有念头的加持,一天内就会逐渐消散的。



    但是‘定位传送符’好像能锁定这个神识,让神识停留在符箓上不消散。



    高飞前前后后实验了有十几次,终于测试出来这‘定位传送符’有效的传送距离只有二百里。



    二百里的距离有点鸡肋,东流宗摆下的传送阵给练气期修者使用的也有三百里的距离。



    但是让高飞高兴的是这神符的奇妙之处,那就是虽然只有两百里的距离,‘定位传送符’却可以无视简单的阵法、禁法。



    只要祭出,就算高飞的洞府有阵法笼罩,也能直接传送进去。



    如果提前布置下这个符箓,高飞就不怕被困在绝地,直接能传送出来。



    难怪是神符宗三大神符,果然都有逆天的功能,高飞更加期待那张‘万剑朝宗符’了。



    除了神念、符箓之外,高飞还有两只比照自身炼制的傀儡。



    当年关家拿走了高飞一百张灵符做酬劳,给高飞精心炼制了人形傀儡,由于材料有富裕,关家一口气给高飞炼制了两具傀儡。



    这两具傀儡身材和高飞一样,高飞给傀儡穿上衣服,蒙住脸,用分念控制傀儡的行动,居然能骗过了叶家的练气期的修者。



    这些炼气期的子弟都以为傀儡就是高飞本尊。



    叶家一些练气期的子弟来求教符箓,高飞就指挥着傀儡出面接待。



    只要不说话,这些练气期的子弟根本分辨不出来这是傀儡,美中不足的是,傀儡不能说话。



    不过傀儡瞒不过叶止山,叶止山猛一见到傀儡也以为是高飞,但是仔细一辨认就认出来是傀儡。



    这说明傀儡只能短时内能迷惑一下筑基修士,时间稍微一长就不行啦。



    高飞要的就是这段时间,配合自己的移形换影,高飞能迅速制造出五道身影出来,这就能极大的迷惑对手,最最最起码逃跑的时候,有了替代品。



    这也是高飞当时要求关家炼制傀儡为什么要求速度的原因。



    二十年来,高飞可算是收获满满,但是也有不足之处。



    那三式无名刀法的第二式孤刀化生式‘镇山河’只能将就着摆出架势,就是不能发挥威力,这估计是修为不到,高飞也就不再强求。



    还有那把‘思素’法宝战刀。



    高飞以为自己有这庞大的灵气,可以和真人相比,但是就是无法发挥‘思素’的威力。



    除了时不时把‘思素’取出来祭炼一番,用‘思素’刀发挥出来的威力还不如那把极品的灵器战刀。



    这是不能在丹田玉府中蕴养的结果么?高飞不太懂,看样子,没有结丹是不可能正常使用法宝‘思素’刀的。



    还有就是灵符绘制的种类有近百种,高飞现在不能绘制出宝符,符箓师不能越级绘制符箓就是渣。



    符箓师的强大就在于能越级使用符箓,同级无敌是因为练气期时用灵符,筑基期时自然要用宝符。



    不是高飞不能绘制宝符,关键是高飞没有宝符的符纹,高飞也不可能想象出符纹。



    符箓中的宝符可是稀罕物,除了大的宗、派、门和家族还有一些符纹外,外面根本就看不到宝符的符纹。



    这四方界里宝符就是顶天的存在,自从神符宗覆灭后,再高级的什么‘元符’‘神符’这些都只存在传说中了。



    还有一件事令高飞欣喜万分,那就是来福升级了。



    最好的血食加上丹药,来福突破了二级,正式成为一只三级的弱妖兽。



    不过来福的武力值就显得有点可怜,高飞也曾带着来福去打猎,对上一些二级妖兽来福也没办法搞定,更不用说那些二级的强妖兽。



    不过这不影响来福寻灵、寻宝的能力,每次带着来福单独去打猎,来福总能找到一些灵草、灵材。



    五年前,高飞突破筑基后期后,一方面磨炼自己的对敌手段,另一方面就开始囤积大量的丹药和灵材,为再次偷渡回南越州做准备。



    东海州汾郡的郡城永汾城里有跨洲传送阵,这个传送阵能直达南越州。只是没有州盟或者是东流宗的传送令,不能传送。



    传送令很好得到,只要花灵石买就行,但是这种传送需要接受检查。



    高飞不怕东海州的检查,但是传送到南越州呢?南越州对应的传送阵在理郡的蓝田城。



    蓝田城就紧邻着九画山,九画山横跨习郡和理郡,没有谁能保证纪家或者飞云派在蓝田城里没有布置。



    这种有跨洲传送阵所在的城市里,整个州的大小势力都会产业。



    可以肯定,不管是纪家、艾家或者飞云派在蓝田城都有无数的眼线。



    修者的世界,发布一项任务不会三五年就结束的,可以说捉拿高飞的任务在纪家不见到高飞的尸体就不算结束。



    即便再过了一百年,高飞没有筑基已经老死了,在没有得到确认,这个任务都不会取消。



    所以高飞只能偷渡回去,‘买路’的丹药和灵材不能准备少了,不然妖修不放行呀!



    偷渡来东海州好像快有三十年啦,高飞板着指头算了算,自己好像都快七十岁了。



    在地球上这就是在家养老的年纪,除了去公园溜溜弯,就是去广场上跳跳舞,高飞苦笑一下。心里想着,自己离开的时候,奶奶好像还不到七十岁吧?



    现在奶奶的面目已经模糊的有点记不清了,自己还有亲人么?要说有,那就是流素!



    再不回去,流素以为自己寿元耗尽失望之下别有什么想不开。



    再者说了,高飞估计自己想要结丹也不是短时间能实现的,必须尽快回到南越州,就算救不出来流素,也要把自己筑基的消息告诉给流素。



    瑶山山脚下叶家议事厅里,家中主事的人正在议事。



    叶家家主叶正泰已经五百多岁了,是叶止山爷爷辈的,有着金丹中期的修为。



    叶家不愧是丹鼎传家的名家,五百多岁的老爷子一点都看不出来,单看面貌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



    “止山,那个客卿华仁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二十年了,修为始终在筑基初期,当时说的天才呢?既然潜力一般,还是把三层洞府让出来吧。”厅里一位消瘦的老者发话。



    叶正泰看了一样叶容水没有说话,而是很有意味的看着叶止山。



    “容水叔,华仁可能遭遇无明障了,修为虽然没有精进,但是我觉得他的战力好像更强了。何况,他每年都提供一些灵符,贡献度不小呀,怎么现在考虑要收回他在三层的洞府?”



    “哼,我叶家花费这么大,就为了一个只能制作灵符的符箓师么?不是天才,就不该享受这样的待遇,还是让他去四层好了。”



    叶容水的儿子已经筑基了,老头子想在三层给自己儿子安排一个洞府。



    “容水爷爷,不用你撵,华仁也准备走了。”叶若林说完后,转而看向家主叶正泰。“禀家主,华仁想返回南越州了,请家主示下。”



    “禀家主,华仁前段时间就有走的意思,我一直在挽留,但是他归心很坚。”叶止山也适时禀告到。



    “准备走了么?”叶正泰陷入沉思。



    “走就走吧,好像他当初与我家约定就是十年的客卿。”又有人插话了,“本以为他是个天才。但是二十年过去了,他修为不见丝毫起色,留在我家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符箓师罢了。”



    “符箓师?还普通?止山,你怎么看?”叶正泰大有深意的看着叶止山。



    “哎,本以为他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但是这二十年他修为确实没有什么进展,也不知道他今年寿数几何,还有没有再进一步的可能?”叶止山先是感慨一番。



    “要你的态度。他要走,你认为该怎么办?”叶正泰追问道。



    “他的符箓确实教授的也不错,现在叶环能绘制出来灵符了。我的意思,不让他走!毕竟在东海州符箓师也是奇缺的。”叶止山犹豫不决。



    “那个叶蓓不是想和他双修么?怎么办不成此事?”叶正泰没有回答叶止山的话,而是问起了叶蓓。



    这叶蓓也令高飞很头痛,她学习符箓很认真,经常求教高飞,但是,每次求教后都磨磨唧唧的不愿离去。



    高飞也是快七十岁的人了,哪能看不出来叶蓓的意思,只是心里想着流素,不愿移情别念。



    这叶蓓不但人长得漂亮,还很善解人意,这么多年独身,要说高飞完全没有心动过也不对,只是高飞知道,一旦和叶蓓双修了,真的对不起流素,流素当年要不是为救自己也不至于与纪家翻脸。



    所以高飞最后这几年经常在外面跑,一方面采购一些物品,另一方面也有躲着叶蓓的心思。



    “叶蓓自然是愿意的,可是华仁总以自己有道侣为由拒绝,提了几次没有效果。”叶止山也很想把华仁招赘到叶家。



    “那你说怎么留下他?”叶正泰像是有意考教叶止山。



    “不让他走,实在不行就强行拘禁,家族这些年在他身上也花了不少的心思。就让他在家族里安心做个符箓师吧!”



    “这就是你的意思?”叶正泰还是没有什么情绪。“没有潜力了?若林,华仁是你和止山负责的,你说说看。”



    “禀家主,我怀疑他很有可能有秘术隐藏了修为,当年他为了逃避仇家,避祸来到这里,现在他没有几分把握又怎么敢轻易回去?我的意思是,继续交好。再说了,不要忘了还有上宗的封真人!”叶若林早就权衡过利弊,短短几句话,说的叶正泰连连点头。



    “那他现在要走了,继续交好有用么?”有人问道。



    “当年能把他逼出南越州的势力绝对不是小势力,他现在回去报仇的可能不大,只要他不死,南越州依然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他还会回来我叶家的,这时交好,作用更大。”叶若林思考高飞的事情真的不是一天两天的。



    “符箓师和我们家的丹师都一样,很容易被人觊觎。禁制、奴役的还少么?这些人不容易呀!多少给这些有技艺的人留条活路吧!”厅内的一位女性真人感慨道。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道归故乡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