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黑衣狂徒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作品集

第二章 黑衣狂徒更新时间:2018-01-12


    “四少爷在屋里吗?”



    小茹赶紧跑出去,一看来人,道:“钱管家,四少爷在呢,您请进。”



    小茹迎进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家,正是府上的二管家钱贵,手上如往日般端着一个汤钵。



    老钱一看李无常满头的绷带,遮住了本来俊朗的面庞,关切道:“四少爷好点了吗?大夫人托老奴来看四少爷呢,还给你带了补汤,让四少爷一定要趁热喝呢。”



    李无常点头道:“好的差不多了,难为老管家每次都这么跑,吩咐下人就可以了嘛。回去的时候替我回禀大娘,我明日就去向她老人家问安。”



    老钱奇怪地看了李无常一眼,心道这小子怎么这么有礼貌了?



    脸上却不动声色,将汤钵放在放在桌上,道:“四少爷客气啦,不过四少爷不必明日再去,老爷有吩咐,让四少爷午时去东院用膳呢。”



    李无常头皮一紧,起身拉着钱管家的手,紧张道:“父亲平素公务繁忙,他找我能有什么事情,钱管家是否知道?莫不是我在风华楼打架的事情,我跟你说都是韩大志那小子怂恿的,我一向老实,您老可要帮我说说。”



    其他三人一脸无语。



    你老实?整个长安城谁不知道你李二愣子是出了名的惹祸精。



    钱管家提点道:“四少爷且宽心,老爷说是武道大会将至,要考你的功夫呢,大公子二公子也会去。”



    李无常翻翻白眼,一脸无奈。



    大燕以武立国,尚武精神浓烈。



    武道大会乃燕太祖所设,为朝廷选拔武才,四年一度,与三年一度的科考大比一文一武交映生辉。



    距离下一届武道大会已不足半年了。



    各地有志青年纷纷赶赴长安城备考,希望在武道大会中能大放异彩,若被朝廷选中,那将是光宗耀祖的事情了,次之一点就是被长安城各大勋贵之家看中,招为家将,亦算是不负一身所学。



    最重要的是,表现特别优异者,将有机会进入武人圣地武道阁进修。



    光这一条就足以吸引成千上万的青年才俊了。



    李无常却没什么兴趣,因为他一点武功也不会,这样子去参加武道大会,到时候给人一拳打趴下,还不丢死人。



    他不是没学过武功,相反还正儿八经的学过几年,跟过几个师傅,可惜师傅说他资质太差,而且他人也懒散,几年下来连入门真气都没练出来。



    加之他是家中庶子,不必挑起家族中的大任,家中对他要求就没那么严厉,对他练武一事很少过问,渐渐的,他习武之心就淡了,整日里和发小韩大志一起厮混。



    但朝廷有规定,凡年满十六岁的勋贵子弟必须参加,李无常今年十七岁,明年必须参加武道大会。



    朝廷定下来得规矩,李无常当然不敢违背,颓然道:“就我这三脚猫都算不上的货色,父亲还考什么呀,考大哥二哥就行了。”接着眼珠子一转,对奶娘道:“要不我躺在床上,说我病还没好,把这事给推了。”



    奶娘将汤倒了一小碗,递给李无常,嗔怪道:“大会还有四个月才到呢,你就算是怕了老爷,不敢去东院,也应该去感谢大夫人呀,自你娘亲过世后,大夫人就一直将你视为己出,生怕委屈你,你身子弱,大夫人就经常送些好东西给你补身子,别的不说,就说这补汤,一个月送好几回,这一送就是五六年。”



    “哎,知道了。”李无常无奈回道,喝了一口汤,鲜美无比,如往日般,汤中还透出一种淡淡的奇香,沁人心脾。



    钱管家见李无常已开始喝汤,告罪一声,拱拱手退下去。



    奶娘给李无常重新包扎了伤口,见他没什么事了,就说:“你就在家里老实待着,我和小茹去药铺给你抓药,顺便置办些东西,午时你自己去东院。”



    说罢带着小茹出去了。



    李无常甩了甩手臂,走出大厅,准备走动一下,躺在床上几天,身体都快生锈了。



    李府很大,分东西两院。



    西院分割了成七个院子,李无常及两位兄长还有一位姐姐各占一处,其他三处,两处充作客房,剩下一处改成了一个校场。



    李无常的彩云居在最西面,地方空旷安静,有厢房六间,杂房两间,厨房一间,书房一间,大厅一间,中间还有一个不小的花园,花园末端连着一条长长的走廊。



    因李无常不喜人多伺候,所以偌大的院子,仅住有李无常,奶娘及小茹三人,现在奶娘和小茹都上街了,院子里显得越发冷清安静。



    李无常百无聊赖,走进花园中,走走停停,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园子。



    花园真的不小,假山,石亭,走廊,莲花池,各种草木,一应俱全,还有大块的空地,摆了几个武器架,不过上面的武器多半生锈了。



    “一个花园修的这么豪华,真是奢侈。”李无常感慨了一番,走到一个石桌旁,坐了下来。一股冷意传到身上,李无常并不在意,思索着几天前与三皇子斗殴的事情。



    这可是头等大事,还不知父亲要怎么惩罚自己。



    “咳咳……”一阵咳嗽声传来。



    “谁?”李无常站起来四周扫视了一遍,没有任何发现。



    “咳咳……”咳嗽声又响起,更清晰了。



    这下李无常听的很清楚,循着声音走到墙角,发现一个黑衣人躺在狗洞不远处的枯草中,嘴角满是血迹,胸口起伏不定。



    李无常虽然唬了一跳,但仍立马走上前去,拍了拍黑衣人的脸蛋小声喊着醒醒,黑衣人又咳嗽起来,咳出一口鲜血,眼睛紧闭,神志不清。



    李无常摸着他的脉搏,发现脉象极度紊乱,看来是伤了肺腑,随时有生命危险。



    救人要紧。



    李无常扶着黑衣人,让他再地上坐好,又仔细地为他诊脉。



    “哎,伤势太重了,可惜现在手上没有金针,否则还有的救。”李无常皱着眉头,思索着如何着手医治。



    想了一阵,李无常双手抓住他的脑袋,大拇指压着黑衣人的太阳穴,按摩了一阵子,然后左手按住他的背心要穴,右手用力一拍。



    “噗……”黑衣人喷出一口黑血,双眼睁开,醒了过来,看着李无常,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李无常做了个禁声的动作,道:“先别说话,我先扶你到房间里。”



    话音尚未落下,李无常就感觉喉咙一紧。



    “你是大理寺的人,杜成业派你来的?”黑衣人突然伸出手来,掐住李无常的脖子,恶狠狠道。



    李无常眼睛翻白,呼吸困难,若是能说话,他一定要和这个黑衣人好好说说东郭先生的故事。



    什么人嘛,偷偷摸摸从狗洞爬进别人的家里,别人救醒他,却不思报答,醒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掐住救命恩人的脖子,奶奶个熊,小爷我若是会武功,定会一巴掌拍晕你个白眼狼,然后塞回狗洞中,李无常恨恨想着。



    心里虽然恨极了,但是李无常却不想就此被黑衣人掐死,死命挣扎,对着黑衣人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示意自己呼吸困难,着他放开。



    黑衣人环视了一下四周,晃了晃脑袋,回忆起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见李无常头上缠着绷带,身子瘦弱,并不像捕快,意识到自己可能冤枉人了,松开了手。



    李无常死命的呼吸了几下,大怒道:“你干什么,小爷好心救你一命,你就这么恩将仇报,奶奶个熊,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脖子又一紧。



    黑衣人重新掐住李无常的脖子,面露凶光道:“别大声说话,现在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小声些,若引来别人,我第一时间拧断你的脖子,听懂了吗,听懂了就点头。”



    妈呀,小命要紧,李无常忙快速点头。



    黑衣人松开手,仔细盯着李无常,李无常小心看着凶相毕露的黑衣大汉,紧张的心跳加速,不敢说话,生怕惹毛了这个恶罗刹。



    黑衣人见李无常还算老实,又观察了一下四周,对李无常招招手,两人一道移动到一棵高大的柏树下,坐了下来,黑衣人摆了个姿势,开始运功疗伤。



    “你是谁,这是哪儿?”黑衣人开口问道。



    “小子统领府四子李无常,这儿是我的院子。”李无常小心回道。



    “统领府?禁卫统领李令武,原来是那狗官。”黑衣人自言自语道。



    虽然害怕极了,但涉及父亲,李无常还是壮着胆子道:“我父亲才不是狗官,他一直兢兢业业,保卫宫城的安危,深受陛下信赖。”



    黑衣人不屑道:“保护狗皇帝,不是狗官是什么?哼,朝廷就没有一个好官,一个个只知道弄权敛财,不识民间疾苦。”



    原来是个愤青,李无常心道。



    听他刚才提起杜成业总捕头,估计是犯了什么大事,被大理寺追杀。



    此时不宜惹怒他,否则一个不好,李无常这“狗官”的儿子只怕是凶多吉少,得想个办法脱身才是,院子里没有旁人,只能靠自己了。



    李无常呼出一口气,左右看了一眼,小声道:“我偷偷告诉你啊,我也对那个……嘿,那个狗皇帝多有不满。”



    黑衣人嗤笑一声,显然不信。



    李无常见状,继续道:“你看到我头上的伤没?就是三皇子卢玄明打伤的,几天前,他调戏一个良家妇女,我路见不平,挺身而出,结果被他和他的护卫打伤,真的,你看我的头,上面是不是有血?”



    黑衣人看着李无常,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道:“我记起来了,几天前李府四公子被三皇子揍了一顿,原来就是你。哼,什么路见不平,明明是争风吃醋,我行走江湖多年,这种戏码经常见到,不过你小子还算有点胆量,敢和皇子对着干。”



    李无常想不到自己这么“威名远扬”,讪讪一笑,思索着计策,眼前的这个黑衣人不好糊弄啊。



    半晌过后,李无常眼珠子一转,道:“江湖人,好,我虽是个纨绔子弟,但最佩服江湖上的好汉,因为他们最是恩怨分明。我们且不论狗官不狗官,我刚才在你昏迷的时候没有趁机告发你,还为你疗伤,救了你一命,这是事实吧。而你,不分青红皂白,醒来就掐住我的脖子,要杀了你的救命恩人,你就是这么行走江湖的?”



    黑衣人上下打量着李无常,眼中戏谑之意散去,道:“果然有点胆量。说的不错,我们行走江湖最讲究的就是恩怨分明,刚才是我的不是。”



    说罢躬身,拱手一揖,向李无常致歉。



    李无常松了一口气,趁热打铁:“我看你饿了吧,正巧我刚吃饭,还剩不少呢,要不要吃点,然后为你疗伤?”



    黑衣人耳朵微微耸动,眉头一皱,道:“有人来了,你虽救了我,但你我不是一路人,这份情我会找机会还给你的,我犯了大事,不想连累你,这处又是统领府,对我来说太危险,咱们就此别过。”



    有人来了?哪里有人?李无常四周看了一下,并没发现人。



    破风声响起。



    只见黑衣人身形一晃,跃上高墙,瞬间消失不见。



    李无常目瞪口呆,喃喃道:“轻功?这么拉风!”



    李府虽说有不少高手,但从没有人在李无常面前露这么一手,李无常平素接触的都是些纨绔子弟,与人打架也如市井流氓般,哪里见过这种手段,一时间有些心驰神往。



    “这家伙武功那么高,怎么会爬狗洞呢?这家伙到底犯啥事了?啧啧,这么壮竟能从小小的狗洞钻进来,也是为难他了。”



    李无常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到墙角狗洞处,蹲了下来,想象着那个黑衣人钻狗洞的样子,笑了起来,神气什么呀,还不是照样钻狗洞。



    “咦,这是什么?”李无常看到狗洞旁的枯草丛中有东西。



    走近一看,那是两本破破烂烂的书,上面有些血迹,还沾了些泥土,李无常拿起这两本书,正要翻开一睹为快。



    “愣少,愣少,你在哪里,我来看你了。”声音响起。



    还真是有人来了。



    李无常一愣,赶紧把那两本破书放入衣襟内,起身去迎客。



    老拍档韩大志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