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大学生小说网-小说在线阅读|小说txt下载手机电子书 - 尊宝娱乐_至尊宝娱乐网站_至尊宝娱乐城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晴天霹雳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第七章 晴天霹雳更新时间:2018-01-12

    李无常决定练武。

    没办法,李无常真不想被父亲丢到冀州去。

    这些年来,契丹野心勃勃,总是进犯大燕,冀州多次遭遇契丹袭击,冀州驻军与之打过不少硬仗,胜少负多。

    今年冬天,大燕多地发生雪灾,冀州尤为严重,契丹乘机大占便宜,冀州的辽东与柳城两郡今年已遭受过不下十场洗劫了,死伤无数。

    可畏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除契丹外,匈奴,高丽,吐蕃,交趾等地也是蠢蠢欲动,大燕再无当年那种霸主地位了。

    李无常跑进自己房间,从柜子里拿出一本很薄的小册子。

    那是李家的家传内功心法之一《苍炎诀》的入门口诀,李无常准备从零开始。

    李家有两大内功心法,《玄罡劲》乃李家祖传,《苍炎诀》乃李家老祖李伯昌学自夜桑老人,两者皆是上乘的火系功法。

    并非每个李家子弟都有资格学习这两门功法,只有根骨天赋俱佳者才能修习。

    《玄罡劲》是偏防御的功法,而《苍炎诀》重攻击,李家优秀子弟可凭自身兴趣择一进行学习,不过要慎重考虑。

    内功心法不同于武功招式,习武之人可以学习不同的武功招式,但是只能修习一种内功,若修习多种内功,会造成不同的真气冲突从而走火入魔,轻则经脉尽碎,重则殒命。

    就像当年李家太祖李伯昌拜入叶桑老人门下时,要修习《苍炎诀》,也是先废去自身的家传内功,重新开始。

    李无常根骨天赋俱烂,本没有资格修习这两门功法,但因他是族长李令武的儿子,所以就走了个后门,否则只能修炼其他一般的内功了。

    当年李令武问自己喜欢那种心法,李无常毫不犹豫就选择了《苍炎诀》,因为他那讨厌的二哥李无惧练的是《玄罡劲》。

    按照册子上所说,若练至体内能感觉到真气的流动,循环不止,就算入门。

    李无常翻开小册子,回忆着小时候的师傅教给的方法,坐在床上,摆了个姿势,按照册子所描述吐纳之术练了起来,等待机缘。

    过了很久,李无常感觉小腹下丹田处一热,一股热流自下丹田起,往尾闾处进发,之后戛然而止,再无动静。

    册子内描述,如若成功,真气会自会下丹田开始,向尾闾进发,一直到头顶百会,再往下经过眉心,胸口中丹田,最后回到小腹下丹田处,运行一周天,才算完成,之后只要勤加练习,体内的真气就会慢慢增多,达生生不息之境。

    此时李无常显然没有成功。

    李无常心中一动,自己通过吐纳之术已达精化为气的境界,小腹处热流就是证据,但不知什么原因,真气行至尾闾即止,没有循环起来。

    “难道是我精神不够集中?奶奶个熊,再来。”

    这是李无常第一次练出点名堂,怎肯就这么放弃,于是稍微活动了下身体,重新摆好姿势,闭上眼睛,练了起来。

    又过了很久,下丹田处感觉到真气,但是和上次一样,真气行至会尾闾即止,任凭李无常怎么努力都不行。

    “难道是我受伤了的缘故?再来试试。”

    李无常不信邪,仿佛回到了上辈子那个拼命学医的年代,不达目的不罢休。

    结果很遗憾,李无常努力了一个下午,还是毫无进展。

    李无常很想找个师傅来帮自己看看,但一想以前气跑的师傅都不再理会自己,就有点丧气。

    又想到去找父亲李令武,但不敢,别说自己,就算是大哥李无锋也是修炼到五品之后,父亲才进行了简单的指点。

    “算了,还是过一阵子,央大娘给自己再请一位师傅吧。”

    李无常空坐了一下午,决定过几天再看,说不定是因受伤的缘故影响了自己的发挥。

    “愣少,愣少,在家吗,我来了。”声音响起,韩大志的声音。

    李无常皱皱眉。

    这个韩大志,早上刚来过,怎么又来了。

    也好,问问韩大志吧,他好歹也是个二品高手。

    呵,二品高手,李无常失笑,相对自己这个还没入门的人来说,二品当然是高手。

    李无常走出房门,发现天色渐暗了,韩大志一副狼狈异常的样子。

    “又怎么了,我正练功呢,被你这一嗓子唬了一跳。”李无常问道。

    “你练功?”韩大志满脸疑惑。

    “怎么了,我就不能练功了?几个月之后还要参加武道大会呢,我家统领爷有交代,我若过不了三轮的话,会把我扔到冀州去参军。”

    “啊,李伯也是这么说的?他娘的,我爹也对我说,过不了三轮,就把我扔到冀州去和契丹人打仗。这两个老头子铁定是商量好的,完了完了,契丹人可不是好惹的,这下真的完了,得想个办法混过过了这关再说。”韩大志揪着头发,异常担心。

    “你先冷静点,这不是还有四个月吗?我们把武功练好过了三轮不就行啦,你好歹也是个二品,我没品怎么办?”李无常道。

    “几个月时间顶什么用,我练了十来年还是个二品。”韩大志自嘲一笑。

    顿了顿,续道:“再说了,二品也是一轮的货色,我打听过了,不算长安城那些青年高手,这几个月外地来了不少高手,要在武道大会中扬名立万呢,其中有好几个和你大哥都有的一拼。除此之外,四品五品一抓一大把,就凭我们怎么撑过三轮,说不定第一轮碰到个五品,那就完了。”

    “四五品已经是高手了,我大哥那种程度,都能去当圣上的侍卫了,你有没有搞错,哪有那么多青年高手?”李无常疑惑道。

    韩大志解释道:“还不是这几年契丹给闹的,总是进犯冀州,弄得好多人憋着一股劲练功,都想着入武职,上阵杀敌,搏个好出身呢,哪像我们般胸无大志。”

    “奶娘个熊,这些人就这么想送死?四五品,看来几个月时间很难达成了,那三轮就难了,我可不想去冀州,我估摸着去了那里,不死也得脱层皮,傻少,你说现在咱们怎么办?”李无常想看看韩大志有什么办法没。

    “我正是为了这件事来的。”韩大志眼珠子转了一下,贼头贼脑的四处张望了一下,小声道:“找个说话方便的地方,你这院子虽僻静,但是李府高手众多,指不定就偷听去了,去我那儿吧。”

    韩大志神秘兮兮的,铁定是想了什么鬼点子。

    李无常和奶娘交代一句说韩大志家里有的上好的疗伤药,现在要去韩府,不回来吃饭了,没有说实话,怕奶娘拦着。

    *******

    韩府,韩大志的院子。

    李无常开口问道:“到底想到了什么办法,神秘兮兮的?”

    韩大志挥挥手,让布好酒菜的小厮全部都下去了,关好门,道:“知道这次是谁主持武道大会吗?我家老头子。”

    韩大志的老子韩广现任礼部尚书,主持武道大会,名正言顺。

    李无常做了个继续的手势,等待下文。

    韩大志继续:“每次抽签过后,都是在一天后进行比试,我想办法偷偷拿到名单,到时候就知道我们各自的对手了。”

    李无常眉头一皱,道:“然后呢?”

    “我们可趁这一天大做手脚。”韩大志邪恶一笑,接着道:“可以提前威逼利诱,让他弃权,如果他不肯,我们可以暗中下药,让他参加不了比试。”

    “会不会太卑鄙了?”李无常有所顾忌。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慈手软了,真是莫名其妙。”韩大志嘀咕一句。

    “计将安出?”李无常耸耸肩,洒脱一笑。

    “若是对手是来自京外的举子,多半没有什么背景,威逼利诱会有一定的效果。若对手是京中的贵公子或是有背景的举子,威逼利诱未必好使,那我们就找机会下药,嘿嘿嘿。”韩大志分析着,邪笑起来。

    李无常见他耍起诡计来一套一套的,奇道:“我说,人家都叫你韩大傻,我看你应该叫韩大精才对。”

    韩大志敛去笑容,叹了一口气,回道:“那又怎么样呢,我家的那个大夫人,表面上对我不管不顾,暗地里却巴不得我闯祸呢,那就显得我大哥更有能耐了。哼,我若真有出息,她指不定会怎么样呢,傻点也好,旁人不会注意我,更不会碍了她的眼。”

    这家伙竟然装傻,以前还真小看他了。

    李无常歪着头看着韩大志,一阵无语,半晌之后,问道:“那我们下什么药呢,一般的药可不管用吧,总不能下毒,毒死别人吧。”

    韩大志一阵翻箱倒柜,拿出一个小瓶,神秘兮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可是好家伙,能让人无法凝聚真气,你想想,一个人如果不能聚气,嘿嘿嘿……”

    李无常惊喜道:“还有这种好东西,哪里来的?”

    “这可是我从我家长老那里偷来的,听说是禁药,两百多年前太祖皇帝还用它来打过仗呢。用过之后好几天都聚不了气,唯一的缺点是这药对五品以上没有用,所以说我们就期待对手都是五品以下吧。”韩大志叹了口气,颇为遗憾。

    竟有这等神药,李无常嘿嘿一笑,接过药瓶,拧开看来一眼,是红色的粉末,皱眉道:“怎么是红色的,容易露馅吧?”

    韩大志微微一笑,倒了一碗水,将药粉倒了一点进去,药粉迅速融入水中,竟然再没有任何红色。

    “看看,无色无味。”韩大志将碗递给李无常。

    李无常接过水,放在鼻子旁仔细嗅了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再用力吸了吸鼻子,闻到水中竟然有一种淡淡的香味,异常微弱,如果不仔细感觉的话是发现不了的。

    这香味有点熟悉,李无常皱了皱眉头,突然脸色大变,想起来了,这气味他每隔几天都会闻到。

    大娘的汤!

    大娘每隔几天就会派钱管家送补汤给自己喝,补身体用的,汤中有一股奇异的香气,和手上这瓶药中的香气一模一样,都是那样若有若无,非常奇特,李无常绝对没有判断错,他已经闻了六七年。

    李无常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全身发寒,如坠冰窖。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呢,这不可能……”李无常喃喃自语。

    一瞬之间,李无常头脑中闪过无数念头。

    他小时候练功夫的时候,也有过非常努力的时候,但是怎么也练不出真气,是否是因为大娘的汤,汤中是否下了这个禁药?

    李家和韩家一样都是开国元勋,有这种药并不奇怪。

    大娘什么时候开始送自己补汤来着?好像就是自己十岁开始习武的时候吧,每次都是钱管家亲自送给自己,从不劳烦旁人。

    李无常上辈子是孤儿,经历过各种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从来都是不吝用最坏的心思揣测别人。

    这一切到底有没有误会?

    “哎,你想什么呢?别担心,这药绝对有效,我自己偷偷试过,出不了问题,对人身体也没伤害,只是五六天聚不了真气而已。”韩大志见李无常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以为他不相信这药的效果。

    “哦,我担心我们碰到五品高手呢。”李无常清醒过来,勉强笑了一下。

    “只能听天由命了,另外你可给我小心点,不要说漏嘴了,这可是禁药。”韩大志嘱咐道。
大燕贵公子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