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大学生小说网-小说在线阅读|小说txt下载手机电子书 - 尊宝娱乐_至尊宝娱乐网站_至尊宝娱乐城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小卢小李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第二十八章 小卢小李更新时间:2018-01-12

    李无常和赵逊商量完毕,又练了一会轻功,见天色不早了,婉拒了小夕留他吃晚饭的请求,告辞回家。

    说不定还有一场仗要打呢。

    刚到李府大门,大管家叶荣出来迎接,说是专程等候四公子,老爷有请。

    李无常心里有些吃惊,不过他已有心里准备,倒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像往常一样和老管家闲聊,东拉西扯,也没有开口试探。

    老管家一如既往般热情,将李无常带到花园里,说是去通报一声,让李无常稍候。

    李无常答应一声就站在原地等候传召,百无聊赖,他知道李令武很忙,不容别人轻易去打扰。

    蓦地,破风之声自身后响起,周围变得灼热。

    有人想偷袭自己,李无常瞬间判断出来,刚想提步闪开,但是忍住了。

    心念电转,这处是父亲的居所,怎么会有人来偷袭自己,更何况来者使用的是《苍炎诀》内功,李无常这些天每天都在努力练习内功,对这灼热的气息熟悉无比。

    有人想试探自己。

    这么想着,李无常迅速将真气收拢,暂缓运转,决定硬挨一击。

    “啪!”

    李无常肩上挨了一掌,惨哼一声,身体一晃,倒在地上,回过头来看着偷袭者,竟是李护。

    “护叔?”李无常露出一种难以置信的神色看着李护,委屈道:“您干嘛打我?”

    李护歉然一笑,道:“前些天不是给了你一本习武心得么,我今天来看看你学的怎么样了。”

    李无常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小声道:“我那时候不是说了吗,是想拿来装装样子的,怎么可能去练武功。”

    又揉了揉肩膀,埋怨道:“您刚才这一下太狠了……对了,不是说父亲想见我吗,怎么您也来了?”

    李护招招手,示意李无常跟上,两人来到偏厅,坐下来。

    “你父亲有事正在忙,让我来和你谈些事情。”李护说明来意。

    “哦,这样啊,谈什么,不会又是谈武功吧,前些天刚比试过,我费了好大功夫才将那个谁……二哥的随从张通打趴下,还背上一个旁门左道的名声。”李无常有些不满。

    “不是谈武功。”李虎摆摆手,看了李无常一眼,突然道:“知道长安城这些天发生什么事了吧?”

    李无常兴奋道:“知道,这些天我每天都去东市,有不少传言呢,但是不知道哪个说的是真的。”

    顿了顿,好奇问道:“护叔,到底怎么回事呀,三皇子是不是真的纵家奴行凶啊?”

    李护发现李无常的神色没有任何异常,有的只是兴奋之色,看样子是听到三皇子倒霉,心里高兴才会这样。

    “这些天你每天都出去?晚上回来的?”李护淡淡问道。

    “是啊,早出晚归。”李无常回答的十分干脆。

    李护盯着李无常的眼睛,并不说话。

    李无常也看着李护,眨眨眼睛,好奇道:“护叔,您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他知道,李护正在向他施压,想让他露出破绽,现在他可以确定,李护有些怀疑他,但是没有证据,所以出手试探他。

    李护先是在花园里偷袭,试探他会不会武功,现在又用眼神施压,审犯人经常会用这招,但是他精通心理,岂会轻易露出破绽。

    电光火石之间,李无常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心中也安定下来。

    哼,没有证据,我怕个毛。

    李护收回目光,问道:“这些天,你努力甩掉跟踪你的人,每天这么晚回来,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什么,有人跟踪我?到底怎么回事。”李无常愕然道,一副完全不明白李护再说些什么的样子。

    先跳过一个陷阱再说。

    “那你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这么晚才回来。”李护不理会,继续问。

    见李护如此急迫,看来是铁定要问个水落石出,干脆来个以退为进。

    “呵呵,我偷偷告诉你啊,护叔,您可不能告诉别人。”李无常神秘兮兮地,左右看了一下,压低声音续道:“我在东市看到很多说三皇子和朝廷坏话的传单,讨论的都是些书生还有少年侠士,心中佩服,所以也凑趣了一把,作了两句诗。”

    “诗?”李护皱皱眉头。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怎么样,还可以吗?”李无常略显得意。

    “那是你写的?”李护问道,语气有些不善。

    “护叔,您别激动,我这是随口说的,当时还有人叫好呢,谁知道第二天就出现了印着这两句诗文的传单,我哪里知道会这样。”李无常举手叫屈。

    “就这样?”李护一面心中大惊,一面掂量着李无常说话的真假。

    李无常的表现没有任何破绽,措辞也无任何不妥之处。

    “我还能怎么样,第二天我都吓着了,再也没敢往那些人身边凑了,就是怕他们认出我来……对了,这件事您可别告诉父亲。”李无常道。

    “诗文不错!”李护淡淡道,逼人的气势终于消散。

    “呵呵,我也觉得不错。”李无常暗中松了一口气。

    “哼,你别得意。这种诗可不是能乱作的,你可知道大朝的时候,圣上念叨着你这两句诗文,大发雷霆,当场就将长安府尹免职了,若是传出去,你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李护冷哼一声。

    “说了句实话而已。”李无常小声嘀咕着,低下头去。

    李护心中叹气,抛开影响不说,这两句诗文确实非常好,想着这近两个月,长安城里还真是这种情况。

    大户人家酒肉都吃不完,街上每天都有饿死的百姓。

    “算你神气,看不出,你小子还算有些文采。”李护叹气道。

    “唉,我练武不成,所以就多读些书,免得落下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名声,丢了咱们李家的脸。”李无常道。

    李护点点头,笑道:“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对了,薛老四那天什么时候回家的?”

    “薛老四?什么回家,他不是死了么?”李无常愕然道,心中冷笑,还没放弃试探呀,我李二楞可不是吃素的。

    呵呵,他是亥时末回家的,接着就被我干掉了。

    李护终于放弃,道:“没什么,你父亲今天应该不会见你了,你回去吧。”

    李无常站起来,心中突然涌起一个古怪的念头,他很想吓李护一跳,吓家里人一跳,让他们不要小看自己。

    这么想着,看着李护,笑道:“护叔啊,我这几天去听书,听到这么一个故事,觉得有意思,护叔想不想听一下。”

    李护来了兴致,示意他继续。

    “话说呀,有个地主老爷,家里权势很大,他有个儿子小卢,仗着家里的权势,整日胡作非为,特别喜欢欺负他们家长工的儿子小李。小李他可怜呀,身子弱,打不过小卢,身份低,不敢骂小卢,又没有朋友帮他,他家里人还告诉他,让他不要去惹小卢,他心里委屈呀。”李无常娓娓道来。

    李护听到小卢小李这等称谓,神色一愣。

    “如果那个小李是个软蛋还好说,可惜他偏偏是个有骨气的。有一天,他趁着天黑,拿起一把刀,捅了小卢一刀,没有人看见。小卢受了伤,地主勃然大怒,当场派人,誓要查出来凶手。有人怀疑是小李干的,因为小李那天鬼鬼祟祟的,所以他们就审问了小李,手段使了一大堆,可惜什么都没审出来。”李无常看着李护,笑得灿烂。

    李护闻言,眉头紧皱。

    “你说这小李可不可恨,狡不狡猾?”李无常感慨着。

    沉默了片刻,继续道:“按理说,这小李报了仇,应该开心才是。但是他觉得不开心,他认为报仇不报上名号,不解气,可惜他偏偏又不能将真相告诉别人,这可把他憋坏了,他只好讲了个故事暗示别人,很幼稚,他只是想告诉别人,有些人虽然身子弱,身份低,没有多少朋友,但也绝不是好惹的。”

    李护终于色变,站起来盯着李无常。

    李无常说完故事,打了个哈哈,道:“好了,护叔,故事讲完了,我也该回去了……对了,我还想说一句,那些审小李的人用错方法了,应该把小李吊起来狠狠打,小孩子嘛,都很怕疼,一棍子下去,就承认了。”

    顿了顿,又道:“不过也很难说,小李可能会抗住,因为他知道,那些审问他的人没有确凿的证据,他只要抗住毒打死不承认就行了,然后他再把这些人都记在心中,等以后慢慢报复……”

    “哎呀,时候不早了,我真该回去了,奶娘还等着我吃饭呢,护叔,改天聊呀。”李无常看了看天色,脸上又露出了温煦的笑容,向李护告别。

    拱手一揖,转身离去。

    “啪。”看着李无常离去,李护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心中堵得慌。

    李令武,李青,李中岳都从内厅走了出来,神色各异。

    他们一直躲在内厅,听着外厅李护李无常两叔侄的交锋。

    “想不到我李护也有今天,被一个小孩子给耍了。”李护心有不忿。

    “会不会真是他干的,还是故弄玄虚?”李青很疑惑。

    “你看他那胸有成竹的样子,不是他是谁?他就是算准我们找不出证据,才特意说这个故事来恶心人……好小子,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弄死薛老四的。”李中岳分析着,神色颇为兴奋。

    三人说完看法,都看向李令武。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好诗!”李令武感慨了一句。

    接着笑了一声,淡淡道:“很不错的故事,你们说说看,故事中的这个小李,以后会不会有出息?”

    “当然会有出息。”李中岳第一个表态。

    “就是胆子大了点,地主家的儿子都敢捅刀子。”李青咋舌。

    “做事周到,心思缜密,还懂得忍耐与亮剑。”李护总结。

    李令武沉默了一下,道:“好了,故事说到这里,既然没人看见小李捅了小卢,而小李又这么委屈,就不必深究了。”

    李护等三人拱手称是。

    李令武又道:“另外,尽快拿个主意,给圣上交差。”

    李护点点头,道:“还有个契丹人的秘密巢穴,本来准备放长线钓大鱼的,现在就拿来开刀吧。”

    “这帮契丹奸细趁机作乱,试图败坏皇子名声,真是胆大包天,一定要彻底清除,给圣上一个交代。”李令武给事情定下了调子。
大燕贵公子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