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大学生小说网-小说在线阅读|小说txt下载手机电子书 - 尊宝娱乐_至尊宝娱乐网站_至尊宝娱乐城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费尽心思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第四十七章 费尽心思更新时间:2018-01-12

    郑府,客厅。

    郑恒和他的次子郑文龙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李无常,对于李无常能来,他表示非常感谢。

    此时客厅已经汇聚了很多人,卢玄东,林铮,郭云雷都在,还有那天在龙门酒楼见到的“长安三艳”。

    另外还有周家大公子,周承望。

    周胜和郑恒的弟弟郑泰乃生死之交,所以周家和郑家走得很近,郑恒也将周承望当成自家的晚辈,这次李无常给郑家老夫人治病,他很关心,过来帮忙,老夫人犯病之后他就想亲自去请李无常的,结果被卢玄东抢先一步。

    至于其他人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都有各自的原因。

    卢玄东自不必说,是李无常的推荐人,所以这次也来了,林铮是他的跟班,自然也跟着来了。

    而郭云雷则因为上次郭宏义推荐了李无常,治好了周胜的病,所以周家很承情,这些日子,郭家和周家的关系亲密了许多,郭云雷和周承望就成了好朋友,这次也跟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至于“长安三艳”这三个丫头片子,是组队来看看李无常如何治病的,纯粹是好奇心驱使而来的。

    打过招呼之后,郑恒就邀请李无常去给他母亲看病。

    李无常摆摆手,道:“郑公无需着急,据我所知,老夫人不耐烦见大夫,所以不能我不能以大夫的身份去见她,那样的话会适得其反。”

    众人惊讶的看着李无常,等待下文。

    李无常续道:“众位听我说,这次我会扮作从冀州回来的士兵,身份是文通兄的战友,因为受了伤,所以回长安了,这次来郑府是受了文通兄的指派,来看看老夫人。”

    顿了顿,续道:“届时,我可以在暗中偷偷观察,看看老夫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好对症下药。”

    郑家老夫人已多日没怎么吃饭,身体日渐消瘦,最近又感染了风寒,吃了药却没有任何效果,眼看情况越来越糟,已经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可能就会危及生命了。

    李无常通过初步判断,老夫人一定有心病,过于想念孙子,导致茶饭不思,身体迅速垮下去,一般的治疗根本没有效果,一定要先解开她的心结,不能再消沉下去。

    郑恒皱了皱眉头,不解其意。

    周承望帮腔道:“郑伯伯,就按无常说的办吧,上次家父病重,昏迷不醒,无常治疗的过程也是非常怪异,短短的一刻钟时间,就将家父唤醒,连御医院的老大夫都大感神奇呢。”

    李无常接口道:“郑公且放心,在其他的事情上无常或许很鲁莽,但是治病救人并非儿戏,无常绝不敢肆意妄为。”

    郑恒这才点点头。

    郑文龙问道:“那李兄需要什么准备,我立刻去准备。”

    李无常道:“文龙兄,劳烦你去向令祖母通报一声,就说你大哥在冀州的战友来看她了,让她先有个心理准备。”

    卢婷眨了眨眼睛,问道:“那我们能否一起去观看?”

    郭云灵和林琴也是一脸期待。

    李无常叮嘱道:“你们所有人都可以进去看……但是,要注意一点,那就是我的身份,是冀州士兵,别露馅了,另外,等会我会刻意挑起一些话题,你们最好不要搭腔,因为我要暗中观察老夫人的情绪。”

    众人听李无常说的认真,都点了点头。

    ……

    郑文龙带领着李无常一众人来到内厅,周老夫人已经坐在那里了,神色非常激动,看来她非常想见见孙子的战友,了解一下孙子的情况。

    郑恒先介绍了各位,老夫人不怎么关心,只是对卢玄东和卢婷稍微打了个招呼,之后就上来拉着李无常的手,看着他,激动道:“小哥就是老身孙子的朋友?”

    李无常恭敬道:“老夫人好,小的李四,正是文通兄在冀州的朋友,冀州战事紧急,文通兄身居要职,无法分身,小子刚好受伤,只能先回来养伤,文通兄知道老夫人挂念,所以拖小的过来给老夫人带好。”

    李无常边说边观察着老夫人的神色。

    老夫人脸无血色,看上去异常疲劳,可见已经多日没有休息好,双手枯瘦如柴,青筋暴露,营养不良,眼睛深陷,眼神复杂,仿佛藏有无尽的心事,此刻说话的语气亢奋,但是气息极度虚弱,感觉她随时都会倒下。

    情况很严重呀!

    李无常暗中喊糟,看来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老夫人的身体的确是心病引起的,必须马上治好她的心病,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老夫人听到了李无常的确认,眼神终于有了一丝光彩,放开李无常的手,歉然道:“不好意思,老身激动了,小哥儿莫怪……请坐,请坐。”

    李无常笑道:“老夫人客气了,文通他经常跟小的说,他祖母是多么多么关心他,他不在长安,祖母一定非常想念,今日一见,果然如此,文通兄好福气呀,有个这么挂念他的祖母。”

    老夫人掩嘴笑了一声,道:“他还会记得老身?这么久都不回来,怕是将他祖母给忘记了。”

    语气虽然不客气,但是神色还是很高兴的,看来听到孙子提到她,心里高兴。

    李无常看着她的神色,心中暗叹,真是个孤独的老人。

    其实老夫人平时确实非常孤独,家里的人不是怕她就是怕打扰她,都没有人和她好好聊天,也没有人耐心听她诉说心事。

    所以一见到李无常这个孙子的朋友,她就表现得十分兴奋,絮絮叨叨的说起郑文通小时候的趣事。

    这种情况非常常见,有很多人之所以孤独,只是缺少一个耐心的倾听者,现在李无常就扮演这个倾听者。

    屋子里的气氛很怪异,所有人都坐在凳子上不说话。

    只有老夫人和李无常说话,都是老夫人自言自语或是向李无常问问题。

    李无常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耐烦,微笑看着老夫人,也不主动插嘴,如果老夫人问冀州的事情,李无常就马上回答。

    当然,多半是胡诌的,他此前已经做过功课。

    老夫人一改平日里的颓废,显得非常高兴,精神奕奕。

    这让郑恒和郑文龙精神大振。

    要知道,老夫人前些天都是病恹恹的,不耐烦说话。

    此刻,老夫人感慨道:“老身一直搞不懂文通这孩子为何偏得上战场,小哥儿你听我说,文通那孩子文武双全,就算当文官也是大有出息的。”

    李无常笑道:“这个是实话,我们那个大队,就数文通兄文采最好,他还经常给我们吟诗作对,让我们这群大老粗大开眼界。”

    老夫人眼睛一亮,道:“哦,他去了冀州也会作诗吗?”

    李无常见老夫人的气色越来越好,心中高兴,看来要一鼓作气,解决她的心病,随口胡诌道:“怎么不会,我和他一起去丽春院的时候,他就经常作诗。”

    老夫人谈兴正浓,李无常当然得拿出浑身解数……胡诌。

    “丽春院?什么地方?”老夫人疑惑道。

    李无常装模作样的左看右看了一下,贱贱一笑,道:“文通兄那种斯文人管它叫青楼,我这种粗人管他叫窑子,我们休假的时候经常会去那里,那个……喝酒,对,喝酒。”

    所有人表情一滞,心中有一万匹马跑过。

    这李无常也太会胡诌了吧,说的话也太无理了吧,特别是他那个贼匪鼠眼的样子,像话吗?

    不过众人都牢记李无常的嘱托,不敢说话。

    令人惊奇的是,老夫人哈哈大笑,道:“两个小坏蛋。”

    老夫人早年是绿林悍匪的女儿,后来又做了将军夫人,为人大气不拘小节,所以并没有生气,听到孙子的风流韵事,反而觉得很开心。

    李无常正是知道这点,就说一些郑文通的趣事,尽量把话题说的轻松点,好解开老夫人心中多日的抑郁。

    当下笑道:“一般文通兄作的诗就非常好,比如又一次,他喝醉了,就当场作了一首诗……我想想。”

    顿了顿,续道:“对了,是这么一首诗。”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李无常摇头晃脑的背出了这首诗,然后道:“怎么样,老夫人,我跟您说,就这首诗就奠定了文通兄在我们大队第一诗人的地位。”

    此诗一出,老夫人眼神亮起,大喜道:“这真是我孙子作的?好呀!”

    老夫人颇懂诗词,当然知道这首诗的精妙之处,心里高兴,大赞孙子文采好,这首诗应该找个书法大师写出来,裱起来,好好让别人看看。

    李无常呵呵一笑,道:“那还有假?”

    其他人当然知道这不是郑文通作的,看向李无常,神色变得怪异。

    郭云灵暗忖,这不会又是李无常哪个表哥作的吧。

    李无常又道:“不过有时候文通兄的诗也作的一般般。”

    老夫人眉头一皱,道:“哦?他还作过什么诗?”

    李无常喝了一口茶,道:“是这样的老夫人,有一回也是在丽春院,文通兄的心情有些不好,他说想家了,就作了一首诗,您听听。”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众人一听,心中又是一番感慨,又是一首好诗,不明白李无常何意,说它不好。

    老夫人疑惑道:“这首诗作的好呀,小哥儿为何说不好呢?”

    李无常贼头贼脑道:“老夫人您听我解释,当时有个姑娘陪文通兄喝酒,名字就叫明月。”

    老夫人不解何意,这首诗和一个姑娘的名字有什么关系?

    李无常道:“老夫人,您听我给您解析一下这首诗的意思,您就会明白了。”

    顿了顿,续道:“文通兄旁边有个叫明月的姑娘衣服快要掉下来了,她的皮肤好像地上的白霜那样,文通兄抬头看着这位明月姑娘,低头却想起了自己家乡青楼里的姑娘。”

    众人听到这个解释,都笑翻了。

    老夫人也捧腹大笑。

    李无常奇道:“你们笑什么,难道这首诗很好么?文通兄看着眼前的姑娘却想起家乡的姑娘,这不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嘛……这这种行为很不好。”

    此言一出,笑声更大了。

    老夫人更是笑得直不起腰。

    李无常见老夫人已经逐渐恢复生机,心中松了口气,自己费尽心思胡说八道,就是想让老夫人暂时忘却悲伤,然后再为她治疗身体上的病,看来现在已经达到效果了。

    接下来就是诊脉治病了,使她的身体恢复健康。
大燕贵公子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