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大学生小说网-小说在线阅读|小说txt下载手机电子书 - 尊宝娱乐_至尊宝娱乐网站_至尊宝娱乐城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八章 叱咤牌桌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第四十八章 叱咤牌桌更新时间:2018-01-12

    午饭是在郑家吃的。

    郑家老夫人心情大好,亲自吩咐厨房准备酒菜,李无常自然全程跟随,表现很自然,就像老夫人的亲孙子,偶尔说一两句笑话,哄得老夫人哈哈大笑。

    这让一旁的郑文龙和周承望郁闷不已,老夫人很久没有对人表露出这么好的脸色。

    其实,这是李无常的独到之处,他善于察言观色,时刻注意病人的情绪,迅速找到话题,引起共鸣。

    吃饭的饿时候,老夫人也一个劲儿为李无常夹菜,李无常照单全收,狼吞虎咽,还提醒老夫人多吃。

    老夫人在李无常的提醒下,竟然也吃下不少东西。

    酒足饭饱之后,李无常打了个饱嗝,道:“老夫人,您家的饭菜真是太好吃了。”

    老夫人呵呵笑道:“你若喜欢吃就常来。”

    李无常点点头,道:“一定来,我最喜欢蹭饭了。”

    接着认真看着老夫人,道:“老夫人,今天我来呢,还有一件事,是文通兄拜托我的,说一定要做。”

    老夫人听说是孙子拜托的,好奇道:“是什么事?”

    李无常道:“其实我是军队的大夫,医术还过得去,文通兄知道老夫人身体不是很好,他特别担心,所以嘱托我一定要为老夫人看看。”

    老人人一听是这样,痛快道:“难为他有这片心,那就麻烦小哥儿了,还别说,老身这些日子精神有些不足哩。”

    ……

    房间里。

    老夫人坐在软椅上,李无常闭上双眼为她诊脉。

    茶盏功夫,李无常睁开双眼,目光凝重。

    郑恒心中一惊,想要上来问,李无常微微向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老夫人察觉到李无常的不正常,道:“老身的身体如何呀?”

    李无常忙道:“老夫人不必忧心,您只是最近几日没有休息好,这样吧,我先给您针灸一下,让您先睡个好觉,醒来就会好很多了。”

    老夫人点了点头,夸道:“想不到小哥儿还会针灸,那就试试吧。”

    李无常谦虚一下,然后从衣襟中摸出针包,让老夫人坐稳,小心翼翼的在老夫人头上扎了几针。

    除周承望和郭家兄妹之外,所有人看得心惊肉跳,但是不敢出声打扰,生怕李无常一个不小心弄伤了老夫人。

    片刻过后,李无常将金针收回,看着老夫人,小心问道:“老夫人,您觉得怎么样?”

    老夫人神色有些累,道:“倒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只是感觉眼皮子有些沉,没有精神哩。”

    李无常心里松了一口气,道:“那老夫人好好睡一觉。”

    老夫人点点头,在丫鬟的服侍下上了床,一瞬间就睡熟了。

    众人大感神奇,特别是郑恒父子,因为老夫人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了,每天都是晚睡早起,而且听丫鬟说老夫人还睡的特别不安稳,每天晚上要醒来几次。

    像这次睡的这么沉是头一次。

    李无常想大家使了个眼色,示意大家出去再说。

    客厅里。

    郑文龙问道:“李兄,家祖母身体到底怎么样,我刚才见你的神情不是很好。”

    郑恒也仔细看着李无常,等待他的回答。

    李无常摇了摇头,严肃道:“文龙兄,并非小弟危言耸听,老夫人的身体状况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非常棘手。”

    所有人脸色一沉。

    郑恒已经有心理准备,沉声道:“无常可否详细说说?”

    李无常分析道:“老夫人是情绪压抑久了,心神不宁,不能好好吃东西和睡觉,导致身体机能下降,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疾病,加之老夫人年纪大了,身体抵抗能力下降。”

    顿了顿,续道:“若猜的不错的话,老夫人之前应该看过很多大夫,而且吃过很多药。”

    郑恒点头,道:“确实看过很多大夫,每个大夫都开过方子,一直都有吃呢。”

    李无常叹了口气,道:“我并非诋毁其他大夫,老夫人之所以变成这样,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用药过于频繁,以老夫人的身体根本经不住,不但没有救治好老夫人,反而会损害老夫人的身体。”

    郑恒父子神色大变,心中皆懊恼不已。

    老夫人看了这么多大夫,吃了这么多药,身体依旧没起色,原来是这样。

    郑恒面色凝重,道:“那该当如何是好?”

    李无常道:“首先,一定要让老夫人保持好的心情,不能让她一个人待着,文龙兄作为老夫人的孙子,应该多陪陪她,陪她说说话。”

    郑文龙嘀咕道:“我哪里能陪她说得上话,都不知道说什么。”

    他感觉老夫人很不好相处,眼中只有郑文通这个大孙子,对于其他孙子孙女向来都是淡淡的。

    郑恒瞪了他一眼,郑文龙立马说不下去。

    李无常道:“不一定要说什么,你就她身边待着就行,她什么你都听着,而且要认真听着,不要让她感觉你在敷衍她。就像我刚才那样,听她说了那么久文通兄小时候的事情,我一句话都没插上,她却越说越起劲,心情也好了不少。”

    顿了顿,续道:“老人家上了年纪,就会孤独,特别需要家人的陪伴,如果没人理她,她就会越来越孤独,身体也会受到很大影响。”

    郑文龙默默点了点头。

    李无常继续:“老夫人虽然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但是如果能保持好的心情,多笑一笑,还是有办法的。最近别找其他大夫瞧了,也别吃其他药了,我开一副药,坚持吃,一定会有些效果。”

    接着看着郑恒,嘱咐道:“郑公,请您务必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老夫人身体亏损过度,没有几个月的调理根本无法恢复,接下来的日子,我会经常过来,尽量帮老夫人恢复心态,徐徐图之。”

    郑恒见李无常说的调理清晰,又做出了保证,心中打定,感激道:“那就太麻烦无常了。”

    李无常摆摆手,道:“郑公万勿如此说,相信二殿下也跟您说过了吧,如果能治好老夫人,我要收费八百两,所以您不要谢我,谢二殿下就行了,我只是拿钱办事,这一点承望兄和云雷兄应该最清楚。”

    干系还是要说清楚,不能让人误会自己是二殿下的人。

    郑文龙一脸无语。

    周承望和郭云雷一脸苦笑。

    郭云灵看着李无常,心道李二愣子真是个财迷,到处要钱。

    林琴和卢婷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暗忖这个李无常是傻了吗?

    而卢玄东则有些尴尬。

    郑恒何许人也,能在卧虎藏龙的长安城混得风生水起,绝不是简单角色,瞬间明白李无常不想和二皇子走得太近的意思,心中暗赞一句。

    当下对着卢玄东一揖到底道:“真是多谢二殿下了。”

    卢玄东连忙还礼,有些受宠若惊道:“郑公太客气了。”

    郑恒又对李无常道:“虽然无常是拿钱办事,但老夫还是要谢谢你,若真能将老母治好,他日必要重谢。”

    李无常耸耸肩,岔开话题道:“我先开一副药吧……老人醒了之后,你们告诉她,我过几日再来。”

    ……

    两日后,郑府,内堂客厅。

    郑家老夫人,李无常,周承望,郑文龙齐坐一桌,神色凝重。

    周围一圈人观战。

    “八万!”李无常大吼一声。

    “哈哈,胡牌……这叫清一色是吧。”老夫人哈哈大笑。

    李无常拿出十两银子递给老夫人,苦笑道:“老夫人,您可不能这样啊,您刚学会这个麻将,就抓了我一个下午了。”

    是的,他们在打麻将。

    李无常回去之后,琢磨着找个事情给老夫人做一做,想了很久,就将麻将给拿出来了,找了最好的工匠,赶工做了一副。

    来到郑家之后,就拉上老夫人及周承望郑文龙三人,简单说明了一下规则之后,就上桌开战。

    想不到老夫人天赋惊人,几下就学会了,而且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李无常乐得配合她,故意拆牌送章,或者直接放炮,哄得老夫人乐呵呵的。

    可怜周承望和郑文龙这两个菜鸟,规则不是很熟悉,李无常又不照顾他们,都输了一下午了,李无常偶尔还会来一个鸡胡,他们两兄弟简直头皮发麻。

    老夫人又胡了一把,收好李无常递过来的银子,道:“小哥儿,你刚说的,赌桌上无父子,不必讲情面,呵呵。”

    老夫人难得找到一个有趣的游戏,心情大好。

    李无常陪笑道:“看来今晚又得在郑府蹭一顿饭呀,挽回一点损失。”

    老夫人笑着啐道:“还会短了你一顿饭不成……来来来,继续,继续。”

    那模样像极了李无常印象中那种家庭妇女,干完家务事之后,就凑在一起打麻将,往往打个天昏地暗都不觉着累,现在老夫人就是那样。

    李无常心中暗笑一声,大叫一声,道:“好,我倒要看看,老夫人是否牌运一直都那么好,我就不信了,今天下午一定把你们三个打得满地找牙,让你们输光光。”

    一下午瞬间过去。

    老夫人和李无常乐呵呵的数钱,周承望和郑文龙则是输的干干净净,一脸无奈。

    吃过晚饭后,李无常趁着老夫人心情好,建议道:“老夫人,咱们玩了这么久,就歇一歇吧,顺便让我为您扎一针,睡个好觉,养好身体,那时候咱们再来一决高下,今天承望和文龙这两个新手怕是不能让您老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老夫人心情大好,想了一下,道:“也好,那就改天继续。”

    李无常为老夫人诊过脉之后,又给她扎了几针,老夫人又平稳地睡着了。

    郑恒感慨道:“很久没见家母这么开心了,无常真是好手段。”

    李无常道:“能治病的手段就是好手段。现在效果非常好,老夫人心病暂时压住,只要坚持针灸和吃药,身体慢慢就会康复。”

    顿了顿,叹道:“只是,郑公,文通兄的事情瞒不了一辈子,您还是早作准备。”

    郑恒道:“能有什么办法呢,只好瞒一天是一天了。”

    李无常叮嘱道:“平日里别经常让老夫人出门,以防听到什么风声。如果她真得到什么风声,知道真相了,一定记得第一时间来找我,我会想办法。”

    郑恒认真点了点头。

    看着母亲这几日的变化,郑恒对李无常的信心大增,虽然李无常治病的过程非常奇怪,但是效果比那些所谓的名医好了不止一个档次。

    李无常又道:“文龙兄和承望兄好好学学麻将,免得老夫人觉得你们太逊了,玩着没意思那就不好了,另外,多准备点银子,输给老夫人。”

    郑文龙和周承望对看一眼,皆苦笑不已。
大燕贵公子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