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四处放风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作品集

第七十五章 四处放风更新时间:2018-01-12


    李无常这几天开始混日子,是真的混,就像回到了以前,到处逛一逛,走一走,吃吃喝喝,后面跟踪的人换了好几拨。



    赵逊和姜明伦回来之后,说晋昌坊也换了两个人巡逻。



    过了几天之后,跟踪李无常的人撤走了,估计晋王府觉得没有什么必要盯着李无常了,而晋昌坊的巡逻却还没有断。



    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办完,没有露出马脚,现在就等风声过去,将银子从青龙坊运回来就行了。



    这次算是狠狠发了一笔,又给了晋王府一个惊吓。



    赵逊却有新的发现。



    “愣少,汉水帮有人进京了,来查探祝长兴失踪一事,上午有人来酒楼了,暗中询问酒楼的安保人员,想知道你当时的具体情况,那些人并不知情所以什么都没说。”



    姜明伦问道:“确定是汉水帮的人?”



    赵逊回道:“我以前跟随我师父去过襄阳城,跟汉水帮的人有过接触,对他们的做事风格和习惯非常了解,肥熊报告了我之后,我不动声色地探了一下他们的底,虽然他们装作是普通商人,又表现得异常小心,但是绝瞒不过我。”



    顿了顿,续道:“再说了,如果不是汉水帮的人,怎么会那么热心,想要调查祝长兴一伙的事情?”



    李无常陷入沉思。



    祝长兴绑架李无常一事,虽然并没有公之于众,但是还是有小部分人知道真相,泄露出去在所难免。



    看来汉水帮的人是收到了风声,想探查真相。



    李无常是当事人,对整件事最为清楚,李府在李无常的汇报之下,也清楚了,只是装作不知晋王府的阴谋。



    晋王府的人,现在风声鹤唳,正在城西大肆搜捕汉水帮一伙,试图杀掉在他们心中依旧还活着的叶先生。



    而汉水帮的人,估计只知道祝长兴一伙绑架了李无常,现在李无常没事,而祝长兴至今未归,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大体应该是这样。



    李无常呼出一口气,道:“我们可以放消息出去。”



    赵逊和姜明伦都仔细听着。



    李无常续道:“其一,我是半路逃出来的,祝长兴一伙的死活我一概不知。其二,李府本来要派人救我,但是被晋王府阻止,晋王说要亲自派人救我。其三,晋王府现在在城西大肆搜捕汉水帮的人,试图将汉水帮一网打尽。”



    赵逊点了点头,补充道:“很不错的主意,把李府摘出来,让汉水帮的人去怀疑晋王府,而晋王府本身心里就有鬼,总会露出破绽的。”



    顿了顿,提议道:“要不要再直接一点,就说卢元峰看上了祝长兴在长安城的财产,趁着祝长兴绑架你的时候,偷偷派杀手杀掉了祝长兴一伙。”



    李无常摇了摇头,道:“随口提一嘴巴就行,汉水帮的人有判断力,我们把李府摘出来就行了,那自然只剩下晋王府了。”



    姜明伦皱着眉头道:“我们现在有那么多人,陈掌柜和肥熊都挺机灵的,偷偷放风倒是没有问题,我倒是有些担忧汉水帮想知道祝长兴绑架愣少你的原因,这还得好好想个理由混过去。”



    这真是个问题。



    祝长兴绑架李无常是为了那本从武道阁里偷出来的古籍。



    那本古籍很普通,只有一张地图有点古怪,李无常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是一定非常重要。



    所以一定不能让别人知道。



    只是祝长兴绑架李无常的理由真不好找,万一汉水帮揪着不放,再来一次绑架怎么办?



    赵逊见李无常和姜明伦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就说是意气之争就行了。”



    李无常疑惑道:“意气之争?”



    赵逊摊摊手,道:“愣少,京城中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要面子,不服输,而祝长兴,也是个豪门子弟,心比天高,两个人起了口角,然后动起手来,导致绑架事件。”



    姜明伦咋舌道:“这也太……”



    赵逊续道:“太扯了是吧,我觉得一点都不扯,你看看长安城那些跋扈的公子哥,口角之争变成动手厮杀的事情还少吗?”



    李无常点了点头,觉得有些道理,吩咐道:“把老陈掌柜和肥熊叫过来,我来交代他们。”



    ……



    晚上。



    东篱酒楼的陈掌柜在包间亲自招待两个外地来的商人。



    这两个人都非常豪气,一个姓张,一个姓王,陈掌柜称他们为张大爷和王大爷。



    “掌柜的,我听说这个酒楼的东家是统领府的四公子?”张大爷问道。



    他们的真实身份是汉水帮的帮众。



    今天上午汉水帮的人想要从肥熊手下了解一些事情,可惜肥熊手下的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们又找了个机会,换了两个人装作商人,想要从陈掌柜这里了解一些情况。



    陈掌柜给张大爷倒了一杯酒,陪笑道:“客官说的不错,小店的东家正是李府的无常公子。”



    王大爷道:“我们兄弟二人对李公子仰慕的很呢,掌柜的能否替我们引荐一下?”



    陈掌柜苦笑道:“二位客官别为难小老儿了,我们东家最近好像和家里人吵架了,心情非常不好呢,偶尔来一趟东篱酒楼也是招待贵宾,小老儿哪里敢去打扰他。”



    张大爷好奇道:“和家里人吵架?掌柜可否说的详细点?”



    陈掌柜非常为难,道:“这个是东家的私事,怕是不好随意宣扬,二位客官请见谅。”



    说罢拱拱手,这就要离去。



    王大爷掏出一张银票,不动声色塞给老掌柜,热情道:“老掌柜,我们兄弟二人四海漂泊,有时候确实非常无聊,最喜欢听各种故事哩,放心,我二人只会听,却不会到处传,做出那种长舌妇之举。”



    陈掌柜飞速收好银票,坐下来,压低声音道:“小老儿看两位客官大气,才偷偷告诉你们一嘴巴,你们千万别乱传,若是东家知道小老儿随意传他的私事,非得扒了小老儿的皮不可。”



    张大爷和王大爷忙点头,纷纷表示他们只是好奇而已,听过就算了,绝不会乱传,从而使老掌柜难做。



    老掌柜压低声音道:“我们东家前些日子出城了一趟,说是办事。”



    顿了顿,神秘兮兮续道:“其实呀,他是被汉水帮那个少帮主给绑架了,过了好些天才回来呢,回来之后,东家整天臭着张脸,他……”



    王大爷打断,咋舌道:“被汉水帮的少帮主绑架了?老掌柜说的可是前些日子进京的祝长兴吗?”



    陈掌柜道:“就是他,你们也是知道呀?”



    张大爷道:“汉水帮名气那么大,谁没听说过,只是那个祝长兴怎么会绑架你们东家呢?”



    这正是他们想要了解的。



    陈掌柜道:“唉,你们有所不知呀,我们东家那是出了名的心高气傲,那个祝长兴也不是好惹的,本来他们还算是朋友,有一天,他们就在东篱酒楼喝酒,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吵起来了,差点打起来,当时被人劝下了,谁知道当天晚上东家就被绑架了。”



    顿了顿,续道:“富家公子哥的这种意气之争,小老儿这辈子见过无数次,闹出人命的也不在少数,唉……”



    陈掌柜说完之后,叹气不已,仿佛感慨世风日下,公子哥之间这种意气之争真是太胡闹了。



    王大爷眉头一皱,问道:“之后呢?”



    陈掌柜续道:“祝长兴一伙将我们东家抓起来之后,李府反应相当快,派了很多人去救我们东家,祝长兴连夜出城,发现官道被封锁了,所以带着我们东家遁入了南山,本来李府的人要追进去,之后好像是接到了哪个王府的命令,所以就把人给撤回来了。”



    王大爷问道:“王府?”



    陈掌柜道:“可不是,具体哪个王府小老儿不清楚,据说是跟汉水帮有交情,让李府别派人了,他们王府派人去密林找人。”



    接着嗤笑一声,续道:“结果你们猜怎么着?我们东家趁着祝长兴一伙睡觉的时候,逃出来了,回家之后,埋怨家里没有派人救他,和家里人大闹了一顿,所以他最近的心情相当不好。”



    这时候,有伙计推开门,端菜进来,老展柜马上闭嘴,站起来,恭敬道:“两位客官慢用,有事尽管吩咐。”



    说完带着伙计出去了。



    留下了陷入沉思的张大爷和王大爷。



    ……



    酒楼一楼的大包间,肥熊正在招待他昔日的朋友,都是些狐朋狗友,有些连名字都叫不出来。



    今天刚好有人找肥熊打探消息,肥熊留了个心眼,索性多叫了些朋友,要了一个大包间,心里想着不动声色的放几句话出去,完成李无常的交代。



    “熊哥,你现在跟着李家四公子混了,什么时候关照一下老朋友呀。”



    “是呀,熊哥,你现在这职位叫什么来着,保安队长是吧,一听就相当霸气,手下还缺不缺人呀?”



    “熊哥,我看你现在挺阔气的呀,比以前大方多了,跟着李公子,待遇不低吧?”



    肥熊喝的醉汹汹的,听着朋友们叽叽喳喳的,拍着胸脯,意气风发道:“俗话说跟着狼吃肉,跟着狗吃屎,我肥熊能跟着四公子是我的荣幸!”



    “我听说,那位四公子早些日子被人绑架了吧?”有人问小声问道。



    “哼,阿猫阿狗而已,趁着我们四公子没防备来一手偷袭,我们四公子才不怕。”肥熊不屑道。



    “我表哥在韩府当差,听那位韩大志公子说过,是汉水帮的人绑架了四公子,那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吧?”有人提出疑问。



    “哼,汉水帮算个毛,明明是口舌之争,说不过我们四公子就来阴的,祝长兴抓住我们四公子后,李府都没有派人去救。我告诉你们,不需要人去救,我们四公子单枪匹马就逃出来了,祝长兴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呢,说不定死翘翘了。”肥熊冷哼一声,非常看不起汉水帮。



    看着众人都是发愣的模样,肥熊又喝了一大口酒,道:“当时晋王府还说要派人去救我们四公子,不知道有没有人去,反正我们四公子早就逃出来了,没有看到。”



    “汉水帮的人不是吃素的吧,你们四公子真这么厉害?”有人表示怀疑。



    肥熊斜着眼睛看了提问的人一眼,道:“汉水帮算个锤子,现在他们自身难保,我肥熊不怕告诉你们,我远房堂弟的一个朋友的表姑爷在晋王府当差,我收到消息,晋王府现在正在城西全力搜寻汉水帮的人,还封锁了城门,哼,那伙匪徒,只有死路一条。”



    “不会吧,我可听说晋王府和汉水帮交情很深呢,怎么会这样?”又有人提出疑问。



    “哼,不信你自己去城西查……来来来,都别管什么鸟的汉水帮了,大家喝酒,今天我请客,大伙不醉不归。”肥熊不愿意纠缠这个问题,让他们自己去查。



    众人这才停止发问。



    有人大声叫唤,胡喝海塞。



    而有些人则仔细思量着肥熊的话语,默不作声。



    一顿酒喝了一个时辰,众人才散去。



    送走众人之后,肥熊腰身一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丝毫看不出喝醉的模样。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