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 五 九章 相互试探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作品集

第一 五 九章 相互试探更新时间:2018-01-12


    今天是李无常“出关”的日子,他非常开心。



    经过十天的努力,散气丹的成品和解药均已出品,升级版尚在研究当中,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李无常来到宣平坊,将人都召集起来开会。



    确定跟随李无常去下面当差的有赵逊、姜明伦、翟长平、肥熊、吕德胜、曹浩,其他的还有几个肥熊的几个得力的兄弟,共计十来人。



    前些天,李无常让赵逊给他们每人先发了三百两,算是安置用的,给家里一些保障,毕竟还不知道去干什么,这些人跟着去还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有武功的,李无常、赵逊、姜明伦三人算是一流高手,翟长平算是高手,肥熊,曹浩武功一般。



    而吕德胜和肥熊的那些手下没什么武功,只懂街头战术,砖头板凳什么的,不过胜在个个都还算机灵。



    所以这十来个人的能量还是不小的。



    李无常又给每人发了一些内伤丹,另外还发了一些散气丹的成品及解药配套,算是秘密武器,并且和他们说明了利害关系,不能随便说出去。



    其他人倒没多大感觉,只是觉得李无常的医术很厉害,竟然能研究出这么利害的东西出来,都将丹药好好收好。



    赵逊和姜明伦可是知道散气丹是何等的难得,心里皆非常兴奋,听说李无常正在研究升级版,都催着他快点弄出来,那么以后就可以阴高手了。



    李无常自是说一定加快速度。



    经过十天,大伙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现在就等着命令下来了。



    晚餐的时候大伙大喝了一顿才散场,各回各家。



    李无常稍微喝得有点多,不过以他的功力,并不算什么,告别众位之后,哼着小曲儿晃晃悠悠的回家。



    天色渐暗,路上行人已经很少了。



    李无常被晚风一吹,想起长安城的点点滴滴,心里颇为感慨。



    蓦地,破风声自身后上空响起来,接着是刀风扫过的呼啸声。



    李无常第一时间意识到危险,迅速提起向前冲出三丈距离,然后拔出腰间短刀,回过身来,扫出一刀。



    破风式!



    前面来袭的刀风被破开,李无常身边的的台阶出现了深深的裂痕。



    来者一定是高手,而且来者不善,一上来就用出杀招,此人一定埋伏在这里很久了,因为如果是跟踪的话,李无常一定能察觉到。



    一名身着夜行衣,戴有黑色头套的人落在四丈开外。



    身材高大,体格雄健,手握长刀,双脚微微岔开,稳稳站立着,刀锋遥指李无常。



    “来者何人?”李无常一点也不慌,淡淡开口问道。



    本来他还想着用鬼影步跑路的,不过想着对面可能是有备而来,必有图谋,试探他一番也是好的,刚才喝了不少酒,正好活动活动筋骨。



    自武道阁进入五品巅峰之境以来,李无常经历了不少战斗,南山救了马坤和林琴,收拾了五名悍匪,还有就是上洛牛毛山之行,那可是生死大战,作战经验和内功又有精进,对于出招也有了新的领悟,虽然突破看起来还遥遥无期,但是李无常有信心独自面对七品以下的人了,打不过铁定能跑的。



    对于李无常的发问,黑衣人大笑一声,道:“能告诉你的话,我干嘛蒙着脸?看刀!”



    说罢提步冲了上来,气势一往无前。



    李无常怡然不惧,握紧短刀,提步迎上去。



    “当!”



    刀锋相撞,两人硬拼一记。



    李无常退开五六步,黑衣人只是身体晃了一晃。



    适才李无常选择硬拼也是他开局惯用的伎俩,里面没有丝毫技巧可言,纯拼内力,只是为了试试对方的斤两。



    现在看来,对方的功力在李无常之上,但是也高不到哪里去,比之姜明伦和赵逊要略逊一筹。



    而且对方是使大刀的,从对方的偷袭及刚才的硬拼来看,对方走的是力量的路子,招式较为粗狂,身法也不算很灵活。



    可知,对方的整体实力应该比不上赵逊。



    怕个毛线。



    来,战个痛快。



    李无常心中颇为兴奋,送上门的陪练,当然要好好玩一玩,至于对方到底是谁,目的何在,目前还不知道,等到打趴下他自然会知道。



    心中虽是这么打着注意,但是李无常就不会因此而小视对手,这是他每次和别人比平时都会默默提醒自己的。



    鬼影步闪现,一刀劈过去,普通的一刀。



    黑衣人见到李无常那神秘莫测的步伐,稍微愣了一下神,更想不到李无常竟然如此悍勇,功力不及的情况下,竟然敢主动挑战,心中佩服,忙收起心中刚产生的一丝得意之情,挥刀迎上。



    两人短兵相接。



    一时之间,兵器碰撞之声不绝于耳,幸好天色已暗,街上没有多少人,两人才能在此地拼的畅快淋漓。



    李无常仗着身法和真气的优势,以游斗为主,专挑死角下手,招式迅捷狠辣。



    二愣子五式暂时用不上,只用了一些杂牌招式,毫无规律可言,跳过来跳过去,东砍一下,西劈一下,倒也游刃有余,同时大感痛快。



    而黑衣人功力略胜一筹,刀法威猛粗犷,并不怕硬拼,所以想尽一些办法和李无常硬拼,但是李无常就是不给他机会,一时之间他也无可奈何。



    李无常在和对方战斗的同时,仔细观察着对手的破绽,很快就发现对方的下盘不是很稳,每次跃起来拼过一轮,落地之后,对手总会踉跄一下方能站稳。



    怪不得他站立的时候,总是双脚叉的比较开,以一种更稳的方式站立,看来对手的腿应该有问题或者受过伤。



    六十来招后,李无常摸清了对出下劈的节奏,故意卖了个破绽,跃起一丈,和对方硬拼一记,落地之后打了个滚,背对黑衣人。



    待到黑衣人冲过来的时候,李无常算准时机,猛烈回头,挥出一刀。



    破墙式!



    黑衣人刀锋下劈最弱一刻被击个正着,他感觉一股无可比拟的劲气透过刀锋袭来,比之刚才硬拼的时候要猛烈的多。



    灼热的气息笼罩着两人。



    黑衣人静脉受到冲击,心知要遭,疾退几步,试图躲开李无常新一轮的攻击,可惜速度比不上李无常,接下来右腿被狠狠踢了一脚,差点跪倒在地。



    虽然狼狈,不过黑衣人终是一流高手,立马向后翻滚,然后无规律随意闪动,让李无常无法摸清他的路线,同时运功化解劲气。



    李无常冷哼一声,直接一记破群式。



    大范围横扫!



    虽然威力比之其他招式要小上很多,但是范围足够大。



    黑衣人避无可避,被刀风扫中,惨哼一声,已经受了轻伤。



    李无常不容他歇息,蓄谋已久的破金式随之出手。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杀招,连姜明伦都不敢硬挡,更遑论眼前黑衣人。



    “啊……”



    黑衣人口喷鲜血,只觉护体真气都差点散掉,发出一声悲呼,强提一口真气,跃上房顶,回头看了李无常一眼,然后逃命去也。



    李无常并没有追击,看着消融在夜色中的黑衣人,喃喃低语道:“铁度?”



    刚才两人眼神碰撞的时候,李无常发现了。



    铁度,李青的手下,六品初阶高手,身材高大,腿脚受过伤,下盘不稳,城西晋王府和汉水帮混战后,他曾经在李青的指示下带人跟踪过李无常,不过都被李无常给糊弄过去了。



    李无常在被跟踪期间,还曾远远和他对视过一眼,故而有印象。



    这个老小子唱的是哪一出?



    李无常当然知道铁度是个极其忠心的人,否则也不会得到李青的信任。



    难道是来……试探自己的?



    奶奶个熊。



    事情大条了。



    李无常呼出一口气,将短刀收回腰间,耸耸肩,继续悠闲地往家里走。



    待他消失在街角的时候,三名黑影从墙角出来,走到街上,赫然是李护、李中岳还有李青,三人皆是一脸震撼。



    ……



    李府,东院书房。



    李令武、李护、李青、李中岳都在,看着一旁异常淡定的李无常,心中有些无语。



    这个狡猾的小子。



    “父亲,几位叔叔,这么晚了,你们这么还不去歇息呀?差事明天可以交代的嘛,我不急的。”李无常开口,语气一如往常。



    李令武点点头,淡淡道:“这几天面壁的怎么样?”



    李无常笑道:“还好吧,炼制了一些药丸,准备卖个好价钱,这不是快要离开长安城了嘛,多几两银子傍身也是好的。”



    嘴上客气着,心中却快速思索着,安排个差事而已,不必要四个人齐聚吧,搞得也太隆重了吧,是不是有其他事情问?



    唉,应该是铁度的事情了。



    奶奶个熊,原来被耍了一记。



    李无常无暇顾及他们是如何发现自己会武功的,不过心中打定主意,如果不是他们先开口问的话,自己绝对不说。



    要不大家来玩一玩?



    这么想着,李无常轻咳一声,道:“青叔,您消息灵通,知道最近长安城有什么不法分子企图浑水摸鱼吗?比方说汉水帮或者契丹奸细什么的?”



    李令武等人看着李无常旁敲侧击的模样,心里都笑翻了,之前他们就有商量,要好好耍一耍李无常。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李无常已经识破了铁度的试探,现在是故意装傻。



    李青装模作样道:“汉水帮?契丹奸细?……最近没什么他们的消息啊,你小子是不是有他们的行踪?”



    李无常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契丹如此猖狂,而最近在冀州吃了大亏,难免想着来长安弄上点事情出来,对于这伙狂徒,一定要狠狠出击,把他们一网打尽,打得他们没有立足之地。”



    顿了顿,续道:“我是说万一,万一有呢?还是注意的一点比较好。”



    李青看着李无常咬牙切齿又小心翼翼的模样,差点笑出声来,配合道:“那是当然,契丹奸细一直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放心吧,他们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李令武见到李无常这个滑稽的样子,心中也觉得好玩。



    这小子,如此急切,还以为刚才受了契丹奸细的袭击是吧。



    李无常又道:“还不知父亲给我安排了什么差事呢?”



    李令武回道:“我准备派你去一个南山脚下的兵庄,做个庄主,这么样?”



    李无常张大了嘴巴,惊呼道:“不是吧?”



    他当然听说过那种兵庄,庄子贫瘠,路不好走,还经常有土匪光顾,这还不算,庄子里里面多是些老油条,不好糊弄。



    李令武笑道:“怎么?怕了?”



    李无常回过神来,不以为意道:“当然不是怕,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本来还以为是剿匪,现在好了,不光要剿匪,还要当家长。



    李令武点点头,道:“好了,就先和你说这么多,让你有个心理准备,现在下去吧。”



    李无常拱拱手,就那么退出书房,极其自然,不问武功的事情那就最好,干脆大家装糊涂算了,大家以后接着玩。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们刚才看到他那个样子没有,既想提醒我们有人浑水摸鱼,又怕暴露武功,样子太滑稽了。”李护大声笑道。



    李中岳也笑了一声,接着叹道:“大哥,无常这个小子隐藏得也太深了吧,连铁度都不是他的对手,铁度虽然腿脚不是很方便,但好歹也是个六品初阶高手,而且打硬仗很有一手的,这么看来无常最少也是个五品巅峰啊,而且他的身法相当高明,我看比之无锋丝毫不差,甚至犹有过之。”



    李护点点头,道:“他最后一招,既迅速又狠毒,实力和他相当的人根本不宜硬接,铁度却仅凭护体真气硬挨一记,受伤也在情理之中。”



    他们刚才见过铁度了,发现铁度受了不轻的内伤。



    李青却喃喃道:“他干嘛这么躲躲藏藏的?”



    李令武想了一下,吩咐道:“他是个有心机的,既然这么干,又不想我们知道,定然有他的理由,我们就配合一下吧,也算有个乐子,不是吗?”



    其他三人拱手称是。



    李护又问道:“大哥,你不是说,无常那小子还瞒着咱们给周胜提供了帮助吗,刚才干嘛不问他?”



    李无常将要被封子爵一事,李令武已经对他们三个说了,说是周胜的请求,周胜甚至不要着急的功劳也要皇上重重赏赐李无常。



    李护等三人当然知道事情并非只是李无常救治了周胜母亲那么简单,所以也想知道真相。



    李令武回道:“既然不是什么坏事,陛下也不追究,而无常那小子也不想说,还是算了吧,他应该和周胜有什么默契,我们就留些神秘感吧,时机到了,我们自然就知道了。”



    顿了顿,问道:“我记得他治好无锋的时候,曾说过一句话,说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我当时还以为他只是发发牢骚,现在看来,唉……你们三个说说,这些年来,我是不是对他真的一点也不关心?”



    这个问题,李护等三人哪能回答呢。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