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大学生小说网-小说在线阅读|小说txt下载手机电子书 - 尊宝娱乐_至尊宝娱乐网站_至尊宝娱乐城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二 四 一章 第三十个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第二 四 一章 第三十个更新时间:2018-01-12

    冯翊城,二愣子庄。

    庄子上的新年非常热闹,李无常吩咐人给每家每户都送了一份礼物,算是回礼。

    过年同想象中的一样,大吃大喝,大家一起庆祝,非常热闹。

    李无常童心大起,拉着一帮小孩子在广场上推雪人,甚至是打起了雪仗,姜明伦赵逊等一帮庄主府的人都参加了,结果肥熊成了公敌,差点被雪给埋了。

    奶娘和姜母作为庄主府的长辈,准备了很多红包,每人都有份,钱不多,但是每个人都非常开心。

    李无常还说这下好了,有钱买糖吃了。

    惹起一顿大笑。

    过年之后,集市更加热闹了。

    市集中间有一家不小的酒楼,是庄主府出资建的,经营就交给了庄户,共有四户人家。

    羊肉锅子和粗粮酒最好卖,也是酒店里的招牌,此外,各种野味、农产品、腊味、点心都不错,价格实惠,分量十足。

    最近生意非常不错,两层的酒楼经常满座。

    除了本庄子的人,附近跑商的、官府人士、甚至是江湖人士经常见到。

    孟家是四户的其中一家,孟通二十多岁,为人机灵,嘴皮子利索,所以就成为了酒楼的招待之一。

    今天,孟通忙得脚不沾地,客人络绎不绝,孟通迎客的时候腮帮子笑得都有些疼,不过他非常高兴。

    到半下午的时候,酒楼已经不是那么忙了。

    两个劲装大汉来到了酒楼门口。

    其中一位年在五十上下,身着紫色外袍,面容英俊,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身材修长,腰身笔挺,眼睛深邃有神,略有儒雅文士之感。

    另一位要年轻一些,黑色上衣,虎背熊腰,看上去像个绿林好汉,看他的神色应该是紫衣文士的手下。

    “两位大爷,可是要歇歇脚?请进,快请进,我们这里的酒菜还算有些特色,一定令二位满意。”

    孟通连忙热情的打起来了招呼。

    黑衣大汉拿出一块碎银子丢给孟通。

    孟通立马接过,道一声楼上请,然后带路,他心里判断出来人一定是路过的江湖人士,这种人最近并不少见,气度不凡、出手阔绰。

    众人来到楼上的一个小包间之后,孟通拿出菜谱。

    孟通笑道:“二位,请先看看,若有合意就随便点,小店的羊肉锅子和各种野味都不错,若客官有特殊要求,小的也能安排厨房按照贵客的要求特别准备。”

    紫衣文士看着菜谱,一时间并没有说话。

    孟通续道:“您二位要喝什么酒?我们店里的粗粮酒可是一绝,果酒和米酒也不错,若二位看不上的话,我们还有五粮液和四果酿,都是我们庄主亲自琢磨的酒方,乃是我们的镇店之宝。”

    紫衣文士闻言放下菜谱,笑道:“五粮液?先来六壶吧,下酒菜你看着办吧?”

    孟通一愣,小心道:“六壶?客官,五粮液是一种很霸道的酒,而且价格稍微有些高……二位别误会,小的没别的意思,只是小明一下。”

    一下子点六壶五粮液,这可是豪客,必须说明一下。

    “没事,尽管上。”黑衣大汉非常豪气。

    孟通大喜,赶紧下去。

    不一会儿,酒菜都上齐了,非常丰盛。

    孟通亲自为两位倒了一杯酒,笑道:“您二位且慢用,若有什么吩咐的话,就出来随便叫一声即可,小的先下去了。”

    说罢就小心退下,将包间的门关好。

    “大兄,既然已经能够确认了,咱们为何不直接派人将李无常、赵逊、姜明伦一起抓起来大刑伺候呢,就算古籍真在李无常那小子手里,您亲自过来一趟是否有些小题大做?”等到孟通下去了,黑衣大汉小声道。

    听他的口气,就知道这两人绝对不简单。

    黑衣人受过紫衣文士的救命之恩,并跟随多年,称其为大兄,他们今趟来是为了李无常、赵逊、姜明伦而来。

    并不是他们对姜明伦赵逊或者是李无常感兴趣,而是对影子杀手敢兴趣。

    影子杀手使用的身法是鬼影身法。

    说不定就是前年冬天沈源留下的,故而他们想查个水落石出,得到从武道阁出来的那本古籍的下落。

    那本古籍很重要。

    沈源前年冬天确实闯入过武道阁,也带出来一本古籍,可惜沈源最后被杜成业一刀毙命,古籍就此失去下落。

    若影子杀手和沈源有所牵连的话,说不定会有古籍的线索。

    李无常的手下姜明伦赵逊和影子杀手合作过,应该知道影子杀手的身份。

    让黑衣人感到奇怪的是,紫衣文士来到庄子之后,并没有直接采取什么特殊的动作,而是先将整个庄子逛了一遍,以行脚商人的身份和很多人攀谈了一番。

    “很多年前,我在这里待过,如今已经是物是人非了,更想不到现在这里竟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模样,真不知该是庆幸还是伤感。”紫衣文只是叹了一口气。

    语气中透出一种无比的怀念。

    黑衣大汉终于明白,原来紫衣文士曾经在这里待过,说不定是勾起了什么回忆。

    “这儿以前叫清平庄,后来改成兵庄了,叫丁卯兵庄了,现在竟然叫什么……二愣子庄,呵呵。”紫衣文士喝了一口酒,咦了一声,接着又喝了一口,啧啧称奇。

    果然是好酒,他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

    黑衣大汉顺着紫衣文士的语气道:“这儿的庄主就是李令武的四儿子李无常,他的诨号就叫李二愣子,所以这儿叫二愣子庄也不出奇。”

    “李二愣子?二愣子庄?……好名字啊!”紫衣文士叹道。

    黑衣大汉不知紫衣文士何意,不敢乱搭腔。

    在黑衣大汉的心目中,紫衣文士的心思旁人永远也无法揣测。

    紫衣文士所作所为旁人无法理解,他有时就像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而有时候却像一个悲天悯人的大圣人。

    在大多数人眼中,他是一个武痴、是一个匪帮头领、一个无恶不作的恶棍,所干过的坏事罄竹难书。

    他袭击过官府、洗劫过富户、勾结过异族。

    可是,他也帮助过贫民,救过乞丐,甚至还跑到贫苦的地方教一群上不起学堂的小孩子读书,诸如此类,令人捉摸不透。

    “你随我走了一圈这个庄子,觉得这儿怎么样?”紫衣文士突然发问。

    “相当不错,我估计这是冯翊最好的庄子了。”黑衣大汉如实回答。

    “这儿还是清平庄的时候,人人都吃不饱穿不暖,老人家买不起药,小孩子念不起书,很多男人都被朝廷带走,直接送到梁州或者冀州战场上,就剩下一些孤儿寡母,赋税又重,简直苦不堪言。后来这儿变成了丁卯兵庄,日子就更惨了,唉,事实上,冯翊所有的兵庄都很惨,因为所有的兵庄我都有去看过。”紫衣文士徐徐道来,陷入深思。

    黑衣大汉听着,没有发言。

    沉默了很久。

    “你记住……我们和祝家不一样!”紫衣文士突然来了一句,语气很重。

    “是,大兄!”黑衣大汉恭敬回答。

    我们和祝家不一样!

    这句话不是紫衣文士第一次说起。

    “知道我刚才和多少人攀谈过吗?”紫衣文士又发问。

    黑衣大汉摇头。

    这哪记得清呢?

    “我和二十九个人说过话。”紫衣文士笑道。

    黑衣大汉笑道:“大兄定是想打探以前的事情……大兄,您以前是住在这儿吗?”

    刚才紫衣文士和很多老人家攀谈过,所以黑衣大汉才有此一问。

    紫衣文士摇摇头,接着道:“十四个老人家,十个中年人,五个年轻小伙子……他们几乎每句话都能扯上他们的庄主,谈起庄主,他们眼睛都冒出满满的感激。”

    黑衣大汉皱起眉头,沉默不言。

    紫衣文士续道:“每家每户从红薯配野菜汤到如今的温饱不愁,白面肉食不缺,仓库里都是满满的,甚至还盖了结实的新房过冬,还有人竟然可以经常上酒楼喝酒……半年时间,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庄主,李二愣子,呵呵。”

    黑衣大汉继续沉默,心里叹了一口气。

    紫衣文士又喝了一口酒,突然话锋一转,笑道:“这是叫五粮液来着吧?果然是有点味道。”

    黑衣大汉回道:“刚才那个伙计说的确实是五粮液,这个酒的确有点意思,比一般的浊酒好太多了。”

    紫衣文士好酒,一般的酒入不了他的眼。

    “这个锅子的吃法也有些意思。”紫衣文士用筷子夹着一片羊肉在火锅里涮了一下,然后一口吃下,吐出一口白气,身心皆爽。

    黑衣大汉心里很郁闷,他不知他大兄是什么意思,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就是不说正事。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

    “进来!”黑衣大汉皱了皱眉头。

    是孟通。

    “二位客官,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酒楼在过年期间有活动,每桌客人都有附送品。”孟通说明来意。

    另一个小伙计端上了一个盒盘。

    孟通一样一样摆在桌上,一壶粗粮酒、一盘糕点,两壶四果酿,两碟豌豆苗子。

    “两位是豪客,因为点了六壶五粮液,所以奉送一壶四果酿外加两碟豌豆苗子,另外是些普通的赠品,客官慢用。”孟通解释。

    紫衣文士盯着那两碟豌豆苗子,奇道:“大冬天的,这苗子哪里来的?”

    孟通回道:“这是我们庄主想的办法,冬天种蔬菜,说是给庄户们添个进项,现在多数蔬菜都发芽了,豌豆苗子虽然小,但是已经可以吃了。待到其他蔬菜长成了,庄主说卖到长安城去,那可是大买卖。”

    顿了顿,露出一个笑容,道:“嘿,您二位说说,我们庄主是不是大才?不是小的我吹牛,我们庄子以前就是个破山旮旯,自从我们庄主来了之后,那可不得了,发福利、跑商、治病、剿匪、盖房子、修路、修市集……”

    紫衣文士笑着听着。

    孟通说了一大通,意识到扯远了,讪讪一笑,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二位慢用,慢用,那个豌豆苗子直接放在锅子里烫一下就行。”

    说着就退出去了。

    “他是第三十个。”紫衣文士笑着喝了一口酒。

    黑衣大汉摸了摸脑袋。

    这有什么讲究吗?

    “让我来试试这个豌豆苗子!”紫衣文士哈哈一笑,仿佛真的只是来吃饭的。

大燕贵公子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