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 五 二章 剑拔弩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作品集

第二 五 二章 剑拔弩张更新时间:2018-01-12


    李府。



    东院客厅外的园子内,剑拔弩张。



    在房间内的张氏听到了动静,也赶紧出来了。



    李无常表情冷淡,盯着张肃,姜明伦和赵逊将稳稳立在李无常左右,皆将武器横在胸前,面容冷酷,随时可以动手。



    张肃站在不远的地方和他们对峙,须发皆张,怒火已经飙升到了极致,此时他也将剑从腰间拔出来了。



    他看出来了,姜明伦和赵逊的气势都非常不简单,光凭一双肉掌怕是无法占到便宜。



    而李令武和李冀站在两伙对峙的人中间,面容异常严肃。



    其他人都站在走廊上,紧紧盯着园子里,一言不发。



    场面凝重到了极点。



    张肃何等身份,张家重要大长老,平素脾气火爆,对小辈严苛,甚少有小辈敢挑衅他的威严,就算李令武和张修这两个李张两家的族长都得对他客客气气的。



    如今李无常区区一个庶子竟敢叫他“老匹夫”,而且还不惧他出手,连李无常那两个随从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直接将武器都抽出来了,一点犹豫都没有。



    这些都令张肃极度恼火,誓要出手教训李无常。



    李令武再度开口,道:“我说,都给我停手!将兵器收起来。”



    声音非常冷酷。



    李无常冲左右点点头,赵逊和姜明伦立马将武器收起来,不过面色依旧异常冷酷,没有丝毫的恐惧之色。



    张肃没有将剑收起来,浑身依然散发着雄浑的气势,狠狠道:“令武,冀老头,今天我必须讨个说法,你们不要拦着。”



    李令武淡淡道:“肃叔先将剑收起来再说,不要和小辈动手动脚!”



    张修和张氏脸色大变。



    看李令武这样子,好像是要挺李无常啊。



    张肃眉头一皱,不过终究还是把剑收起来了,他知道李令武说话越是淡然,就越是不好惹,若他执意动手,怕是没有好果子吃。



    这是在李家,不是在张家,李令武的面子必须给。



    李冀趁机道:“放心吧,肃老头,会给你个交代的!



    接着看向李无锋,吩咐道:“无锋,你先去将那两个对前辈不敬的小辈的武器缴了,哼!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轮得到两个外人在此拔武器吗?”



    李无锋有些为难,道:“冀叔公,这……”



    他如此为难也是有道理的,李无常此刻的态度如此强硬,而姜明伦和赵逊随便一个都能和他一较高下,让他一个人去缴姜赵二人的武器,怎么可能办到。



    李冀不是很明白姜赵二人的头铁程度,又看着李无锋,奇道:“怎么,两个外人你都不敢去拿下吗?”



    李令武正要说话。



    李无常道:“父亲,请您容我说几句。”



    李令武点点头。



    李无常看着李无锋,淡淡道:“大哥,你昨天说过,若有人找我麻烦,你就站在我这一边,今天随便你,若你一定要选择和我作对,我就当被你耍了,没什么,大哥你乐意耍小弟,是小弟的荣幸。”



    李无锋摆摆手,道:“无常,有话好说,你先冷静一下,我不是和你作对,只是你这两位随从,可不可以……”



    言下之意就是要将姜明伦和赵逊的武器缴了。



    李冀喝道:“无锋,两个随从而已,你干嘛这么客气?”



    在李冀看来,李无锋这个表现令人很不满意。



    李无锋马上道:“四弟,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想暂时帮他们保管武器……”



    李无常嗤笑一声,道:“亏大哥还是个七品高手……你难道没听说过,对于用惯了刀剑的高手来说,若缴了他们的武器就等于断了他们的手脚吗?你现在想缴了我两个保镖的武器,是不是想让那个老匹夫对我们肆意宰割?”



    “小辈狂妄!”张肃又听到了一句“老匹夫”,浑身发抖,若不是李令武站在中间,他马上就要冲上来。



    李无常看着李无锋,笑道:“大哥要缴他们的武器,不是不行。那就请大哥拔出你的剑,一剑捅死我就行了。”



    李无锋一滞,不知如何是好。



    众人的脸色也凝重起来。



    李无常竟然如此刚烈。



    李冀喝道:“无常,你这是什么意思?对你大哥你就是这个态度吗?以死相逼?”



    李无常笑道:“冀叔公别误会,我是出了名的贪生怕死,怎么会让大哥随意捅死我呢,他就算有那个决心,也没那个本事……我的意思是,只要他有那个实力捅死我,他想干什么都行。”



    昨天在张家,李无常就感觉到了张肃的无边杀气,今天就更不用说了,若态度不强硬一点,真不是闹着玩的。



    李冀面色阴冷,道:“无常,你知否你在说什么?真当你大哥不敢动你吗?”



    声音非常冷漠,他对李无锋这个李家继承人非常看好,怎料李无常一点也没有将李无锋放在眼里,这是他所不能忍受的。



    姜明伦插口,大声道:“谁想动我们爵爷,必须从我们两个人的尸体上踏过去!”



    赵逊腰身一挺,道:“没错!”



    声音铿锵有力,不容置疑。



    李无锋和张彦邦在这个无比严肃的气氛下,竟然对李无常产生了羡慕之心,羡慕李无常竟然有两个如此忠心又大胆的随从。



    他们也有随从,忠心是忠心,只是身手和胆量比之赵姜二人差太多了。



    李护等人也有同样的感受,在他们看来,李无常和姜明伦及赵逊根本不是普通的主仆关系,更像是生死与共的兄弟。



    李无常看向李令武,道:“父亲,我的态度相信您也明白了。另外我再提一点,昨天我在张家确实有说过那么一句话,想找我讲道理也好,讲拳头也罢,我都随时奉陪。今天我依然是这句话,那个老匹夫冲我来就是的了,我李二愣子何惧之有?”



    张肃怒声道:“令武,冀老头,你们听听,听听!这是一个小辈该说的话吗?张口老匹夫闭口老匹夫,他还有没有一点敬老之心?”



    李无常冷笑一声,道:“为老不尊的人,我干嘛尊敬他?”



    张肃面色一沉,狠狠道:“小孽畜,你说什么?”



    为老不尊?李无常你好大胆!



    李无常冷哼道:“我那个庄子两千多人,比你年纪大的随随便便找出几十个,一个个都慈眉善目的,比你强多了。你还怪我叫你老匹夫,你不也是张口白眼狼闭口小孽畜的吗?而且白眼狼三字还是躲在我的背后说,你不嫌丢人吗?”



    李冀喝道:“无常,注意你的态度!”



    李令武却没有说话,冷冷看着张肃和李无常扯皮,让他们就此扯清楚也好,否则迟早会爆发。



    张修张氏面色沉重。



    李护、李中岳、李青三兄弟表情是最轻松的,李青心里还有些痛快,他不敢做的事情,李无常一股脑儿全做了。



    而李无锋等一众小辈,压抑异常,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张肃吼道:“一群乡间野民哪能和我相比?”



    李无常嗤笑道:“好,乡间野民不能和你相比,那唐之风老大人能不能和你相比?人家官至内阁三大员之一,对小辈爱护有加不说,去年去了我的庄子,他和你口中的乡间野民拉家常,说笑话,气氛异常和睦。哼,在我看来,你给唐大人提鞋都不配!”



    顿了顿,冷酷道:“我还是那句话,讲道理论拳头随你的便,我随时奉陪。你不要拿我父亲来压我,我父亲是出了名的讲道理,我那个庄子上的野民都听他的名声。”



    张肃怒极反笑,道:“好好好,大家都别说话,我来好好和这个小辈讲讲道理。”



    李无常摊摊手,示意他继续。



    李冀和李令武见张肃如此说了,也就都不说话了。



    张肃沉声道:“李无常,你扪心自问,我侄女翠容,就是你大娘,她平素对你怎么样?就算对亲儿子也就如此了吧,现在让你做点小事,帮老夫人看看病而已,你却推三阻四,你自己说,你是不是白眼狼?”



    李无常露出一个极为冷酷的笑容,道:“这个问题你何不亲自问一下我大娘呢?”



    张肃面容一呆,看着张氏。



    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要知道,张氏的贤惠,在整个长安城都是出了名的,她对庶子李无常相当不错,大家都略有耳闻。



    张氏走上来,看着李无常,道:“无常,你这次确实有些不知分寸,要不……”



    她刚想说句话压住李无常,就被李无常打断了。



    李无常冷冷道:“大娘,你来的正好,别说那些没用的。你敢不敢以你张家的列祖列宗发誓,敢不敢以大哥的性命发誓,说你这些年来把我当你亲生儿子看待?”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大变。



    李令武面色一沉,看着张氏。



    李冀也眉头大皱。



    李无锋心中一颤,神色一愣,看着自己的母亲,不明情况。



    听李无常的话语,张氏好像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呀!



    张氏被问了个措手不及,让她以李无锋的性命发誓,她肯定是不敢的,所以一时之间她说不出话来。



    张修连忙出来,道:“无常,你大娘虽然对你比不上你大哥,但是还算过的去……现在别说那么多了,我看一切就是误会,今天你是治病的,不是吵架的。”



    他不得不打圆场,他母亲还需要李无常救治呢。



    李无常耸耸肩,看向张肃,哂道:“呵……亲生儿子!”



    张肃脸色阴晴不定,终究是没有说话。



    李令武面色凝重,依然死死盯着张氏,那意思就是要张氏给个说法,他不信李无常会那么无的放矢。



    张氏暗叹一口气,道:“老爷,是妾身不对。妾身那时候确实有想过谋算无常的酒楼和铺子,妾身也是替咱李家考虑,生意那么好的酒楼和铺子,挂在李府名下总比挂在无常的名下好,省的有人找麻烦。”



    顿了顿,又道:“妾身也知道,无常是因为他奶娘的事怨恨妾身,那时候他奶娘重伤垂危,人还没死,大夫就走了,的确不近人情。妾身也没有派人去通知无常,也的确是妾身的过失,不过那时候妾身刚好要处理家事,所以一时疏忽了。”



    张氏这一通诉说,听得李无常暗笑不已,好一招以退为进。



    好啊,大家慢慢玩,李无常心里如是想。



    李令武听完张氏的诉说,脸上虽然还是带着一丝狐疑,不过终究是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