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大学生小说网-小说在线阅读|小说txt下载手机电子书 - 尊宝娱乐_至尊宝娱乐网站_至尊宝娱乐城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二 七 〇章 当头一棒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第二 七 〇章 当头一棒更新时间:2018-01-12

    天罗帮和汉水帮的大本营本处在荆州的襄阳城,近几年来却在豫州、扬州、冀州、雍州闹事,在荆州反倒是很少行动。

    去年更是脱离荆州襄阳,应该只是表面上的脱离,还有隐藏的实力尚未展示。

    目前。

    天罗帮在豫州攻击荥阳。

    而汉水帮正在攻击冀州的河东郡,同时对雍州的冯翊郡造成威慑,最近更是要突进豫州的弘农郡,实打实的跨州作乱。

    也不知道朝廷会怎么应对。

    目前大燕的外患严重,兵力紧张是一定的。

    李无常估计,想要平定荥阳的天罗帮还得是洛阳出兵,所以才会从河东调回一批精锐。

    冯翊暂时无恙。

    而河东之乱局,还不知道会怎样。

    弘农郡,目前是从雍州调了一批支援,以备万一,其中一部分军士由颜重之流率领,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李无常管不了那么多,该搞的事还得搞,就拿在弘农郡的庄子开刀,也算是“跨州”。

    大户人家都有农庄,很自主,一般是将田地租出去,让租户种植,按比例租金,多半是直接收粮食或者其他农作物,收上来之后,很多时候是直接运到庄子所属的城里卖掉,按季度给家里上缴钱财。

    这种庄子和李无常的庄子以及冯翊的兵庄有很大的区别。

    李无常的庄子是属于他自己的了,上面没有家族压着,而冯翊其他地方的兵庄则是挂在内库的。

    大家族的庄子,多半都是家族的子弟亲自出面管理。

    有人说,大家族的农庄一般是用来发配家族犯了错的子弟的,这说法也有一定的根据,的确有很多家族是这么做的。

    张家在弘农郡有那么几个不大不小的庄子,都是张家子弟管理的,之前已经打探过了,防卫力量都不强。

    一来,弘农郡没有汉水帮和天罗帮之类的大帮派作乱。

    二来,张家的牌子大,官府当然会留意,所以一般的乌合之众也不敢去惹,以免被张家和官府盯上。

    赵逊等人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这次来弘农就是去张家庄子搞事的。

    一伙九个人,由赵逊带队,下面有翟长平曹浩之类的高手,还有肥熊陈连豹之类的流氓角色,配置合理。

    一个个都非常兴奋,这次可是奉命搞事,搞的还是这等捣乱劫财的事。

    装备齐全,有备而来。

    李无常有吩咐,对张家人不要客气,闲杂人等就别理会了,放人一马就尽量放一马,别搞得跟真的土匪一般。

    按照情报,赵逊决定先拿张家在弘农最大的一个庄子下手。

    详细做了一番计划,大家按照老规矩,乔装打扮一番,抹黑脸庞是必须的,以往在冯翊城捣乱就是那么干的。

    弘农西部,张家庄子。

    大厅里,张帆和众手下正在喝酒。

    张帆是张家旁支一个子弟,和张彦邦是一辈的,有些有本事,武功在五品中阶左右,因为犯了一些小错,被家里发配到了这里。

    本以为非常难熬,可事实并非如此。

    张帆来到这里之后,简直成了一个土皇帝,想干什么干什么,一般的小土匪不敢惹来庄子闹事,官兵来此也得小心和他赔笑。

    除了从张家带来的打手,闲暇之余,张帆还纠集了一伙狂徒,整日里作威作福,欺负小老百姓是常事,偶尔去弘农城里潇洒一番,有张家的牌子,他过的比在长安城的时候要潇洒多了。

    为了偷偷捞一笔,张帆甚至偷偷提高了田地的租金,一切都是瞒着张家进行的。

    张帆还略有头脑,利用张家的牌子,还在城里弄了一些铺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攒了不少的钱财。

    简直不要太爽。

    不过最近张帆有些烦恼。

    因为他在城里喝酒的时候,听说汉水帮就要来弘农作乱了,朝廷也派了一些军士过来,仿佛是印证了这一点。

    他可不想面对汉水帮。

    “帆哥,这几年咱也捞了不少了,要不要找个由子回长安去,汉水帮若打弘农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河东那么官兵,甚至还有洛阳城去的精锐,都拿不下汉水帮,由此可见他们的实力。”有手下建议。

    “怕什么,不是有官府挡着嘛,而且朝廷也派了一帮人过来,我可听说了,颜家大少和叶家二少都过去了。”有人撇嘴,看样子并不想离开。

    “颜家大少算个屁,当初他在冯翊可是当了逃兵的,最后冯翊那个王太守都发火了,直接上书将颜大少等一众公子哥调走,大家都听过吧?而颜大少等人却一直说是立了功才回去的,切,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只是没有人直说罢了。”大多数人都听过颜重的大名,此时说起他的光辉事迹,语气颇为不屑。

    “说起那个王太守,真是迂腐,竟然不惜同时开罪几个大家族,我估计他将来一定会倒大霉,哪里比得上弘农的郭太守呢。”有人对比起了两郡的太守。

    “郭太守不错,这几年对咱们还是很照顾的,城里的铺子都是他亲自划的地方,还经常派人来庄子巡逻,震慑一般的杂毛土匪,压制闹事的贱民。”有人念起郭太守的好。

    “还不是为了巴结咱们张家,如今咱们家主贵为兵部尚书,他敢对咱们不照顾吗?除非他不想混了……诶,你们知道以前河东的魏同吗?听说就是因为得罪了哪个大家族从而被整了。”有人的语气特别不屑,一点也没有将弘农的地头蛇郭太守放在眼里,说起了前河东太守魏同的下场。

    “帆哥,你怎么说?”众人都看向张帆,毕竟他才是庄子当家的,是走是留要看他的决定。

    “先看看再说,汉水帮想打进来应该还有一些日子……别管那么多了,来,继续喝,话说柳家那个小娘子是越来越水灵了,嘿嘿嘿!”张帆并不想这么急着回长安,好日子还没有过够呢。

    大伙听着张帆那个风骚的笑声,都猥琐的笑了起来。

    “今天这酒怎么不对劲啊,才喝几碗,我的手怎么不听使唤啊?好像瘫痪一样,是我不胜酒力吗?没可能的呀。”有人摇头晃脑的。

    “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不对劲,不光是手没力气,连脚也没力气。”有人说着还站起来,结果一下摔倒在地上。

    众人这才发觉有些不对劲。

    “哈哈哈哈……”

    一阵长笑传过来。

    接着是近十个劲装黑衣人闯进了大厅。

    这伙黑衣人都抹黑了脸庞,皆大笑不已,露出了一口森森的白牙,眼珠子盯着众人,就像打量一群瘟猪。

    “你们是什么人?”张帆大吼一声,头脑清醒了不少。

    众人皆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有人打上门来了?

    看来酒里是被人下药了。

    岂有此理!

    这伙人当然是赵逊一伙。

    他们以雷霆之势将看门的人打晕,然后偷偷下药,用的正是半身瘫,因为怕味道太重被人察觉,所以没有下多少。

    想不到效果这么好,除了张帆尚好,其他人都成了任人宰割的软脚虾。

    “什么人?劫财的人啊,这都看不出来?”陈连豹讥讽一声,接着哈哈大笑。

    “劫财?你们知否这里是什么地方?……张家的庄子!我告诉你们,识相的赶紧自缚手脚,我可以考虑给你们留一个全尸。”张帆咆哮道。

    哼!竟敢来张家的庄子闹事,定要将这帮狂徒碎尸万段。

    张帆这般恨恨想着,同时暗中运功逼毒。

    赵逊对聂全和翟长平使了个眼色,着他们去外面守着。

    翟聂二人领命而去。

    府上没有多少仆役,此时都吓得瑟瑟发抖,不敢动弹,也不敢出去通风报信,怕眼前的黑脸狂徒们一言不合就杀人。

    “张家?哪个张家?是否什么不好惹的大家族?”赵逊摊摊手,看着左右的人,配合他一副漆黑的脸庞,显得有些滑稽。

    “哼!张家都不知道,我来告诉你,我们族长是兵部尚书张修大人,识相的赶紧给我跪下,否则定要诛你们九族!”张帆的手下都成了软脚虾,却不妨碍他们放狠话。

    他们平时都是横惯了的主,只要亮出张家的牌子,在弘农郡这一亩三分地上都是横着走的角色。

    “兵部尚书?”赵逊自言自语道。

    “知道怕了吧,还不跪下?”

    “你们下了什么药?速度将解药交出来,否则大爷有你们好看的。”

    “张家都敢来惹,简直是不知死活!”

    “一帮小毛贼,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张帆的手下见赵逊的语气有些软了,纷纷叫嚣起来,可惜浑身乏力,动不了,否则他们早就冲上去了。

    赵逊嗤笑一声,向左右吩咐道:“打成猪头,全部捆起来,管他娘的什么狗屁尚书,栽在本大爷手里,还敢如此嚣张,简直是活腻了。”

    曹浩拎起一个板凳对着正在逼毒的张帆狠狠砸下去。

    “咔擦!”

    张帆被拍了个满头是血,栽倒在地上。

    肥熊陈连豹等人也狞笑着,对着一帮软脚虾一顿乱拳,然后用绳子捆好。

    接着对那帮仆役吼道:“你们都给我好好呆着,没你们什么事,敢偷偷溜走的话,小心大爷们翻脸无情。”

    仆役们赶紧点头,大气都不敢出。

    叫骂和惨嚎身此起彼伏,混乱不堪。

    “你们当真不怕死吗?难道就不怕弘农太守?难道就不怕张家?我告诉你们,弘农太守可是经常会派人来巡逻的,识相的马上交出解药,然后给我滚,我可以考虑不找你们麻烦。”张帆见对方来真格的,忍着头上的疼痛,强自镇定下来,想着先唬住对方再说。

    哪有这种人?

    简直就是一帮亡命之徒。

    这是张帆等人从来就没有遭遇过的。

    “我们汉水帮会怕弘农太守?会怕什么狗屁兵部尚书?实话告诉你们,汉水帮早晚要打进弘农郡,我们只是来探路的。”曹浩冷笑一声。

    此言一出,张帆一伙人面如土色。

    竟是汉水帮的人!

    难怪如此嚣张。

    赵逊搬来一张凳子坐下,好整以暇,看向张帆,道:“你是领头的吧,给你一个机会,先说说,你府里的银钱在哪里?……不说没有关系,我可以先把你的骨头一根一根拆下来,然后再派人好好搜查一番。”

    张帆终于不想着嘴硬了,迅速思量着计策。

    他攒了好几年的钱财可都在府里,难道就这样拿出去?

大燕贵公子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