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Notice: Undefined index: HTTP_USER_AGENT in /home/www/dxsxs.com/lvban/include/base_controller.class.php on line 79
大学生小说网-小说在线阅读|小说txt下载手机电子书 - 尊宝娱乐_至尊宝娱乐网站_至尊宝娱乐城
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第二 七 二章 吃饱无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第二 七 二章 吃饱无事更新时间:2018-01-12

    弘农局势紧张,张修作为兵部尚书当然需要关心,因为人员的调配还需他协调,颜重调往弘农就是颜重的老子找了张修,而颜重也想在弘农干出一番大事,誓要一血冯翊之耻。

    目前弘农北部确实有汉水帮作乱的苗头,不过尺度不大,想来还在试探当中,应该尽早将危机扼杀在摇篮之中。

    谁知道在浏览各方面消息的时候,张修竟然发现弘农西南部的也有土匪作乱。

    而且,受难的三个庄子都是张家的庄子,其他地方没事。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是有人在故意针对张家?”张肃眉头一皱,接着问道:“都是些什么人?有没有线索?”

    张彦邦倒是仔细盘问来长安报信的人,有所了解,当下解释道:“据说三个庄子是同一伙人,大概十个左右,其一色的黑色劲装,还抹黑了脸庞,自称是来弘农探路的汉水帮帮众,手段猥琐,作风下流,用药迷倒庄主府的一干人等,然后直接搜刮庄主府,将细软洗劫一空之后扬长而去,人倒是没有杀,不似一般凶恶的土匪。”

    “汉水帮?”张修皱皱眉头。

    张彦邦点点头。

    张肃冷哼一声,道:“一个人都没杀,汉水帮怎会如此好相与?定是有人故弄玄虚,浑水摸鱼,弘农那边是怎么说的?”

    张彦邦道:“弘农郭太守由于要防备自北面河东来的汗水帮,所以只派了一队普通的捕快前去查探,但是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匪徒动作极为迅速,大半天而已,三个庄子就被洗劫完毕。”

    应该不是汉水帮,这是张修的第一个想法。

    接着他心里思索着自己的政敌和仇家,应该也不是。

    张修平日里表现颇有君子之风,当差虽不算特别出色,但是平日里对上官卢士清太尉和林太傅都异常恭敬,对下属也表现得并不苛刻。

    “是不是咱们家有些人打着张家的旗号为非作歹?从而招惹了狠角色?”张修喃喃自语。

    这个倒是有可能。

    这是无法避免的,家族势力大,人多,难免会出现那等情况。

    “哼!”张肃冷哼一声,道:“河东且不论,我们正在撤离,北地、冯翊、弘农三地,谁敢不给我们张家面子?敢搞这种小动作?”

    几个地方的官府都会对张家特别照顾,这是张修张肃都知道的。

    张彦邦轻咳一声,道:“会不会是李无常那小子?”

    此言一出,张修张肃都皱起眉头,细想这其中的可能性。

    张彦邦续道:“据庄子上的人汇报,对方抹黑了脸庞,从声音上可以听出那一伙人都很年轻,大概只有二十左右,其中有一个大胡子拿板斧的壮汉……我记得李无常的手下都是一批年轻人,有个叫肥熊的正是一脸大胡子,而且背着一把板斧。”

    砰!

    张肃拍了一下桌子,狠狠道:“原来是那个小孽畜,我就说怎么不对劲呢。汉水帮?他奶奶的汉水帮?”

    张修也觉得大有可能,李无常的小动作他可是深有体会,张家已经吃过好几趟亏了。

    张彦邦道:“应该就是他……不过咱们现在怎么办?”

    拿不出确凿的证据,那就无法让官方出面对付他。

    难道耍阴招?能有用吗?

    李无常只要躲在那个庄子里,张家就大感头痛了。上次不过是派了三个打探消息的人去,而且都是平时算很机灵的人,结果脑袋就被人割了,干脆利落,张彦邦连认都不敢认。

    “那个小孽畜滑溜得跟泥鳅一般。咱们一定要给那个小孽畜来一记狠的,最好宰了他,否则被他这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烦都要烦死了。”张肃捏着拳头,面容冷酷。

    张修有些无语。

    李无常明明只是一个晚辈,却屡次挑衅张家,甚至敢当面和张肃这等老前辈叫板,已经不是能用泥鳅可以形容的了。

    “宰了他?怕是难以做到吧?不说他手下有姜明伦赵逊等人,而且暗中还有高手保护,上次成哥他们三个被李无常阴了之后,咱们后续派去打探消息的人连庄主府都不敢靠近,也不敢特意去问那些庄民有关李无常的事。”张彦邦摇了摇头。

    除非派几个八品高手过去蛮干,否则连李无常的行踪都摸不准。

    “彦邦,你和他是同辈,你说说看?”张修看着张彦邦。

    张彦邦想了一下,道:“双管齐下,一方面着弘农郡的人和大理寺的人前去调查,好生逼一逼他,给他一点压力,顺便打探消息。另一方面咱们也可以来一手阴的,我可知道,李无常的生意做的很大,朔方都有生意,咱们张家的商队都见过他们,另外,他们还会经常往长安城送货,这两条线的路程可不短。”

    张修沉默半晌,平静道:“干的漂亮点。”

    张彦邦面色冷酷,微微点头。

    张肃心里却盘算着更直接的办法,想要一举宰了李无常,好好出一口恶气。

    他前些日子向李无常低头道歉的事情,不知道被谁传出去了,弄得他很没面子,好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出去见朋友。

    ……

    二愣子庄。

    胡本路的老兵听闻李无常要放弃跑朔方那条线,而且要降低长安城货物的价格,纷纷表示不解。

    这可是最赚钱的两条线了。

    特别是朔方,排人都排到几个月后了,来回一趟所赚的钱就足以盖上一栋红砖大瓦房,这种事情哪里去找?

    “不是不赚,少赚一点而已,庄主的意思是最近不太平,安全为主,这是庄主亲自下的命令,该赚钱的时候不会少了你们的,不该赚的时候,就算有一座金山摆在你们面前,你们也不许动心思。现在不要闹,好好过日子,又不是没饭吃,若惹起庄主发脾气,你们自己掂量,我可不会为你们说好话。”吕德胜这般解释。

    众人见吕德胜说的严肃,就停了下来。

    “德胜,可是最近长安城会有人找庄主的麻烦?甚至想对庄子里的商队来一手阴的?”胡本路小心问道。

    吕德胜点点头,接着小声道:“心里明白就行了,做好庄子的防卫工作,看见鬼鬼祟祟的可疑人物,不要冲动,先上报,若庄主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大家玩泥巴去吧。”

    众人闻言,面容一肃,接着纷纷拍着胸脯表示一定誓死保护庄主。

    ……

    庄主府时隔不久,又迎来了一大批客人。

    有弘农的官方人士,包括颜重那厮和一些弘农的捕快。

    还有上次的老朋友,大理寺的周捕头。

    李无常既不热情,也不冷淡,随口打着招呼。

    “李无常,你这庄子的防卫力量不错嘛。”颜重笑着说了一句,目露讥讽。

    他们刚才进府的时候,发现外面有几队人马在府外徘徊,有些许老兵,外加一帮年轻人,见到有人过来,马上过来盘问,目光锐利。

    “颜大少说笑了,周捕头知道的,我近来总是被人刺杀,实在是被吓怕了。”李无常看着周捕头,道:“对了,周捕头,咱这前不久才见过,你又找上门来,是否张亚那孙子有线索了?你向我来报喜来着?”

    周捕头擦了一下额头,略微惭愧道:“李爵爷见谅,卑职能力有限,目前尚没有张亚等狂徒的线索,今日过来是为另一件事的。”

    李无常道一声愿闻其详,接着坐好倾听。

    周捕头似乎有些不好措辞。

    颜重直接道:“李无常,我也不跟你废话,这次我们过来就是要调查张家在弘农郡的庄子被劫一案的。”

    李无常露出一个疑惑的神色,道:“张家?哪个张家?庄子被劫了?”

    “还有哪个张家,张彦博家。”颜重大声解释一句,然后道:“他家在弘农有三个庄子被人洗劫,根据庄子里的人提供的线索,发现和你李爵爷有关呀。”

    李无常稍微想了一下,接着道:“颜大少,你是说,张家的三个庄子被劫了,根据庄子里的人提供的口供,发现和我有关,然后你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是这样吗?”

    颜重听着李无常略带嘲讽的话语,神色一顿,接着狠狠道:“我身为弘农郡的校尉,调查弘农郡庄子的事情,名正言顺。”

    李无常笑了一声,接着看向周捕头和弘农郡的各位捕快,问道:“你们也是一样的目的?来调查我的?”

    众人拱手称是,语气都很恭敬。

    “周捕头我就不说了,是大理寺的,我管不着。只是你颜大少和几位弘农的捕快跨郡来做所谓的调查,有没有向冯翊的王太守打过招呼啊?”李无常不阴不阳问了一句。

    弘农的几个捕快一怔,说不出话来,他们是跟着颜重过来的,哪里想过那么多呀。

    “没有是吧,那你们是吃饱了没事干,还是欺负我们冯翊无人啊。”李无常的语气转冷,接着吩咐左右,道:“来人,给我快马去城里汇报王太守,就说弘农有人来冯翊闹事。”

    “是,庄主。”马上有人出去了。

    客人们的脸色都定住了,特别是弘农来的那几位捕快。

    “李无常,你少装模作样,我身为弘农校尉,有责任保卫弘农的安危,王太守那里我自会去打招呼……你老实给我招来,弘农张家三个庄子被劫和你有没有关系?有人看到其中一个劫匪满脸大胡子,而且拿着一把大板斧,和你的手下一个叫肥熊的人很像。”颜重稍微愣神之后,大声质问。

    “呵!”李无常嗤笑一声,道:“好一个身为弘农的校尉,有责任保卫弘农的安危,啧啧,多么大义凛然。你他娘的以前还是冯翊校尉呢,两趟冯翊大战的时候你在哪里?你自己说说看。

    顿了顿,续道:“以前冯翊那么庄子出问题,现在弘农东北部也有庄子出了问题,你一个屁都没放,现在听了张家几句挑拨,你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怎么看都像一个狗腿子。”

    “李无常,你说话最好客气一点。另外,不要转移话题,老实回答问题,否则休怪我不客气。”颜重有些恼羞成怒,大喝一声。

    “兄弟们,你们怎么说?”李无常摊摊手。

    “弘农郡北部被汉水帮威胁不去想办法,却跑到冯翊来撒野,而且如此嚣张,明显心怀不轨,我怀疑这帮人都收了汗水帮的好处,应该全部拿下交予王太守处置。”姜明伦冷喝一声,接着挥挥手。

    一阵武器出鞘的声音响起。

    “你敢!”颜重脸色铁青。

    “李爵爷恕罪,还请不要冲动。”周捕头头皮发麻。

大燕贵公子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黑风山恶少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