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大燕贵公子》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三 三 一章 也是办法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大燕贵公子》 作者:作品集

第三 三 一章 也是办法更新时间:2018-01-12


    力量不够先扯着嗓子骂一顿,略显无奈。



    李无常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张家的实力强大,硬碰硬肯定输。



    闹翻以来,偷偷摸摸你来我往的话,倒是占到些便宜,抢了张家几个庄子,烧了一批货,杀了几波高手,战果看上去虽然还过得去,可对于张家的打击并不致命,而且运气的成分比较大,是张家对自己估量不足所致。



    李无常的实力若是足够强大,在弘农的时候就摸到张彦邦的营寨里直接干掉张彦邦了,实力再强大一点,现在当场就会拔刀宰了张修。



    哪用得着每次打嘴仗。



    今天来李府就想着和李令武打个招呼吃顿饭就走的,哪知道张家人就找上门来了,而且还带来了大理寺的杜成业。



    大理寺正卿刘之凡摆明了和张家穿一条裤子,杜成业屁颠屁颠就赶过来直接一句“大理寺所追查的江洋大盗”开路。



    所以李无常也不客气,甫开口就进入“泼妇骂街”状态,先恶心一下人再说。



    等下也要好好骂一骂杜成业,看看他还是不是当年那个有血性的汉子,还是彻底沦为了刘之卿的狗。



    在座的都是明白人,心里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偏偏说不出口,说出口也没用,你得找证据,找出证据也轮不到李无常做主。



    顶着朝廷的律法,表面上按规矩走着流程,私下里使用着各种恶毒的手段,很多斗争都是如此。



    看着张肃扭曲异常的脸庞,李无常开心地笑了起来,而且越笑越大声。



    长辈们出奇的没有出言训斥,就连李冀都没有开口。



    杜成业见状,轻咳一声打断李无常,提醒道:“李爵爷,咱们是不是该说正事了?”



    李无常停下笑声,歉然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正在想着怎么挖那条背后老狗的祖坟呢,一时走神了……说道哪里了?”



    张肃又听到“老狗”、“挖祖坟”的字眼,双目杀机大盛。



    杜成业道:“卑职让李爵爷说一下当时的详情呢。”



    李无常摆摆手,道:“杜总捕!”



    接着紧盯着杜成业,问道:“嗯,刘大人是着你向我了解杀手的情况,还是直接让你来审讯我的?或者说是来吓唬我的?”



    杜成业回道:“李爵爷说笑了,卑职哪吓唬爵爷呢,刘大人说是要向李爵爷了解情况的,您也知道,近几年,各种江洋大盗层出不群,大理寺也是疲于奔命呢。”



    “哦,这样啊。我突然想起来了,这件事情不关李府的事,这样吧,我找个酒楼,请杜总捕喝一杯,咱们边喝边聊,也免得闲杂人等干扰我们。”李无常笑着提议。



    “呃……这个嘛,也好!”杜成业想了一下,痛快答应。



    张肃张修同时一愣。



    李无常起身,对着李令武施礼道:“父亲,那我这就告辞了!”



    很久之前就不指望李家了,也不想李家牵涉进去。



    李冀却开口道:“杜总捕既然来了,就在李府吃顿便饭吧,此事虽不关李府的事情,但也是朝廷大事,况且只是了解情况,我看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李令武淡淡道:“若是不触犯大理寺的规矩那就在李府聊吧,无常难得回来一次,杜总捕也是稀客。”



    杜成业口称没有,然后看着李无常。



    既然李令武都这么说了,李无常也只好答应,所以就坐下了。



    李无常呼出一口气道:“那四个杀手确实不像汉水帮的人,因为当时我受伤逃了很远之后,他们才突然冒出来,明显是早有预谋,等着我受伤才偷袭我,我边打边逃,乱窜了近十天,最后都跑到河东去了,然后找个机会把他们都宰了……嗯,大概情况就是这样,杜总捕有什么疑问尽管问。”



    众人心头同时一震,原本以为李无常只是逃出来了。



    张修张肃的心中更是掀起滔天巨浪,他们已经做了很悲观的打算了,仍然想不到李无常有实力反戈一击。



    杜成业愕然道:“魏将军没说什么吗?”



    李无常耸耸肩,道:“我在战场上杀的高手多了去了,难道要一一向魏将军汇报?报上去也没什么功劳,又不是汉水帮的贼头。”



    杜成业歉然一笑,道:“卑职多心了,爵爷见谅……嗯,近来有不少流言说那几个高手使的是张家剑法,是不是李爵爷最先说的?”



    李无常暗忖来了,笑道:“杜总捕,你那个‘最先说的’四个字真是可圈可点。是,我是说过,不过我没说谎,那四个狗娘养的使用的就是张家剑法,和张彦邦的剑法一模一样,之前我见过很多回。”



    顿了顿,续道:“至于不是不我最先说的,我就不清楚了,说不定还有别的高人当时就躲在一旁偷偷观察着我们呢。”



    杜成业点点头。



    李无常继续:“而且,那四个孙子别追我还边大放厥词,说什么‘得罪了张家长老必须死’,我当时还纳闷呢。”



    “你休要血口喷人!”张肃终于忍不住了。



    李无常斜着眼看着张肃,哂道:“怎么?你又想着和我来一场泼妇对骂?大理寺问话,我配合调查,哪轮到你插嘴?你他娘的算那颗葱啊?”



    接着故意不看气得发抖的张肃,向杜成业问话:“杜总捕,你来说,这家伙算不算干扰大理寺办案?”



    “无常,像什么样子,和长辈说话注意一点!”李冀喝道。



    “我这一宗就是这样,别人对我好,我双倍奉还,别人对我狠,我尽量争取百倍奉还,以后还要作为祖训传下去!冀叔公,您要是看我不顺眼,您只需发一句话让我滚,我马上就滚出李府……真他娘的晦气,本想着好好和父亲还有三位叔叔吃个饭,却搞了个乌七八糟的盘问,这还不算,还有个人在旁边叽叽歪歪,真是不知所谓。”李无常冷笑不已。



    说罢盯着杜成业。



    李冀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李无常现在分宗了,家法都管不到了,岂会顾忌李冀。



    杜成业轻咳一声,道:“张肃前辈,虽说不算很正式,但毕竟是调查,而且李统领也说了可以在这里问话,我看您老是不是先冷静一下?”



    张肃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张修笑道:“当然!杜总捕请继续。”



    算是替张肃回答了。



    杜成业这才又向李无常问话:“不知那四个杀手的尸体有没有带回来?或者说李爵爷记不记得那几个杀手长什么样子?”



    李无常没有说话,冲姜明伦使了个眼色。



    姜明伦带着翟长平下去,很快就搬上来四个木盒子,一一打开。



    众人倒吸了口冷气。



    盒子里正是四颗人头。



    一旁的李护默默叹了口气,有两个他知道,就是张家的地下分子,张家分支的,甚少在京城露面,其他两个想来应该也是如此。



    李无常开口道:“杜总捕,您仔细看看,是不是所谓的江洋大盗,若是的话,那就麻烦您请示刘大人,给我颁个奖,不是的话,咱们就到此为止,等下就好好喝一杯。”



    杜成业凑上去仔细看,好半天才道:“这个需要带回去,因为……”



    李无常摆手打断道:“打住,你若看不清可以派其他人来看,可以画图,这是我的战利品,往后我缺个酒杯,就拿这几个脑袋来代替,哪有随便拿走的道理。”



    咔擦!



    捏拳头的声音响起,张肃须发皆张,张修见状赶紧按住他。



    杜成业闻言,冷冷道:“李爵爷,还请你配合大理寺办案!按规矩……”



    砰!



    李无常拍了一下桌子,狠狠道:“杜成业你什么意思?我没配合吗?大理寺的案子我哪次没配合?你大理寺有用心查案吗?有没有尊重我?”



    众人唬了一跳,他们完全没有想到一直还算冷静的李无常会突然发飙。



    杜成业也愣了一下,问道:“李爵爷何出此言?卑职怎敢不尊重李爵爷?而且大理寺查案一向用心。”



    李无常冷笑一声,细细数来。



    “前年冬天,在宣平坊,明明是有心人派杀手刺杀我,你们大理寺却说是黑帮火拼伤及无辜,其中具体细节你杜成业心里有个谱吧?”



    “去年一个疤脸杀手刺杀我,我向你报案,你有没有给我交代?哪怕查不到,你们就没有派人向我说一声?”



    “韩大志事件,大理寺也掺和了,当时你还亲自去我庄子了,查出什么东西了吗?很多人说是我放走韩大志的,包括大理寺的人,你们有没有澄清过?”



    “今年张亚那三个狗贼在京兆刺杀我,我老早就向大理寺报案了,连京兆的桑太守都派人向我问候了,你们大理寺他娘的查出什么鸟东西来了?有没有向我交代一句?”



    “还有,张家在弘农的庄子出事,你们什么证据都没有,却叫一个姓周的捕头来我冯翊的庄子给我来一手捕风捉影,妄图逼迫于我,当时那么多庄子出事,大理寺偏偏就盯着张家的庄子查,其他的有没有管过?”



    “你现在还想着拿架子,说什么狗屁规矩,妄图拿走我的酒杯。”



    “接下来,我用屁股就能猜出来,你肯定想出面说闹得满城风雨有关张家的流言吧?想查查流言是否我故意派人放的是吧?”



    “用心查案?尊重我?我不追究你也就罢了,你他娘的还给我来一手得寸进尺,是不是当我好欺负?要不是在李府,我一巴掌就扇你脸上了。”



    杜成业被李无常这一大通直接给说懵了,他接下来确实是想调查流言的事情。



    李冀和张肃也心惊不已,完全没有预料到会这种事情。



    李无锋更是惊呆了。



    李令武李护等几个倒是面色如常。



    李无常继续:“你杜成业昔年弃暗投明,从黑道入公门,多年来破案无数,在百姓心中也是嫉恶如仇的存在,还博下冷面神捕的名头。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说,你有没有资格当这个总捕头?你再仔细想想,大理寺作为律法部门,还有没有一点公正性?”



    “今天到此为止,大家接下来吃饭喝酒,不谈其他。”李令武开口。



    “也好,明天我就亲自上大理寺问问他刘之凡到底什么意思,不行的话我去找唐老大人问问,这都是什么鬼风气。”李无常耸耸肩。



    李无常好好扯了这一通,一来是看看杜成业还有没有当年的血性,再者也是给刘之凡提个醒,大不了闹大一点,搞个大理寺勾结张家残害忠良的戏码让大家看,免得大理寺总是碍手碍脚。



    还是那句话,若是没有绝对的力量,扯着嗓子骂人也是办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大燕贵公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