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修心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九百一十章 似曾相识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修心录》 作者:作品集

第九百一十章 似曾相识更新时间:2018-01-16


    人流涌动,倾城仙子随着人流,渐渐远去。



    站在窗口,萧勉凭栏而望,暗自出神。



    “怎么着?咱们的‘青云兄’,也在为佳人伤神?”难得的,荆楚想要取笑萧勉一番,萧勉摇头苦笑,并没有説什么,反倒是孔元仁,自言自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啊……”



    “这……,老孔!你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吗?不是説书中自有颜如玉吗?你……”



    “荆楚你此言差矣!圣人有云:食、色,性也!”



    “……,得!得!得!我説不过你!”眼见孔元仁又要开始长篇大论,荆楚连忙摆手服输,又见萧勉若有所思,殷剑生无动于衷,他索性也闭口不言。却是萧勉,突然问道:“荆楚兄!你不觉得方才那倾城仙子,似曾相识吗?”



    “似曾相识?不会啊!我可没见过这人……”



    “你确定?我曾听你説过,你分明是认识青琼的!”



    “青琼?我是认识她啊!可是……可是这有关系吗?等会儿!你什么意思?你是説那倾城仙子,长得像青琼?”



    “难道不是吗?”



    “萧兄啊!咱早些回南越吧!你这相思病病的不轻啊……”



    “……,别闹!”哭笑不得间,萧勉打掉了荆楚伸过来抚他额头的右手,转而取出镌刻有傅青琼影像的烙印石,放到孔元仁面前,再度问道:“老孔!你素来方正,可否告诉萧某:方才那倾城仙子,与这女子可有七八分相像?”



    “这……”迟疑间,孔元仁仔细打量起傅青琼的影像,而后摇了摇头:“别説七八分了,便是一分都不像啊!”



    “竟有此事?”



    言辞间,萧勉双眉紧蹙。



    到了此时,其他三人也觉出些不对劲来。



    当下,四人分别将自己见到的那位倾城仙子的影像,转存到了烙印石中,四下一对照,四人面面相觑。



    只因为,四人看到的倾城仙子,竟是四个截然不同的样貌!



    明明是同一个人,怎么会生成四个样貌?



    忽而灵光乍现,萧勉神色一动。



    “相由心生!?”



    萧勉一语,道破了众人心头的疑窦,只是即便如此,四人依旧是不能释怀,便是萧勉也大惑不解。



    佛家有所谓“世事无相,相由心生,可见之物,实为非物,可感之事,实为非事”的説法。



    花是相,草是相,男是相,女是相,美是相,丑是相。



    诸法体状,谓之为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相由心生,説説简单,但是真要做到这一diǎn,恐怕非得有迦叶圣僧那等大智慧和大觉悟,才有可能成就。



    难不成那倾城仙子,竟还是一位佛门大德?



    可若她真是佛门大德,又岂会如此行事?



    不通!不通!



    甩了甩脑袋,萧勉将此事压在了心底。



    反正一行人也没打算在朝歌城久留,管她倾城仙子是什么跟脚,只要她不来招惹自己,自己何必去管她?



    然则竹本无心,偏要节外生枝。



    萧勉一行人在朝歌城中找了一处住处,日间闲逛,夜间打坐,转眼便是十日光景过去了。



    期间,萧勉动用万化灵相,走街串巷,倒是淘换到了不少好东西,毕竟朝歌城中,还是有不少高阶灵材的。



    就在这一日,众人打算离开朝歌城时,麻烦上门了。



    麻烦不是人,而是一纸请柬。



    看着请柬上“南越萧勉”四个大字,萧勉眉头一动,再看到尾部烫金的“倾城仙子”四个xiǎo字,萧勉凝眉不语。



    殷剑生无动于衷,荆楚不置可否,唯有孔元仁,跃跃欲试。



    “老孔!似乎很有些兴趣啊?”



    “这……,三位见笑了!实在是……实在是元仁对于那‘相由心生’,还是有些参之不透啊……”



    “这女人,短短十天,就洞悉了我等的身份来历,实在是不简单啊!”殷剑生,少有的主动开口,只是那语气依旧是冷言冷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还是离开朝歌城吧!”



    “荆楚!你怎么説?”



    “我?我怎么説重要吗?”耸了耸肩,荆楚紧盯着请柬上“南越萧勉”四个大字,轻笑一声:“人家倾城仙子,摆明是冲着南越萧勉你来的,我们三人,不过是添头罢了!”



    “不错!萧勉,你是怎么想的?”



    “那女人,总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错觉——不光是因为相由心生,更是因为一种奇怪的感觉……我虽然想不起来她是谁,在哪里见过她,但是我敢肯定:我绝对见过她!”



    “所以呢?”



    “若只有萧某一人,自然是要去赴一赴这鸿门宴的!”



    “萧兄这话説的,还真是气人啊!怎么?到了今时今日,萧兄还不拿我们三个当兄弟吗?”



    却是殷剑生,正对着萧勉,森然质问。



    萧勉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却将目光转向了荆楚。



    此前孔元仁同意去会一会倾城仙子,殷剑生却表示了反对,作为当事人的萧勉则选择了弃权,如今,就看荆楚的了。



    眼见三人都看着自己,荆楚剑眉一挑,diǎn了diǎn头。



    “那倾城仙子,毕竟也是初来乍到,能够蛊惑的,不过是如凌天峰之流的狂蜂浪蝶,若只是如此,咱们倒也不惧。”



    “不错!总要叫人知道,我南越州,并非无人!”



    既然决定了要去会一会那神秘的倾城仙子,四人便换了一种心态。



    当晚,月落时分。



    一行人走出了朝歌城,四人自然不是要趁夜逃离朝歌城,而是倾城仙子,将夜宴的地diǎn,选在了鹿台。



    那鹿台,正是在朝歌城城西百十里开外。



    不想四人想要走出朝歌城,也并非那么容易。



    却原来,这朝歌城要进来不难,甚至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但要想出去,哼哼,拿灵石来!



    不问不知道,一问之下,便是萧勉也大吃一惊。



    要离开这朝歌城,四人竟然需要缴纳十万中品灵石!



    十万中品灵石,对萧勉而言,并不是什么大数目,但作为出城费用,可就有些离谱了——离谱的太离谱了!



    便在萧勉四人和把守城门的修士僵持不下时,远远地过来一行人,其中,便有当日有过一面之缘的牛翱。



    这牛翱倒也算仗义,见了萧勉,走上前来。



    问明白事情的始末之后,牛翱又满脸堆笑得朝着身边一位华服公子央求了半晌,那人这才老大不情愿的取出一张请柬,牛翱拿着那张请柬朝着守门修士晃了晃,便算没事了。



    嘿!



    这倾城仙子还真好使!



    拿着她的请柬,就可以省下十万中灵?



    此后,萧勉四人跟随着牛翱等人,离开了朝歌城。



    众人都是金丹修士,最次也是如牛翱这般的金丹初阶修士,那华服公子又放出了一架飞舟代步。



    也因此,百里路途,不过片刻即至。



    此时的鹿台,早已经是灯火通明,照彻夜空。



    萧勉虽然也有请柬在身,但既然已经躲在牛翱这群人背后,他自然不介意躲得更久一些。



    不久,一行人便来到了鹿台dǐng端。



    鹿台,名为台,实则并非一处,而是多达六处。



    六处鹿台,呈一个六角形状分布,大xiǎo高低,各不相同。



    大者方圆数十里,xiǎo者方圆数里,高者三千尺,低者数百尺——倾城仙子,便是在最高最大者嫣然而坐。



    与会者,尽皆是朝歌城中名动一时的青年才俊。



    有名门弟子,有世家公子,有大家闺秀,有xiǎo家碧玉……



    形形色色的修士,依照手持请柬的品阶不同,被分配到了各自不同的鹿台上。



    萧勉四人跟随的那名华服公子,虽然收到了请柬,但显然他在朝歌城中,身份也并不是特别显赫,非但没能登上最大的那座鹿台,竟是连前三都没能进入,位于第四座鹿台。



    不动声色间,萧勉环顾一番。



    就见这第四座鹿台上随处可见一些金丹初阶和金丹中阶修士,偶有几名金丹高阶修士,也都如那华服公子一般,眼高于dǐng,似殷剑生等人的金丹dǐng阶修为,却并不多见。



    难怪了!



    难怪这华服公子,要顺手捎带上自己等人。



    原来是拿殷剑生等人在装diǎn门面了……



    哑然失笑间,萧勉也不在意,反倒是想起另一件事。



    看来,前三鹿台上的修士修为,必定是水涨船高,毕竟在修行界中,修士的底蕴和身份固然是十分重要的,但其个人实力和修为,也是至关重要的,不然,依旧是无足轻重。



    保守估计,恐怕能够登上第一鹿台,和倾城仙子当面言谈的,都是一些如凌天峰这般的准元婴修士吧?



    当然与会的,都是朝歌城中的年轻修士,老一辈的人物,是绝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的,朝歌城甚至是整个修行界,都很看重辈分的划分,不然当年魏长天也不会因为乔灵松以大欺xiǎo重创了魔印,而发那雷霆之怒,隔空攻击了四空山……



    除非是生死存亡,一般的前辈高人,是不会过问后辈子弟之间的争斗的——当然那只是明面上罢了!



    此后,便是一番歌舞升平,便是一番夜夜笙歌。



    对于这一套,朝歌城的众多修士,似乎早已经驾轻就熟,便如萧勉如今所处的这第四鹿台,现场便是一片狼藉。



    以此类推,恐怕除了第一鹿台还有些正形以外,其他几个鹿台,都是声色犬马,放浪形骸了吧……



    看着现场的荒唐,萧勉心中暗叹:这就是中州修士?



    这就是威压天下的中州?



    这就是一枝独秀的中州?



    若真如此,也该是时候换一换天地了!



    萧勉才这么想着,陡然心都一动,眉头一动。



    却原来恍惚间,他嗅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味道……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修心录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