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修心录》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章 不可一世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修心录》 作者:作品集

第一千零五十章 不可一世更新时间:2018-01-16


    很快,地豫殿前,便只剩下了白衣公子一人。



    这便是实力至上的修行界——只要实力足够,到哪里都是至高无上!



    众人注视下,那白衣公子,缓缓地走到了地豫殿门前。



    “笃!笃笃!”好似敲门一般,白衣公子用手中的折扇,敲击着地豫殿的宫门,自言自语:“一定要一个雷属性修士和一个土属性修士,才能打开这地豫殿吗?我倒是不信!”



    这么説着,不等众人回过味来,那白衣公子已经手持着折扇,定在了宫门上,也不见他如何动作,便有一股磅礴如大地、沉稳如山岳的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冲击着宫门。



    这白衣公子,竟然试图以一己之力,击破地豫殿。



    若真是那样的话,地豫殿中的一切,便是他一人所得——试问以这位公子爷的声势,谁敢横刀夺爱?



    可惜,终究是功亏一篑!



    显然,这位白衣公子,乃是土属性灵根,搞不好还是土属性天灵根修士,但即便如此,即便他动用了十成功力,即便他手中的折扇强大无匹,在地豫殿前,还是无法更进一步。



    这无关实力强弱,只在属性契合。



    萧勉之所以能够一人打开风恒殿,还不是因为他投机取巧一般,同时动用了风雷双属性灵能?



    若非如此,萧勉也不可能打开风恒殿。



    如今这白衣公子,强则强矣,盛则盛矣,但到底不是萧勉,到底不是三清归元体,到底被挡在了地豫殿外。



    “呵!有diǎn意思……”自嘲似得咧嘴一笑,那白衣公子陡然回过身来,正对着众人,探究的目光直指萧勉,最终,却转移到了雷神身上,淡然言道:“你,便是雷震宫雷神?”



    “……,是!”



    “上来!助我一臂之力!”



    “……”



    雷神,是何等骄傲之人?



    历数整个殷商境,雷神是当之无愧的年青一代第一人,便是三境并重,也唯有阎魔和李静念能入他的法眼。



    谁曾想,今日竟被那白衣公子,diǎn名道姓。



    沉默片刻,雷神抬起头来。



    “敢问阁下:可是山河宫少宫主?”



    “怎么?若我不是,你就不帮我了?雷神!你是看重山河宫,还是看重我徐离瑾?”



    “……,我明白了!”



    目光一转,雷神已经来到了地豫殿前。



    雷神,竟是在徐离瑾的一番话下,选择了妥协,而徐离瑾这番话,也印证了雷神的猜测——山河宫少宫主!



    这白衣公子,复姓徐离单名瑾,正是九大圣地之一的山河宫的少宫主!



    同时,也是山河宫这一代行走天下的圣地传人!



    眼看着雷神和徐离瑾一左一右,正试图打开地豫殿的宫门,萧勉不动声色的面容下,心思百转。



    显然,寻常修士就算依照法门打开了四座偏殿,但若进入其中的修士不是当初的八脉传人,同样无济于事。



    这就是萧勉在让殷剑生和拓跋岚进入水解殿前,暗中交给拓跋岚一个xiǎo瓷瓶的缘故,xiǎo瓷瓶中,装着萧勉的鲜血。



    萧勉虽然不知道水解殿中坐镇的,是八脉传人中哪两家的老祖,但此前风恒殿中一幕,让萧勉对于自己的鲜血信心百倍,或许依靠他高品质的鲜血,能够蒙混过关也不一定。



    反正就算失败了,有拓跋岚这拓跋后人在,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至于进入火随殿的丁世杰和纪飞凤,萧勉更不担心,何况那丁世杰,搞不好就是八脉中丁家的后人。



    如今这不可一世的徐离瑾,绝对不是八脉传人之一。



    就算让他进入了地豫殿,又能如何?



    反倒是雷神的举动,让萧勉心生疑窦。



    雷神,岂是那等好説话之辈?岂是那等容易折腰之徒?就算徐离瑾身份高贵,但雷神也不差太多,何况在实力至上的修行界,各人身份反倒是其次,真正看中的还是自身实力。



    雷神如此知情识趣,除非,他很清楚八脉传人的典故。



    再一联想到雷神此前所言,为了此番雷鹏妖府之行,雷震宫没少花费心思,单单是雷鹏妖羽,就收集了三片之多。



    又有郑庭剑此等八脉传人之一……



    是了!



    郑庭剑!



    雷神,必定是拥有郑庭剑的鲜血!



    他可以明目张胆的,冒充郑家后人!



    一瞬间,萧勉洞悉了雷神的计划——却原来,并非是他雷神帮助徐离瑾打开了地豫殿,而是徐离瑾帮了他雷神!



    哈!



    若那山河宫的少宫主知道了真相,不知会是何等表情……



    与此同时,雷神和徐离瑾如愿打开了地豫殿的宫门,徐离瑾一马当先,雷神错开半个身位,两人进入了地豫殿。



    到了此时,便是本初、禅音、夏梦云等人也纷纷通过了通道,让萧勉高兴的事,孔元仁终于和众人汇合。



    如此一来,萧勉一行人算是胜利会师了。



    只是不知那想进到雷鹏妖府里边来挨雷劈的逆东流,如今身在何方……



    却在这时,恢复了正常的慧净和妙善,联袂来到了水解殿前,慧净更是朝着萧勉和归海diǎn了diǎn头。



    虽説前番就算没有萧勉出手相助,慧净也不一定就会死在秦伯恭的偷袭下,但是受些伤患总是难免的。



    如今整个雷鹏妖府风高浪急,任何一处细xiǎo的伤患,都可能导致预想不到的后果,由不得慧净不xiǎo心谨慎。



    再説能不受伤,谁愿意遭罪?



    对于萧勉而言,救下慧净,纯粹是举手之劳。



    就在这时,萧勉身后的水解殿,宫门开启,在众人期待的注视下,殷剑生和拓跋岚走出了水解殿。



    两人朝着萧勉摇了摇头,将萧勉之前交付的xiǎo瓷瓶还给了萧勉,萧勉做出一副懊恼的神情,将之收入怀中。



    私底下,殷剑生却向萧勉传递了一个搞定的讯息。



    修士之间虽然可以利用神念传音甚至是神识传音,但在同样拥有神识的修士面前,很可能便会被旁人截获。



    灵犀尾羽就不同了,无声无息,神不知鬼不觉。



    这便是萧勉拜托鬼头,花费偌大精力,也要将众人手中的灵犀尾羽统统提升到法宝境界的原因。



    “萧勉!你得了风恒殿,又得了水解殿,一人独得两殿秘藏,就不怕撑死吗?好歹,也告诉我们得了什么宝贝!”



    却是玉无双,越众而出,直言质问萧勉。



    眼见众人在玉无双一番质问下,神色不善的看着自己,便是魔印也似笑非笑,萧勉暗中将玉无双骂了个狗血淋头!



    不管是玉无双还是别的什么人,dǐng着这张脸就让萧勉觉得不痛快!



    眼珠一转,萧勉心生一计。



    “玉道友这话可是冤枉萧某人了!其实这处雷鹏妖府,毕竟是雷鹏妖尊的秘府,毕竟是由当年的八脉传人督造的,很多秘宝和灵材,都是留给八脉后人的。似我等这些局外人,不过就是看个热闹了——不信,可以问那位郑老前辈!”



    伸手一指,萧勉指向了躲在暗处的郑庭剑!



    这一下,那郑庭剑可就成了众矢之的。



    在众人或是有意或是无心的神识或目光威压下,那实力平平的郑庭剑,很快就败下阵来,抖露出了雷鹏妖府的秘辛。



    果然,就像萧勉猜测的那样,要从四座偏殿得到好处,必须是当年的八脉后人才行。



    众人目光彼此交错,来回扫视,突然,不约而同的,魔印和玉无双两人,同时朝着那郑庭剑,冲击过去。



    这老家伙,岂非就是现成的八脉传人?



    只要将他控制在手里,甚至是只要得到这老家伙的鲜血,便可以在其后雷鹏妖府之行中,占据主导地位。



    这便是魔印和玉无双在瞬间得出的结论,更让萧勉不得不佩服的是:这两人,还毫不犹豫的对着郑庭剑下手了。



    须知这郑庭剑,可是雷神带来的!



    众人之中,未必没有察觉到郑庭剑身份敏感之辈,但他们或是震慑于雷神和雷震宫的声威,或是止步于人言可畏的禁锢,唯有魔印和玉无双,在第一时间做出了最切实的判断。



    可也正因为两人相争的缘故,以至于魔印和玉无双这两个本来都是冲着郑庭剑去的人,斗在了一处。



    反倒是郑庭剑,得以暂时脱身。



    然则经过魔印和玉无双这么一闹,原本还有些克制的众人,再也按耐不住,蠢蠢欲动间,将郑庭剑困在当场。



    “你……你……你们想干什么吗!?我……我可是雷震宫请来的客卿!我可是和雷神一起来的……”



    郑庭剑,老脸苍白如纸,却还不忘以势压人。



    然则,雷神不在,雷震宫鞭长莫及。



    跟随雷神而来的雷震宫弟子,虽然也有不少,但看如今这架势,他们纷纷退避三舍,明哲保身。



    他们和这郑庭剑又不熟,何必妄自出头?



    雷震宫一行人,远远的站着,置身事外。



    萧勉一行人,则站在水解殿前,看着好戏。



    魔印和玉无双,并不罢手,反倒是越打越激烈。



    众人虽然围住了郑庭剑,但因为谁也没有做出头鸟的意思,以至于,竟是无人第一个出手,为难他郑庭剑。



    却在这时,一声佛号响彻四方。



    “阿弥陀佛!”一字一顿,一步一声,灵僧本初越众而出,来到了众人跟前,朝着郑庭剑言道:“郑施主!贫僧固有割肉喂鹰的宏愿,然则事关施主血脉之力,贫僧爱莫能助!”



    “大师!出家人以慈悲为怀!老朽愿意放些鲜血,免费提供给诸位,只求诸位放过老朽一条贱命!”



    “这……,诸位施主!以为如何?”



    “哼!我们要他的命作甚?”



    “给我鲜血,饶你不死!”



    “还不快快放血!?”



    很快,众人就达成了一致。



    就在众人虎视眈眈的注视下,郑庭剑逼不得已,自己割开手腕,开始朝着一个又一个xiǎo瓷瓶中放血……



    现场修士数目虽然不多,却也不少。



    只把郑庭剑折磨的欲死欲仙,众人这才罢手。



    却在这时,本初来到了郑庭剑面前。



    “多……多谢大师代为美言……”郑庭剑才自感谢着本初,本初却递给他一个xiǎo瓷瓶,就在郑庭剑为之错愕的同时,本初淡淡一笑:“郑施主!佛説一视同仁,还请施主成全!”



    “你!莫非你也是要我的鲜血?”



    “还请施主成全!”



    “……,好!我成全你!我这便成全你!”



    又气又急,加之又是大出血的情况下,郑庭剑脸色苍白,却还是接过瓷瓶,灌了满满一瓶鲜血,交给本初。



    本初如愿以偿得得到了郑庭剑的鲜血,目光便聚焦在了四座偏殿上,却没看到,郑庭剑阴郁的目光……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修心录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