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格里曼迪街十二号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作者:作品集

第四章 格里曼迪街十二号更新时间:2014-06-04

      “什么是某某指令—?”哈利开始提问。

    “不是这里,孩子!”穆迪叫道,“等在这里直到我们进去为止。”他把那张羊皮纸从哈利的手里抽出来并用魔杖将其点燃。当那张纸条在火焰中卷曲并且飘到地面上的时候,哈利再次看了看周围的房子。他们现在正站在11号的外面,他看看左边是10号,然后看看右边,却是13号。

    “但是哪里才是—”

    “努力回想你刚刚记住的东西,”卢平平静的说。

    哈利开始回想,不久他就到达了格里曼迪街12号的地方,除了一扇被敲碎的门现在出现在11号与13号之间以外,其余部分都是肮脏的外墙和污秽的窗户。无论这些东西从外面哪个方向看,都象是另外一家多出来的部分。哈利对着它打了一个哈欠。11号房家中的音箱轰隆作响。很显然住在里面的麻瓜什么也感觉不到。

    穆迪在后面推着哈利并大声叫道:“快过来。”

    哈利走上旧的台阶,眼睛死死盯着那道新多出来的大门。它的黑色油漆已经破烂不堪并且满布刮痕。银色的门把手已经扭曲成了一个蛇形。在大门上既没有钥匙孔也没有信箱。卢平掏出魔杖敲了大门一次。哈利听见大门发出一阵响亮的,金属质感的卡嗒声,听起来好象是一条金属链子发出的声音。大门吱吱作响的打开了。

    “快进去吧,哈利,”卢平小声说道,“但是不要过分深入并且不要碰任何东西。”

    哈利走进了几乎完全黑暗的大厅。他能够闻见一种潮湿而多灰尘,并且带有腐败的甜味相混合的气味,这个地方给人的感觉就象一个已经被人遗弃的建筑物。他从肩膀往后看去,其他人整齐的跟在他的后面,卢平和唐克丝手里拿着他的旅行箱以及海维的笼子。穆迪站在最上面一层台阶上,并且正在用那个打火机恢复外面被熄灭的街灯,光线飞回了灯泡里,在穆迪一瘸一拐的走进来并关上大门之前,那个小广场又立刻重新笼罩在一片橘黄色的光线之中,而穆迪已经关上了大门,所以这个大厅就变得完全黑暗了。

    “这里—”

    他又用魔杖重重的拍了一下哈利的头,这次哈利感觉好象又一股热流在他的背上流过,他知道那个所谓的隐身魔法(就是那个把哈利变成一只人形变色龙的魔法)已经解除了。

    “所有人听着,当我给大家一点光线的时候,大家站着别动,”穆迪小声说道。

    其他人的沉默不语给了哈利一种古怪的预感,好象他们进入了一个垂死之人的房间。他听见了一阵柔和的嘶嘶声,然后所有墙壁上的老式汽灯都亮了起来,将一束忽明忽暗,很不稳定的光线投射在斑驳的墙纸上,并且照射出一条铺着破旧地毯的,长而黑暗的走廊,在走廊的顶上有一盏满布蜘蛛网的树形装饰灯在闪烁,还有年代久远已经发黑的肖像画挂在弯弯曲曲的墙壁上。哈利听见在身后的壁脚板处有某种打开阀门的声音。无论是那个树形装饰灯,还是放在附近一张摇摇晃晃的桌子上的枝状大烛台,其形状都象是一条大毒蛇。

    远处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罗恩的母亲,威斯里太太从大厅最尽头的一扇门后面出现了。她的脸上洋溢着欢迎的喜悦匆匆的跑向哈利,可是哈利发现她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更加的消瘦和苍白。

    “哦,哈利,真高兴见到你!”她小声说道并给了哈利一个几乎能把肋骨勒断的拥抱,然后抓着他的手臂挑剔的检查着。“你看上去更加消瘦了,你要加强营养,但是我恐怕你要等一下才能吃到晚饭了。”

    她转身向着哈利身后的那帮巫师们小声而急切的说道:“他刚刚抵达,会议已经开始了。”

    哈利身后的巫师们发出了一阵兴趣和兴奋交加的嘈杂声,并且整齐的排队越过哈利走向威斯里太太刚刚出现的那扇门。哈利想要跟上卢平,但是威斯里太太把他拉了回来。

    “不,哈利,这个会议只有指令成员才可以参加。罗恩与荷米恩在楼上,你可以等着他们直到会议结束,然后我们就吃晚饭。在大厅里尽量压低声音,”她最后又以一种急切的耳语补充道。

    “为什么?”

    “我不想吵醒任何东西。”

    “你会吵醒什么—?”

    “我以后会向你解释的,我得赶快走,我要去参加会议—现在我只给你指出睡觉的地方。”

    把手指压在嘴唇上,她带着哈利蹑手蹑脚的通过了一对长长的,长满蛀虫的窗帘,在窗帘的后面哈利猜想肯定还有一扇门。然后在绕过了一个巨大的看上去象是几根巨人腿构成的伞架之后,他们走上了黑暗的楼梯,经过了一排裱糊在墙上作为装饰的缩小的头状物体。再靠近一些哈利发现这些头颅属于房屋小精灵。他们都有着猪嘴一样的鼻子。

    每前进一步哈利的迷惑都更深了。

    他们究竟在这个房子里做了什么,以至于这个地方看起来更象是属于最黑暗的巫师们?

    “威斯里太太,为什么—?”

    “罗恩与荷米恩会向你解释一切的,亲爱的,我真的要赶快走了,”威斯里太太小声说道,“那里—他们已经到了第二层,—你的房间在右边。会议结束的时候我来叫你。”

    然后她就再次急匆匆的下楼去了。

    哈利穿过了黑暗的楼梯平台,转动了门把手,这个门把手的形状也象是一条大毒蛇的头,并且打开了房门。

    他简单的巡视了一下阴沉而高耸的天花板,这是一个双人间,然后他听见里面发出一阵响亮的唧唧喳喳的噪音,接着是一声更加响亮的尖叫,随后哈利的视线就被一张巨大的,有着大量浓密头发的脸占据了。荷米恩冲上来给了哈利一个拥抱,几乎把他撞到了地上,而与此同时罗恩的小猫头鹰小猪兴奋的在他们的头顶上盘旋。“快点!罗恩,他在这里,哈利在这里!我们没听说他要来!哦,你怎么样?你还好吧?你会对我们发脾气吗?我打赌你会的,我知道我们信毫无用处—因为我们不能告诉你任何事情—丹伯多(霍格瓦彻的校长)要我们发誓什么也不能说,哦,我们有很多事十分渴望能告诉你,而且你也有很多事情和我们说吧—那些该死的摄魂怪!当我们听说—当然是魔法部听说的—那真是太残忍了,我对着他们直翻白眼,他们不能开除你,他们就是不能,在那个未成年人巫术限制条例里面有条款规定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允许使用魔法—”

    “让他喘口气吧,荷米恩,”当关上哈利身后的门时罗恩微笑着说。在他们分别的一个月里他看来又长高了几英寸,这使他看上去比过去更加瘦长了,但是他的长鼻子,鲜红的头发和脸上的雀斑还是和过去一样。荷米恩仍然喜气洋洋,她放开了哈利,但是在她没来得及说出下一个字之前传来了一阵柔和的呼啸声,有个白色的东西从黑暗的衣柜顶部猛冲下来并且轻轻的落在了哈利的肩头。

    “海维!”

    当哈利抚摩着它的羽毛的时候这只浑身雪白的猫头鹰磕着它的嘴并且亲切的轻咬着哈利的耳朵。

    “它干的真棒,”罗恩说道,“当它带来你的最后一封信的时候我们被它啄的半死,看看这个—”

    他给哈利看了自己的右手食指,虽然已经是半愈合状态,但是很明显伤口很深。

    “哦,是的,”哈利说道,“我很抱歉,但是我渴望答复,你知道的—”

    “我也想给你答复,伙计,”罗恩说道。

    “荷米恩正在请求宽恕,她一直担心如果你得不到任何回复会干傻事,但是丹伯多让我们…”

    “发誓不要告诉我,”哈利说道,“荷米恩已经告诉我了。”

    看见了两个最好的朋友,哈利感到一股暖流在身体里伸展,仿佛他干瘪的胃里的某种冰冷感也随之消失了。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在经过了一个月的想念之后,他宁愿罗恩和荷米恩让他一个人待着。

    当哈利无意识的抚摩着海维的时候出现了一阵紧张的寂静,哈利没有看着另外两个人。

    “他看起来认为这么做是最好的,”荷米恩呼吸困难的说道,“我指的是丹伯多。”

    “正确,”哈利说道。他注意到荷米恩的手上同样有着海维的硬嘴留下的记号,但是他发现他对此毫无歉意。

    “我认为丹伯多觉得你和麻瓜亲戚待在一起是最安全的—”罗恩开口说道。

    “是吗?”哈利的眉毛抬了起来,“这个夏天你们之中有谁被摄魂怪袭击了吗?”

    “是的,没有,可是那正是为什么他要派遣凤凰指令的成员全天跟踪你的原因—”

    哈利感到在他的腿有一阵剧烈的摇晃,仿佛他刚刚下楼时踩空了一级台阶。因此所有人都知道他被跟踪,只是除了他自己。

    “但是,他们干的并不好,是吗?”哈利尽了最大的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平静,“毕竟还是要自己照顾自己,不是吗?”

    “他是如此的恼火,”荷米恩用一种几乎敬畏的口气说道,“丹伯多。我们看见他了。当他发现蒙顿格斯在交班之前擅离职守的时候,他几乎惊慌失措。”

    “好了,我很高兴他擅离职守,”哈利冷淡的说道,“如果他没有擅离职守我也许就不会使用魔法,那么丹伯多可能整个夏天都把我扔在女贞路。”

    “你不是,你不是一直在担心魔法部的听证会吗?”荷米恩平静的问道。

    “不,”哈利挑战性的撒谎道。他离开他们,四处打量,海维在他的肩头舒服而满足的站着,但是这个房间看来并不合适他净化灵魂。它又潮湿又黑暗。一块白色的帆布镶在一只装饰精美的镜框里,到处都裸露出剥离的墙面,当哈利经过的时候他认为他听见有东西潜伏在视线之外,偷偷的笑着。

    “那么为什么丹伯多如此渴望把我扔进黑暗里呢?”

    哈利仍然在尽力保持着不经意的口气问道,“你们—嗯—完全没有问过他吗?”

    他正好扫了一眼,并且发现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这告诉哈利他现在的行为正是他们害怕发生的。这一点也不能让他改善情绪。

    “我们告诉丹伯多我们想要告诉你正在进行的行动,”罗恩说道,“我们试过,伙计。但是他现在真的很忙,自从我们来这里之后我们仅仅见过他两次,而且他也没有太多的时间,他只是要我们发誓在写信的时候不要告诉你任何重要的信息,他说猫头鹰也许会被中途截留。”

    “如果他愿意的话,他还是可以通知我的,”哈利简洁的说,“你们不要告诉我,他不知道任何不用猫头鹰传递信息的方法。”

    荷米恩盯着罗恩然后说道:“我也这么想过。可是他就是不愿你知道任何事情。”

    “也许他认为我不可信任,”哈利一边看着他们的表情一边说道。

    “别这么想,”罗恩看起来十分惊慌。

    “或者是我照顾不了我自己。”

    “他当然不会这样认为,”荷米恩紧张的说。

    “因此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我必须待在杜斯利家里,而你们两个人却能够参与在这里进行的每一件事?”哈利说道,这些单词一个接一个的冲口而出,每说一个单词他的嗓门就更大一些,“为什么你们两个被允许知道这里发生的每一件事?”

    “我们没有!”罗恩打断了哈利的话,“妈妈不让我们接触会议,她说我们太年轻—”

    但是在他了解之前,哈利就已经叫起来。

    “因此你就没有参加会议,亲爱的!可是你仍然待在这里,不是吗?你们仍然在一起!我,我却被扔在杜斯利家里一个月!并且我应付问题的能力比你们两个还要出色,而丹伯多也知道这一点—是谁拯救了魔法石?是谁揭开了密室之谜?又是谁从摄魂怪手下救出了你们两个?”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每一点的痛苦和愤怒都爆发出来,他对于缺乏信息的愤怒,他们在一起而抛下他的伤害,被跟踪而没有被告知的恼怒—所有这些令他羞耻的感觉,最后都冲破界限爆发出来。海维被这种咆哮声吓坏了,它重新飞回到衣柜顶上,小猪发出警告的喳喳声,并在他们的头上盘旋的更快了。

    “去年是谁通过了巨龙、斯芬克斯还有其他一系列令人恶心的考验(详见第四部)?是谁看着伏地魔恢复?是谁从他手里逃脱?我!”

    罗恩站在原地,嘴半张着,明显被吓到了,并且说不出任何话来,与此同时荷米恩看上去快要哭出来了。

    “但是为什么我不应该知道正在进行的活动?为什么所有人都讨厌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哈利,我们想告诉你,我们真的想—”荷米恩说道。

    “你没有那么想,你能的,或者你们想给我送一只猫头鹰,但是丹伯多要你们发誓—”

    “是的,他是这么做的—”

    “四周以来我一直被扔在女贞路,翻箱倒柜的想要找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想—”

    “我猜你们只是想要嘲笑我,不是吗,就在这里你们一起来吧—““不,老实说—”

    “哈利,我们真的很抱歉!”荷米恩拼命的叫道,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你是完全正确的,哈利—如果换成我的话,我也会勃然大怒的!”

    哈利盯着她,依然大口呼吸,然后再次转身背对着他们,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海维在衣柜顶上阴沉的大声叫喊。房间里出现了一段长时间的停顿,唯一打破这种寂静的只有楼板在哈利脚下的悲鸣。

    “不管怎么说,这是什么地方?”哈利冲着罗恩与荷米恩叫道。

    “凤凰指令指挥部”罗恩立刻回答道。

    “有人可以告诉我什么是凤凰指令—?”

    “这是一个秘密组织,”荷米恩很快说道。

    “丹伯多是这里的负责人,是他发起成立的。是最近为了对抗你知道的那个人的。”

    “这个组织里面都有谁?”哈利把手插在口袋里停顿了一下说道。

    “只有很少的几个人—”

    “我们碰到的大概有二十个”罗恩说道,“不过我想应该更多。”

    哈利盯着他们。

    “还有呢?”他从一个看到另一个并询问道。

    “嗯”罗恩说道,“还有什么?”

    “伏地魔!”哈利狂暴的吼道,而罗恩与荷米恩都在向后退缩,“发生了什么事?他在干什么?他在哪里?我们做了什么事情来阻止他?”

    “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凤凰指令组织不让我们参加会议,”荷米恩神情紧张的说道,“因此我们不知道细节,但是我们有个大致的想法,”她看着哈利的脸很快补充道。

    “弗来德和乔治(罗恩的两个哥哥)已经发明了顺风耳,你看,”罗恩说道,“它们真的很有用。”

    “顺风—?”

    “耳朵,是的。只是最近我们被禁止使用,因为妈妈发现了而且极为震怒。弗来德和乔治不得不把它们藏起来以防妈妈把它们没收。但是在妈妈意识到发生的事情之前我们用过一段时间。我们知道指令的某些成员正在跟踪一些著名的食死徒(指伏地魔的忠实信徒),对他们进行辨认,你知道的—”

    “他们之中的某些人正在招募更多的人加入凤凰指令组织—”荷米恩说道。

    “而且他们之中一些人还在严密守卫着某样东西,”罗恩说道,“他们总是在讨论守卫任务。”

    “不会是我吧,会吗?”哈利讽刺的说道。

    “哦,就是你,”罗恩的脸上满是终于了解的表情。

    哈利对此嗤之以鼻。他又开始在房间里到处转,搜索着除了罗恩与荷米恩以外的任何地方,“那么,如果你们不被允许参加会议,那么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呢?”

    “我们,”荷米恩很快答道,“我们负责清理这所房子,它已经荒废了很多年了,各种东西都在这里繁殖。我们已经尽力清理出了厨房,绝大多数的卧室,我认为明天应该清理客厅—”

    随着两声巨响,罗恩的两个双胞胎哥哥,弗来德和乔治仿佛稀薄的空气一样出现在房间的中央。小猪叫的更大声了,现在它盘旋的范围把衣柜顶上的海维也包括进来。

    “下次别这么干!”罗恩对着他的两个哥哥虚弱的说道,着两个家伙都有着和罗恩一样的鲜红头发,但是他们比罗恩更结实也稍稍更矮。

    “你好,哈利,”乔治对着他高兴的说道,“我们认为听见了你愉快的声音。”

    “你不用象那样控制你的愤怒,哈利,让他们全部爆发出来,”弗来德同样高兴的说道。“也许我们要在50英里外才有办法不听见你的声音。”

    “那么你们两个通过标准巫师等级测试吗?”哈利气急败坏的问道。

    “这是有区别的,”弗来德说道,他的手里拿着一样东西,看来象是一根相当长的,颜色鲜艳的带子。

    “你从这里下楼至少要花费超过30秒的时间,”罗恩说道。

    “时间有的是,小弟,”弗来德说道,“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正在妨碍我们工作。顺风耳,”他回应着哈利抬起的眉毛大声叫道,同时拿起了哈利现在看见垂在地上的带子。“我们正在试图听见楼下正在干什么?”

    “你们要小心,”罗恩盯着顺风耳说道,“如果妈妈再次看见它们—”

    “冒险是值得的,他们正在召开的是一个主要会议,”弗来德说道。

    房门又被打开了,出现了一头长长的鲜红头发,“哦,你好,哈利!”说话的是罗恩的妹妹金妮,她的脸上一片明亮,“我想我听见你的声音了。”

    转向弗来德和乔治,她接着说道:“这里听不见—带着顺风耳走吧,妈妈在厨房的门上施展了消声咒语就离开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乔治看起来垂头丧气。

    “唐克丝告诉我怎样识别那些门,”金妮说道,“我站在楼梯顶端用粪蛋丢门,可被弹开了,因此顺风耳没有办法从下面那个缝隙获得声音。”

    弗来德发出了一声深深的叹息。

    “惭愧啊。我真的想知道老斯内普在干些什么?”

    “斯内普!(以对待哈利态度恶劣而著称的斯莱特林分院院长)”哈利很快的说道,“他也在这里吗?”

    “是的,”乔治说道,他小心的靠近门口并坐在其中一张床上。弗来德和金妮跟着他。

    “他正在提交一份报告。这是最高机密。”

    “那个饭桶,”弗来德懒散的说道。

    “他现在是我们这边的,”荷米恩责备的说道。

    罗恩对荷米恩的论调嗤之以鼻。“不要阻止那个家伙成为一个饭桶。他看我们的时候与我们看他的方式是一回事。”

    “比尔(罗恩的大哥,已经从霍格瓦彻毕业,在非洲替古灵阁工作)也不喜欢他,”金妮说道,好象这样就可以解决这个争端一样。

    哈利不能肯定他的怒火已经缓和,但是他对信息的渴望现在压倒了继续吼叫的冲动。他背对其他人倒在了床上。

    “比尔在这里吗?”他问道,“我想他现在正在埃及工作。”

    “他申请了一份文书工作,因此他能够回来并且为凤凰指令工作。”弗来德说道,“他说他错过了金字塔,但是,”他傻笑道,“比尔认为这是有补偿的。”

    “你是什么意思?”

    “还记得那个老弗蕾儿·德拉克吗?”乔治说道,“她在恶魔银行格林高斯获得了一份工作”

    “而现在比尔向她提供了很多私人课程,”弗来德吃吃的偷笑着。

    “查理也在为凤凰指令工作,”乔治说道,“但是他仍然待在罗马尼亚。丹伯多想要招募尽可能多的外国巫师,因此这些天查理在努力与他们接触。”

    “珀西(罗恩的三哥,哈利入学时是格兰芬多的级长)不能做这项工作吗?”哈利问道。他最后一次听见威斯里家老三的消息是说他正在为魔法部国际魔法合作处工作。

    对于哈利的话,全体威斯里家族成员与荷米恩都交换了一个黯然失色的眼神。

    “不管你干什么,不要在爸爸和妈妈面前提起珀西,”罗恩用一种紧张的口气告诉哈利。

    “为什么不行?”

    “因为每一次只要一提到珀西,爸爸手里无论拿着什么东西都一定会打碎,而妈妈就开始哭泣,”弗来德说道。

    “那真是很糟糕,”金妮难过的说道。

    “我想我们吓到他了,”乔治说道,从他的脸上到是看不出丝毫难看的特征。

    “发生了什么事?”哈利问道。

    “珀西和爸爸发生了激烈争吵,”弗来德说道,“我从没看见爸爸对任何其他人这样,而妈妈通常就是大喊大叫的。”

    “那是学期结束后第一周发生的事情,”罗恩说道,“我们准备去加入凤凰指令。珀西跑来家里告诉我们他被晋升了。”

    “你在开玩笑,”哈利说道。

    尽管哈利很清楚珀西野心勃勃,他对珀西的印象只有他在魔法部里的第一份工作干的并不出色。珀西犯了个大错,他竟然没有察觉自己的上司已经被伏地魔控制了。(魔法部当然不会相信这个—他们只是认为克劳奇先生发疯了。)

    “是的,我们也很惊讶,”乔治说道,“因为珀西卷入了和克劳奇有关的一系列麻烦之中,每件事都需要调查。他们说珀西应该意识到克劳奇的失控并且报告上级。但是你知道珀西的,克劳奇离开之后一切就由他负责,他居然就没了任何抱怨。”

    “那么他们又怎么晋升了他呢?”

    “那也正是我们疑惑不解的事情,”罗恩说道,看来在哈利停止咆哮之后他很渴望保持这种正常的谈话,“他是真正沾沾自喜的跑到我们家里—甚至比平常更高兴,如果你能想象到的话,—并且告诉爸爸他已经在法尼治(是个魔法大臣)本人的办公室里获得了一个职位。对于一个一年前刚刚离开霍格瓦彻的人来说这是个真正的好职位:成为魔法大臣的高级助手。我想他是希望给爸爸留下深刻印象。”

    “可就是爸爸没有,”弗来德咬牙切齿的说。

    “为什么没有?”哈利问。

    “当然,很显然法尼治正在部里咆哮,要确定没人和丹伯多有过任何接触,”乔治说道。

    “丹伯多的名字,这些日子象泥浆一样困扰着魔法部,”弗来德接着说,“他们都认为当他到处说着‘你知道谁回来了吗’这样的话的时候,仅仅是在制造麻烦。”

    “爸爸告诉法尼治,他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所有和丹伯多站在同一阵线的人都会从办公桌前扫地出门,”乔治说道。

    “麻烦就是,法尼治怀疑爸爸,他知道爸爸是丹伯多的朋友,而且因为爸爸对麻瓜文化的兴趣,他总是认为爸爸有些古怪。”

    “但是这和珀西有什么关系呢?”哈利完全糊涂了。

    “我就要说到这里,爸爸确信法尼治将珀西招进自己办公室的唯一目的就是让他刺探我们家—以及丹伯多。”

    哈利发出了一阵低低的咕噜声。

    “但是珀西喜欢这个。”

    罗恩用一种空洞的方式笑道。

    “他完全疯了。他说—好的,他说了一大堆可怕的话。他说自从进入魔法部以来他就不得不和爸爸恶心的名誉做斗争。而且爸爸毫无野心,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你知道的—总是没有很多钱,我的意思是—”

    “什么?”哈利难以置信的说道,而同时金妮发出了象只愤怒的小猫一样的噪音。

    “我知道,”罗恩压低声音说。“还有更糟的。他说爸爸是个围着丹伯多打转的白痴,丹伯多是大麻烦的源头,而爸爸会和他一起掉下去,而他—珀西—知道他的忠诚该放在哪一边,他应该忠于魔法部。而且爸爸、妈妈要是想变成魔法部的叛徒的话,他想要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经不再属于这个家庭。而他当晚就打包离开了。他现在住在伦敦。”

    哈利的呼吸声中带着低低的诅咒。他在威斯里兄弟当中最讨厌珀西,但是他无论如何不能想象他会对威斯里先生说出这些话。

    “妈妈做了正确的事情,”罗恩含糊的说到道,“你知道的—她又哭又说。她去了伦敦想和珀西谈一次,但是他当着妈妈的面把门摔上了。我不知道他和爸爸在工作时碰面会怎么样—我求你了,忘记他吧。”

    “但是珀西肯定知道伏地魔已经回来了,”哈利慢慢的说,“他不蠢,他一定知道自己的父母没有证据是不会冒险的。”

    “是的,很对,你的名字也被卷入这场争吵中,”罗恩给了哈利一个隐秘的眼神然后说道,“珀西说唯一的证据就是你的话……他说……他并不认为那有何可信之处。”

    “珀西太相信每日先知报了,”荷米恩辛辣的讽刺道,其他人纷纷点头。

    “他们说什么?”哈利看着他们问道。可是他们都小心翼翼的注视着他。

    “你没有—没有看过每日先知报吗?”荷米恩紧张的问道。

    “是的,我有!”哈利叫道。

    “嗯—那么你把它读完了吗?”荷米恩仍然紧张的问道。

    “从来没有一版一版的读,”哈利保守的说道,“如果他们要报道任何关于伏地魔的消息那肯定是在头版头条,不是吗?”

    其他人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显得畏畏缩缩,荷米恩很快的说道,“你应该拿出来一版一版的读,不过他们—他们一个星期之内提过你两次。”

    “但是我只看见—”

    “不,如果你只是读首页的话你就看不见,”荷米恩摇摇头,“我们讨论的不是什么大文章。他们只是一笔带过,好象你在说笑话。”

    “他们说什么?”

    “那真的很丢人,”荷米恩用一种尽量平静的声音说道,“他们仅仅是建立在丽塔(在前作第四部书中她是最令人厌恶的每日先知报记者,会变成甲虫来探听他人隐私,并捏造事实)的素材的基础上。”

    “但是她没有再写任何东西了,是吗?”

    “哦,没有,她遵守了自己的约定—她没有任何的机会,”荷米恩满意的补充道,“但是她构筑的基础现在却由那些家伙在上面忙碌。”

    “它说什么?”哈利不耐烦的问道。

    “好吧,你知道她写过你全身都被压扁了,还说你的伤疤正在疼痛,还有其他的。”

    “是的,”哈利回答道,想要很快的忘记那个该死的丽塔为他编造的故事是不可能的。

    “现在他们把你写成了一个受到蛊惑的,倍受关注的人,你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的悲剧式的英雄还是其他什么的。”荷米恩说的很快,好象她认为说的越快哈利的愤怒就越少,“他们继续对你进行卑鄙的诽谤。如果有某个远方传来的故事出现,他们就会说‘这应该又是一个有关哈利波特的传奇’,而如果任何人出了一个滑稽的意外或是其他什么的,他们会说‘希望这家伙的前额不会留下一条伤疤,否则我们下次就会被告知要崇拜他了’—”

    “我从来不要任何人崇拜—”哈利开始激动起来。

    “我知道你不会,”荷米恩很快的说道,她看来很害怕,“我知道,哈利。但是你看看他们都在干些什么?他们想要把你变成一个没人相信的家伙。我敢打赌这件事是法尼治在背后搞鬼。他们想要整个巫师界都把你看作是某个爱开玩笑的愚蠢的孩子,这个孩子不断的编造荒谬的长篇故事,只是因为他喜欢变的出名,而且想要继续出名。““我没有要求…我不想…伏地魔杀死了我的父母!”哈利已经语无伦次,“我出名是因为他杀了我的父母却没能杀死我!谁愿意这样出名呢?我想我宁愿这一切从未发生过。”

    “我们都知道,哈利,”金妮真诚的说道。

    “而且当然,关于你被摄魂怪袭击这件事他们一个字也没有报道,”荷米恩说道,“某人警告他们保持沉默。那也许真的是个大新闻,摄魂怪的失控。他们甚至没有报道你违反国际魔法保密条例的事情。我认为如果他们愿意的话,这条消息对把你变成一个愚蠢的展览品真是太有利了。我们认为直到你被开除为止他们都在拖延时间,然后他们就真的会大张旗鼓了—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被开除,很显然的,”荷米恩匆匆说道,“你真的不应该被开除,如果他们自己都没有遵守法律的话,就没道理针对你。”

    他们回到了听证会,哈利不想考虑这些。他想转入另一个话题,但是因为某人上楼的脚步声而没有必要了。

    “哦,该死。”

    弗来德全力拖着顺风耳,随着另一声巨响他和乔治就消失了。几秒钟之后,威斯里太太出现在卧室门口。

    “会议结束了,现在你可以下楼吃晚饭了。每个人都想目睹你的风采,哈利。而且是谁将那些粪弹(可能是威斯里家的搞笑双胞胎兄弟发明的一种魔法玩具)留在厨房门外的?”

    “克洛克山克斯,”金妮毫不脸红的说道,“他喜欢玩这些东西。”

    “哦,”威斯里太太说道,“我想可能是克瑞彻,他总是喜欢搜集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现在所有人都记住在厨房里要压低声音。金妮,你的手很脏,你刚才干什么了?吃饭之前记得洗手。”

    金妮向其他人做了一个鬼脸就跟着妈妈出去了,留下哈利,罗恩与荷米恩单独待在房间里。他们两个都担心的看着哈利,现在其他人都走了他们害怕他会象刚才那样大喊大叫。他们紧张的眼神让哈利感到了一丝羞愧。

    “看……,”他含糊的说,但是罗恩摇摇头,而荷米恩平静的说道,“我们知道你很生气,哈利,我们真的不会责怪你,但是你要知道,我们曾经尽力劝说丹伯多—”

    “是的,我知道,”哈利简短的说。

    他换了一个话题以避免涉及他的校长,因为丹伯多的看法使的哈利再次怒火上升。

    “谁是克瑞彻?”他问道。

    “住在这所房子里的小精灵,”罗恩说道,“疯子,我以前从未碰见过象他这样的小精灵。”

    荷米恩对着罗恩皱皱眉头。

    “他不是个疯子,罗恩。”

    “他的人生目标就是象他妈妈一样把头砍下来挂在墙上做装饰,”罗恩急燥的说,“这正常吗,荷米恩?”

    “好的—好的,如果他只是有点古怪,但那不是他的错。”

    罗恩向哈利眨眨眼睛。

    “荷米恩仍然没有放弃她的SPEW。”

    “那不是什么SPEW!”荷米恩激动的说,“那是小精灵福利促进协会。而且不光是我,丹伯多也要我们友善的对待克瑞彻。”

    “是的,是的,”哈利说道,“走吧!我饿的要死。”

    他带头走出房间到了楼梯平台,可是就在他抓着金属栏杆下楼的时候—

    “抓住他,”罗恩低吼着冲过来,用一只胳膊拉住哈利,而荷米恩躲的远远的。“他们仍然在大厅,我们也许能听见点什么。”

    这三个人小心翼翼的从楼梯栏杆看过去。下面黑暗的大厅里站满了巫师和女巫,其中包括哈利的全部保镖。他们都在一起兴奋的小声交谈。在这群人的最中间的位置,哈利看见了一个长着油亮黑色头发的家伙,他有着引人注目的大鼻子,那正是哈利在霍格瓦彻最为讨厌的老师,斯内普教授。哈利斜靠在栏杆上。他十分好奇斯内普在为凤凰指令组织做什么事情……

    一根细细的,颜色鲜艳的绳子出现在哈利眼前。一抬头他就看见弗来德和乔治兄弟站在楼梯平台的上方,小心翼翼的放低顺风耳,并将它对着下面的人群。然而,一瞬间,他们全体向大门移动并走出了视线。

    “该死的,”哈利听见弗来德小声咒骂,同时他又把顺风耳放了回去。

    他们听见大门打开,然后关上。

    “斯内普从不在这里吃东西,”罗恩平静的告诉哈利,“感谢上帝,来吧。”

    当他们经过墙上那排小精灵头颅的时候,他们看见卢平,威斯里太太和唐克丝正在前门,在那些巫师们走了之后,许多的大锁和门栓魔术般的锁上了。

    “我们在下面的厨房吃饭,”威斯里太太在楼梯底部碰见他们的时候小声说道。“哈利!亲爱的!如果你掂起脚尖通过这个大厅的话厨房就在那头的门后面—”

    哗的一声。

    “唐克丝!”威斯里太太回头恼怒的叫道。

    “对不起!”唐克丝躺在地上,“都是那个愚蠢的伞架,我已经第二次被它拌倒了—”

    但是她后面的话被一阵恐怖的、撕裂耳膜的、充满血腥的尖啸声淹没了。

    那个蛀虫出没的窗帘哈利早些时候已经经过,当时后面并没有门。可是这一刻,哈利想他正在从一扇窗户向外看,窗户后面有一个头戴黑帽的老太太正在大声尖叫,仿佛她正在被拷打—然后哈利意识到那仅仅是一个真人尺寸的肖像,但是这个却是最真实、最讨厌的,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

    这个老太太正在流着口水,她转动眼球,脸上蜡黄的皮肤在她尖叫的时候伸展开来,而且在他们的身后,其他的肖像也被惊醒,并且同样尖叫起来,因此哈利实际上瞪着眼睛并且用手紧紧的捂住耳朵。

    卢平和威斯里太太猛冲上前吃力的拖着窗帘,想要盖住那个老太太,但是他们关不上窗帘,而老太太叫的更大声了,她挥舞着她的爪子仿佛要撕扯他们的脸。

    “第五次了!该死的!这是讨厌和肮脏的副产品!你们这些半妖,突变异种,畸形人,从这里滚出去!你们怎么敢在这所房子里面诽谤我的父亲—”

    唐克丝一遍又一遍的道歉,把那个巨大的、沉重的、巨人腿一样的架子放回地板。威斯里太太已经放弃关上窗帘的行动,急匆匆的在大厅里跑来跑去,用她的魔杖敲击着每一幅肖像,同时有个长着长长黑头发的人,面对着哈利从一扇门后面跑出来。

    “闭嘴,你这个可怕的老巫婆,闭嘴!”他抓着威斯里太太放弃的窗帘大吼着。

    老太太的脸色发白了。

    “哦!是你!”她大声怒嚎,眼睛瞪到最大的盯着这个人,“纯净血统的叛徒,讨厌,我为你感到羞耻!”

    “我说了—闭—嘴!”这个人咆哮道,随着一阵巨大的努力,他和卢平竭尽全力终于再次关上了窗帘。

    老太太的尖叫声消失了,连回声也没有,大厅一片寂静。微微的有些喘气,并且把长长的黑头发从眼睛前面抹开,哈利的教父天狼星将脸转向了他。

    “你好!哈利!”他咬牙切齿的说,“我看你已经见到我妈妈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哈利波特1-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哈利波特2-哈利·波特与密室哈利波特3-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哈利波特4-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哈利波特6-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