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凤凰令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作者:作品集

第五章 凤凰令更新时间:2014-06-04

      “你的—?”

    “我亲爱的老妈,是的,”天狼星说道,“一个月以前我们就已经想要让她入土为安了,但是现在我们认为她已经拿到了永久居留权了。她在帆布的后面使用了附身咒语。在那些家伙全体醒过来之前,让我们快点下楼去吧。”

    “但是你母亲的肖像在那里干什么呢?”哈利迷惑不解的问道。他们现在通过大厅的门,并且走到了一条向下的石头台阶处,其他人也跟在他们后面。

    “没人告诉过你吗?这里是我父母的房子,”天狼星说道,“但是我是他们唯一的后代,因此这所房子现在是我的了。我将它提供给丹伯多做指挥部—这大概是我能做的唯一有用的事情了。”

    哈利本想有个更好的欢迎方式,但是他注意到天狼星的嗓音听起来是如此的枯涩和痛苦。他跟在养父的后面走到了楼梯的底部,并且通过一扇门进入了设在地下室的厨房里。

    厨房看上去和上面的大厅简直一模一样,阴沉黑暗,这是一个用粗糙的石头墙围绕起来的,洞穴一样的房间,绝大多数的光线都来自房间最里面的一团巨大的火焰。一股阴翳的浓烟悬在空中,宛如战场的硝烟。看过去形状狰狞的用重铁制成的炊事用具和平底锅,从黑暗的天花板上垂挂下来。在这个房间里放满了开会用的椅子,一张长长的木桌摆在椅子的中间,上面堆满了卷起来的羊皮纸、高脚杯、空的葡萄酒瓶、以及一堆看上去好象是抹布的东西。

    威斯里太太清了清嗓子。她的丈夫是一个个子高瘦、秃顶、脑后长着鲜红头发的男人,他戴着一付牛角镜框的眼睛,跺着脚四处张望。

    “哈利!”威斯里先生叫道,他匆匆忙忙的向哈利打招呼,并且不知疲倦的摇着哈利的手,“见到你真好!”

    透过他的肩膀,哈利看见了比尔。比尔仍然留着长头发,扎着马尾辫,他匆忙的卷起一张很长的羊皮纸并且把它扔在桌子上。

    “旅途顺利吗,哈利?”比尔一边向哈利打招呼一边试图将一打卷轴收起来,“那么,穆迪没有让你经过格陵兰上这里来吧?”

    “他累了,”唐克丝说道,她箭步上前帮助比尔,并迅速的把一根蜡烛碰倒在最后一张羊皮纸上,“哦不!—对不起—”

    “到这里来,亲爱的。”威斯里太太怒气冲冲,并且用魔杖修复了羊皮纸。在威斯里太太咒语产生的闪光之中,哈利迅速的扫了一眼那张羊皮纸,上面好象是一个建筑计划。

    威斯里太太看见了哈利的目光。她迅速的抓起计划书并塞进了比尔已经严重超载的胳膊底下。

    “这些东西应当在会议结束之后马上清理干净,”威斯里太太抱怨道,然后她走向一个古老的料理台,并开始摆放晚餐碟子。比尔掏出了魔杖,嘟噜道,“伊瓦尼斯克(咒语)!”接着这些卷轴就消失了。

    “坐下吧,哈利”天狼星说道。“你已经见过了蒙顿格斯,对吧?”

    哈利看见那堆象垃圾的物体打了一个长长的呼噜,然后就猛的惊醒了。

    “谁在说我的名字?”蒙顿格斯困倦的嘟噜着,“我同意天狼星的……”他象投票一样把一只极端邋遢的手举到空中,他的下垂的,充满血丝的眼睛茫然无神。

    金妮咯咯的笑了起来。

    “会议结束了,”天狼星说道,而同时大家也都坐到了桌子前面围成一圈。“哈利来了。”

    “嗯?”蒙顿格斯的眼睛透过他纠缠在一起毫无光泽的头发凝视着哈利。“哎呀,是真的!是的……你没事吧,哈利?”

    “是的”哈利说道。

    蒙顿格斯的手紧张的在口袋里摸索着,他仍然盯着哈利,同时掏出了一根肮脏的黑管子。他把管子的一头叼在嘴里,用魔杖点燃了管子的另一端,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巨大翻腾的绿烟在几秒钟内将他笼罩起来。

    “我向你道歉,”一个声音从这堆臭云中含糊的传出来。

    “这是最后一次,蒙顿格斯,”威斯里太太叫道,“你能不能不要在厨房里抽烟,尤其是在我们还没有吃饭的时候!”

    “啊!”蒙顿格斯说道,“正确!对不起!莫莉。”

    这团烟雾在蒙顿格斯把管子放回口袋的时候就消失了,但是一股燃烧短袜的辛辣气味却依然飘荡。

    “要是你们不想在半夜吃晚饭的话,我需要一个帮手。”威斯里太太对着房间大声叫道,“不!你就待在原地,你刚经过了一段长途旅行。”

    “我能帮忙吗,莫莉?”唐克丝热心的问道,她跃跃欲试。

    威斯里太太犹豫了一下,她的神情是可以理解的。

    “嗯—不,都搞好了,唐克丝,你也休息吧,你今天干的够多了。”

    “不,不,我要帮忙!”唐克丝欢快的叫道,当她匆匆忙忙的冲向料理台时又踢翻了一张凳子,而金妮则正在收拾餐具。

    不久,在威斯里太太的监视之下,一阵重刀切肉和蔬菜的声音传了出来,威斯里太太将一口大锅放到了火上,其他人则把盘子,更多的高脚杯和事物从碗橱里拿出来。哈利和天狼星、蒙顿格斯一起留在了桌子跟前,后者仍然在对他悲伤的眨着眼睛。

    “自从那以后你见过老费格吗?”蒙顿格斯问道。

    “没有,”哈利说道,“我再没见过任何人。”

    “你看, 我不该擅自离开的,”蒙顿格斯身体前倾,用一种恳求的声音说道,“但是我获得了一个生意机会—” 哈利感到膝盖处有个什么东西刷了一下,不过那只是克鲁克山,荷米恩的那只短腿的淡黄色大猫,它一度在哈利的脚边受伤,含糊的叫着,然后跳到了天狼星的膝盖上并蜷缩起来。当它翻过来的时候,天狼星无意识的抓着它耳朵后面的毛,仍然用一张严酷的脸看着哈利。

    “这么长时间你过了一个愉快的暑假吗?”

    第一次,“不,它很恶心。”哈利答道。

    某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出现在天狼星的脸上。

    “我个人不知道你在抱怨什么。”

    “你说什么?”哈利怀疑道。

    “从个人角度讲,我欢迎一只摄魂怪的袭击。一场灵魂上的殊死搏斗将有助于打破单调的生活。你认为你过的很糟糕,可是,你至少可以出去,并且散步,卷入几场战斗……而我,已经在这里关了一个月了。”

    “接下来怎样?”哈利皱着眉头说道。

    “因为魔法部现在仍然在跟踪你,而且伏地魔现在也肯定知道我作为一个变形者的一切事情了,虫尾巴(曾经是罗恩宠物的那只胖老鼠)一定会告诉他的,因此我的高超伪装是毫无用处了。所以我能够为凤凰指令服务的内容也就没多少了……或者丹伯多是这么认为的。”

    当天狼星对哈利提到丹伯多的时候语气稍稍有些失色,这告诉哈利一个信息,天狼星也同样对这位校长的行为感到不悦。哈利感到他和养父之间突然亲近了许多。

    “至少你知道正在进行的事情,”哈利的精神振作起来。

    “哦,这到不错,”天狼星辛辣的讽刺道,“听着史纳皮的报告,被迫讨论他的所有伪造的线索,好象他在外面出生入死,而我却躺在这里享受欢乐时光……人们只是询问我清洁卫生怎么搞—”

    “什么清洁卫生?”哈利问道。

    “尽力使这个地方可以让人住,”天狼星说着用魔杖指了一下这个阴森黑暗的厨房。“在我亲爱的老妈死掉之前,没人能够在这里住上十年,除非你算上她的那些老掉牙的小精灵,而她死后已经和这里绞在一起,再也分不开了—不能清理这里一切上了年纪的东西。”

    “天狼星,”蒙顿格斯说道,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表现出任何注意这场谈话的迹象,反而凑的很近的检查着一只空的高脚杯,“这东西是银制的吗,伙计?”

    “是的,”天狼星用厌恶的眼光衡量着那只高脚杯,“是最好的十五世纪的银杯,黑暗家族的颠峰之作。”

    “那么它们很值钱咯,”蒙顿格斯一边嘟噜着一边用袖子擦着那只杯子。

    “弗来德—乔治—不,别碰那些东西。”威斯里太太尖叫着。

    哈利、天狼星和蒙顿格斯左顾右盼,一瞬间,他们冲离桌子。弗来德和乔治对着一口巨大的炖锅、一块坚硬的酒瓶形蜂蜜(似乎是一种凝固了形状的蜂蜜)、一块沉重的木头案板、以及一把刀子施法,这些东西全都对着他们三个急飞过来。炖菜沿着桌子滑行,并且一个急刹车正好停在桌子这端的边缘,沿途在木质桌面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烧焦的痕迹,酒瓶形蜂蜜则猛的掉了下来,飞溅的到处都是,而那把面包刀则在案板上滑行并且停在上面,刀尖向下恶意的颤抖着,正好落在天狼星的右手几秒钟以前放着的地方。

    “以上帝的名义!”威斯里太太大叫道,“这里不需要—我们已经有足够的人手—不要仅仅因为现在允许施展魔法,就可以为了每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掏出魔杖!”

    “我们仅仅是想要尽量节省时间!”弗来德匆匆忙忙的把那把严重扭曲的刀子拔出桌面,“对不起,天狼星,伙计—我不是那个意思—”

    哈利和天狼星都笑了,蒙顿格斯已经瘫倒在椅子上,一边找回自己的脚一边诅咒着,大猫克洛克山克斯发出一声愤怒的叫声,然后象炮弹一样躲进了碗柜里面,从那里看过去,它的大大的黄色眼睛在黑暗里发光。

    “男孩子们,”威斯里太太把那个大炖锅提回了桌子中央,“你们的妈妈是正确的,现在是你们表现出一点责任感的时候了—”

    “你们的兄弟当中没有一个会惹这种麻烦!”当威斯里太太将一块新鲜蜂蜜扔到桌子上的时候她对着那对双胞胎兄弟大发脾气,结果扔的太重,几乎再一次飞溅的到处都是,“比尔从来就不会感到每隔几步就需要施展一次魔法!查理从来不会对他碰到的任何东西施展魔法!派斯—”

    她突然死一般的打住了,屏住呼吸用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的丈夫,而后者的表情显然僵硬了。

    “让我们吃饭吧,”比尔很快的说道。

    “这顿饭看起来棒极了,莫莉,”卢平舀了一盘炖肉跨过桌子递给威斯里太太。

    房间里出现了几分钟的沉默,只有盘子的叮当声,以及餐具和椅子的摩擦声,所有人都在埋头吃饭。然后威斯里太太转向天狼星。

    “我有一些情况要告诉你,天狼星。我们在画室的书桌上收集了一些东西,它们仍然在喀哒作响而且还可以晃动。当然,那也许仅仅是些玩具,但是我认为在扔掉它们之前最好请你看一下。”

    “随你处置,”天狼星对此毫不关心。

    “那边的窗帘上也满是蛀虫了,”威斯里太太接着说,“我想明天解决这个问题。”

    “我明天过去看看,”天狼星说道。哈利听出天狼星的声音里有些挖苦的味道,但是他并不确定其他人也这么认为。

    在哈利的对面,唐克丝正在为荷米恩和金妮做表演,她不断改变鼻子的形状。每次弯曲她的眼睛都伴随着同样的痛苦表情,那是她学哈利在老卧室中的行为,她的鼻子一下子高高隆起象只鸟嘴,这当然类似史纳皮,一下子又缩小到蘑菇柄那么小,并且从每个鼻孔里长出一大片头发。很显然这是进餐时间的标准娱乐,因为荷米恩和金妮很快就要求她变出她们喜欢的鼻子。

    “做一个猪嘴一样的鼻子,唐克丝。”

    唐克丝被迫执行了,哈利看了看,脑子里飞快的闪过念头,这就象是一个雌性的达德里在桌子对面向他微笑。

    而威斯里先生,比尔以及卢平则正在进行一个关于小妖精的热烈讨论。

    “它们仍然不会在离开的时候提供任何东西,”比尔说道,“我只是还没有发现它们是否相信还会回来 。在此期间,它们或许并不喜欢完全划清界限。它置身事外。” “我确信它们从来就不会回到—你知道的—”威斯里先生摇摇头说道。“它们会为丧失同伴而痛苦:还记得上次在诺丁汉附近的某个地方,一个小妖精家庭被谋杀的事件吗?”

    “我认为这依赖于它们所能提供的东西,”卢平说道。“我不想谈论黄金。如果它们能够被提供几个世纪以来我们一直拒绝给予的自由,它们会感兴趣的。你仍然不相信拉格诺克有任何运气吗? 比尔。” “他此刻感觉自己是个恰当的反巫师者,”比尔说道,” 他没有停止对这些商业推销员的愤怒,他确信魔法部掩盖了事实真相, 那些小妖精从来就没有得到过他们的黄金, 你知道的 - ” 从桌子的中央传来一阵疯狂大笑,淹没了比尔剩下的话。 弗莱德、乔治、罗恩和蒙顿格斯正在他们的座位里面笑的打滚。 “……·然后,”蒙顿格斯笑的梗住了, 他的脸上甚至笑出了眼泪“然后,如果你相信的话,他对我说话了,他说‘嗯, 老顿, 迪迪嘉所有的蟾蜍都是从哪里来的? 把泥浆泵的那些儿子都赶走,给我的儿子刻上记号!’而我说,‘好吧,我会给你所有的蟾蜍都刻上记号’ 接下来是什么? 然后你因此将会想要再知道的多一些?而且如果你相信我, 年青人, 这只笨头笨脑的怪兽全部买了下来‘这些是我自己的蟾蜍,我当然要首先付款’”(在英国这是个流传很广的经典笑话吧,不都是些没营养的谈话) “我认为我们不需要再听更多你的生意经了,多谢你,蒙顿格斯,” 威斯里太太尖锐地说道, 与此同时罗恩猛然向桌子摔过去, 开怀大笑。 “请你宽恕,莫莉,”蒙顿格斯立刻说道, 同时擦了擦他的眼睛并且对哈利眨了一下眼。“但是,你知道的,有疣的哈利斯真的为那些刻痕首先付款,因此我真的没做任何错事。”

    “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学会的对错观念,蒙顿格斯,但是你看起来已经错过一些关键的课程,”威斯里太太冷淡地说道。

    弗莱德和乔治用酒瓶形状的蜂蜜把整个脸埋起来;乔治则正在打嗝。因为某种原因, 威斯里太太丢给天狼星一个极为讨厌的眼神,接着就站起来拿了一大块的大黄面包碎屑做布丁。 哈利上下打量着他的教父。

    “莫莉对蒙顿格斯不满,”天狼星低声说道。

    “为什么蒙顿格斯会来凤凰指令组织呢?”哈利非常平静地说道。

    “他是有作用的,”天狼星喃喃自语。 “ 他知道所有的诈骗术, —是的,他知道,而且有时也把自己当作是骗子的一员。 但是他也非常的忠于丹伯多, 有一次是丹伯多帮助他逃出困境。 有人喜欢在老顿周围, 他听过许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但是莫莉认为邀请他共进晚餐实在是太过火了。 她不能原谅他在司职监护你的时候擅离职守。”

    三块大黄面包屑的布丁以及稍后的奶油冻下肚,哈利的牛仔裤腰带感觉紧紧地,很不舒服( 我们正在说的这条牛仔裤曾经一度属于达德里) 。当他放下调羹的时候交谈暂时停了下来。 威斯里先生正斜靠在他的椅子中, 看起来满足而且放松; 唐克丝正在不停地打哈欠, 她的鼻子现在恢复正常了;而金妮则盘腿坐在地板上,她已经把克鲁克山从橱柜下面骗出来,现在正在引诱它追逐一块蜂蜜。 “我想现在接近睡觉时间了,”威斯里太太打了一个哈欠。

    “ 现在时间还早,莫莉,”天狼星说道,他推开空碟子并转头看着哈利。 “ 你知道的, 我对你感到惊讶。我认为当你到达这里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询问有关伏地魔的问题。” 房间的气氛随着哈利的话题以及提及摄魂怪而迅速的改变了。 如果说在几秒钟以前它还是令人昏昏欲睡地放松, 现在它是警觉的, 甚至有些紧张。一提到伏地魔的名字就有人因为紧张害怕而离开桌子走来走去。 卢平正要啜饮一杯美味的葡萄酒,但现在慢慢地放低了他的高脚杯,看起来十分机警。

    “我做了!” 哈利愤怒地说。 “我问了罗恩和荷米恩 ,但是他们说指令不允许他们这样做, 因此- ” “不过他们说的相当正确,”威斯里太太说道。 “你太年轻。” 她坐在椅子里直直地对着门闩,她的拳头紧握双臂,没有了任何睡意的痕迹。

    “ 从何时起某人必须在凤凰指令范围中问问题呢?”天狼星问道:“哈利在那一楝麻瓜的房子中被困住达一个月之久。 他有权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 停止!”乔治大声地打断了天狼星的话。 “接着哈利要怎样得到他的问题的答案呢?”弗莱德愤怒地说道。

    “我们已经试图从你这里获知外界情况达一个月之久,而你却没有告诉我们一件哪怕是老的发臭的事情!”乔治说。

    “你太年轻,你不是指令成员,”弗莱德用一种模仿母亲的听起来异常尖锐的声音说道。“哈利的年龄甚至更小!”

    “你没有被告知指令的行动细节,那不是我的过错,”天狼星平静地说道,”那是你父母的决定。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讲哈利- ” “还没轮到你来决定什么是对哈利有利的事情!”威斯里太太语气尖锐地说。在她通常友善的脸上出现了危险的表情。“我猜想你没有忘记丹伯多说过什么吧?”

    “你指的哪一段?”天狼星有礼貌地问道,但是空气中充满了一个男人自己准备打架的紧张气氛。

    “关于不要告诉哈利超过他需要知道的事情的那一段,”威斯里太太着重的强调最后三个字。(在原文中是指‘需要知道’那几个字)

    罗恩、荷米恩、弗莱德和乔治的头在天狼星和威斯里太太之间转来转去好像他们正在看一场网球赛。 金妮正跪在一堆丢弃的蜂蜜块上面,她的嘴巴微微张开注视着这场谈话。卢平的眼睛则定格在天狼星的身上。

    “我没打算告诉哈利,超出他需要知道的部分,莫莉,”天狼星说道。“但是,他是亲眼看见伏地魔回归的人。”(再一次的,桌子周围因为这个名字而出现集体的战栗)“他比我们之中绝大多数的人更有权力知道—”

    “他不是凤凰指令的成员!”威斯里太太说道,“他只有十五岁,而且—”

    “而且他解决过的问题象大多数指令成员一样多,”天狼星说道,“甚至比某些成员更多。”

    “没人否认他曾经做过的一切!”威斯里太太的声音提高了,她的拳头在椅子扶手上颤抖。“但是他仍然只是—”

    “他不是一个孩子!”天狼星不耐烦的说道。

    “他也不是一个成年人!”一抹红色爬上了威斯里太太的脸颊。“他不是詹姆斯,天狼星!”

    “我很清楚他是谁,谢谢你提醒,莫莉,”天狼星冷淡的说。

    “可是我不确信你知道这一点!”威斯里太太 说道。“有时候你和哈利谈话的方式,就好象,你认为你最好的朋友已经回来了一样!” “那有什么不妥之处吗?”哈利问道。

    “那有什么错,哈利,错在你不是你父亲,但是你的很多方面和他很象!”威斯里太太的眼睛仍然在盯着天狼星。“你仍然待在学校里,由成年人为你负责,不要忘记这一点!”

    “你的意思是,我是个不负责任的养父!”天狼星回应道,他的声音也提高了。

    “我的意思是,你要知道你行事轻率,天狼星,这就是为何丹伯多要你待在家里的原因,并且—”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将不理会丹伯多的指令,并且离开这里!”天狼星响亮的回答。

    “亚瑟!”威斯里太太转向她的丈夫,“亚瑟,帮我说句话!”

    威斯里先生却没有马上说话。他摘下了他的眼镜,并用他的长袍慢慢的擦着。当他将眼镜仔细的架回鼻梁的时候,他终于回答了。

    “丹伯多知道情况已经发生改变,莫莉。他接受在一定范围内哈利必须接触到凤凰指令的某些内容,正如现在他正待在凤凰指令指挥部。”

    “是的,但是这和允许他询问任何他想知道的事情之间是有区别的!”

    “从个人角度讲,”卢平最后终于从天狼星的身上收回目光,平静的说话了,威斯里太太迅速将头转向他,希望她最后能获得一个盟友,“我认为让哈利知道情况更好,并非全部的情况,莫莉,但是要让他知道大概的情况—对我们来说,这样可以防止其他人断章取义……”

    他的表情是温和的,但是哈利确信,至少卢平知道某些顺风耳在威斯里太太的整肃行动中幸免于难。

    “好吧,”威斯里太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在桌子周围看了一圈,想寻求支持者,不过没人响应,她说道,“好吧……我明白将要被否决了。我要说的仅仅是:丹伯多不想让哈利知道的太多一定有他的理由,而且哈利心里最感兴趣的人—”

    “他不是你儿子,”天狼星平静的说道。

    “他就象我儿子一样,”威斯里太太猛烈还击,“除此之外他还有谁?”

    “他有我!”

    “是的,”威斯里太太的嘴唇翘了起来,“事实是,当你被关在阿滋卡班监狱的时候根本照顾不了他,不是吗?”

    天狼星开始从他的椅子上站起来。

    “莫莉,你不是这里唯一关心哈利的人,”卢平尖锐的说道,“天狼星,坐下。”

    威斯里太太的下嘴唇抖了起来。天狼星慢慢坐回他的椅子里,他的脸色苍白。

    “我认为哈利有话要说,”卢平接着说道,“他已经够大了,可以自己做决定。”

    “我要知道正在发生的事情,”哈利马上说道。

    他没有看威斯里太太。他为威斯里太太把他看作亲生儿子而感动,但是他也同样为威斯里太太的骄横而不耐烦。天狼星是正确的,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很好,”威斯里太太尖声说道,“金妮—罗恩—荷米恩—弗来德—乔治—,我要你们现在立刻离开厨房。”

    厨房里立即响起了一阵骚动。

    “我们也到了年纪!”弗来德和乔治一起叫道。

    “如果哈利允许知道,为何我不能?”这是罗恩的叫声。

    “妈妈,我要听!”金妮在悲叹。

    “不!”威斯里太太咆哮道,她站了起来,眼睛瞪圆了。“我绝对禁止—”

    “莫莉,你阻止不了弗来德和乔治。”威斯里先生疲倦的说道,“他们够年纪了。”

    “他们还是学生。”

    “但是在法律上他们现在是成年人了,”威斯里先生还是用同样疲惫的声音继续说道。

    威斯里太太的脸涨的通红。

    “我—哦,那么好吧,弗来德和乔治留下,但是罗恩—““哈利会告诉我和荷米恩你们说的每件事情!”罗恩热切的说道。“是—是吗?”他不确定的补充道,眼睛看着哈利。

    在一瞬间,哈利考虑告诉罗恩他一个字也不会说,这样罗恩就能够体验一下待在黑暗中的滋味了,然后看看他是否喜欢这个。但是这个卑鄙的想法在他们对视的刹那消失了。

    “当然我会的,”哈利说道。

    罗恩与荷米恩欢呼起来。

    “很好!”威斯里太太叫道。“很好!金妮—上床睡觉!”

    金妮可不肯安静的离开。他们可以听见在一路上楼的时候她对着妈妈用各种方式大吵大闹,而当他们到达大厅的时候布莱克斯太太(墙上的老太太,天狼星的老妈)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加入了这场闹剧。卢平匆匆赶到肖像那里去恢复平静。然后当他回来关上厨房的门,并重新坐回桌子前面的椅子之后,天狼星开始说话了。

    “哦,哈利……你要知道什么呢?”

    哈利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了一个月以来一直困扰他的问题。

    “伏地魔在哪里?”他故意忽略由这个名字引发的新一轮战栗和退缩,问道。“他现在在干什么?我尽力关注了麻瓜的新闻,可是看样子什么也没发生,没有离奇的死亡以及任何其他事情。”

    “只能说到现在为止仍然没有离奇死亡事件,”天狼星说道,“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能全部知道……但是我们知道很多……”

    “从各个方面讲都超过那个人(指代老福,下同)认为我们掌握的,”卢平补充道。

    “那么他为什么会停止杀戮呢?”哈利问道。他知道单在去年伏地魔就谋杀了不止一人。

    “那是因为他不想引人注意,”天狼星说道,“现在对他而言也非常危险。他的恢复并不如他想象的那样完美,你明白的。他把事情搞砸了。”

    “或者宁愿说,是你把他的事情搞砸了。”卢平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微笑。

    “怎么说?”哈利迷惑不解的问道。

    “你出人意料的幸存下来!”天狼星说道。“除了他的食死徒追随者以外本来没人知道他恢复了。但是你幸存下来并且成为目击者。”

    “而此刻他最不想惊动的人就是丹伯多,”卢平说道,“可是你立刻就让丹伯多知道了此事。”

    “这有什么帮助吗?”哈利问道。

    “你在开玩笑吗?”比尔轻率的说道,“人人都知道丹伯多是那个人唯一害怕的巫师!”

    “谢谢你的解释,丹伯多在伏地魔回归之后一个小时之内重新召集了凤凰的指令,”天狼星说道。

    “那么,凤凰指令在干什么呢?”哈利看看他们全体问道。

    “辛勤工作,以使伏地魔不能实施他的计划,”天狼星说道。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伏地魔的计划的呢?”哈利很快的问道。

    “丹伯多有个精明的主意,”卢平说道,“而他的精明主意通常情况下都是料事如神。”

    “那么丹伯多认为伏地魔的计划是什么呢?”

    “好的,首先,他要重建他的军队,”天狼星说道,“在过去的日子里他指挥着数量众多的成员;那些他胁迫或者是被他迷惑而跟随他的巫师和女巫们,他的忠诚的食死徒部下,以及大量不同的黑暗生物。你还听见他试图重新招募巨人,是的,他们也曾经是那个人手下的一群。伏地魔并不确定仅仅依靠他的一打食死徒就能够取代魔法部。”

    “因此你们就尽力阻止他获得更多的追随者吗?”

    “尽我们所能。”卢平说道。

    “怎样做?”

    “很好,最主要的工作是,确定有多少人是真正想要回到伏地魔身边的,然后把他们监视起来,”比尔说道。“这个策略被证明是很机警的。”

    “为什么?”

    “因为魔法部的态度,”唐克丝说道,“你看看那个法尼治·福吉听说‘那个人’回来之后惊慌失措的样子。哈利!是的,他完全不会改变立场的。他绝对拒绝相信已经发生的一切。”

    “但是为什么?”哈利失望的说道,“为什么他如此愚蠢?如果丹伯多—”

    “哦,很好,你说到问题的点子上了,”威斯里先生用一个扭曲的微笑说道,“丹伯多。”

    “福吉害怕丹伯多,你知道的,”唐克丝难过的说。

    “害怕丹伯多,”哈利草率的叫起来。

    “害怕丹伯多取代他,”威斯里先生说道,“福吉认为丹伯多正在密谋推翻他。他认为丹伯多想要得到魔法部长的位置。”

    “但是丹伯多根本不想—”

    “当然他不想,”威斯里先生说道,“他从没想过要当魔法部长,甚至早在老部长巴格诺德退休的时候,就有很多人推举丹伯多继任。福吉后来还是接管了权力,但是他永远也忘不了丹伯多是多么的受人爱戴,尽管丹伯多从来就没有觊觎这个职位。”

    “更深的意义是,福吉清楚丹伯多是个远比他聪明,比他强大的巫师,而且在他刚刚接手魔法部的早期岁月里他总是要向丹伯多咨询意见,”卢平说道,“但是现在看来他开始迷恋权力,并且刚愎自用。他喜欢现在的魔法大臣的职位,而且越来越相信自己才是个聪明人,而丹伯多仅仅是个麻烦爱好者。”

    “他怎么能这样认为?”哈利愤怒的叫道,“他怎么能认为丹伯多引起了麻烦—或者说是我引起了麻烦?”

    “因为接受伏地魔回归的事实,就意味着魔法部将遭遇到成立十四年以来从未处理过的大麻烦,”天狼星痛苦的说道,“福吉只是不想让自己面对它。毕竟对他来说自欺欺人的认为丹伯多在骗他肯定要舒服的多。”

    “你现在看见了问题所在,”卢平说道,“当魔法部坚持没有任何来自伏地魔的威胁的时候,很难让人们相信他已经回归这一事实,尤其是人们首先真的不愿相信的情况下。更糟糕的是,魔法部严令每日先知报不要报道任何来自丹伯多的消息,因此大多数的巫师团体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的任何事情,这使得如果食死徒使用‘英帕流斯’咒语(第四部介绍过的伏地魔用来控制信徒的强力迷惑咒语,被魔法部严令禁止使用的三大禁咒之一)的话,他们很容易成为靶子。”

    “但是你们正在警告人们,不是吗?”哈利看着威斯里先生、天狼星、比尔、蒙顿格斯、卢平和唐克丝,问道,“你们不是正在让人们知道伏地魔的归来吗?”

    “是的,当人人都以为我是一个疯狂杀手,而魔法部却为我的脑袋悬赏1000帆船币的时候,我几乎无法上街散传单,对吗?”天狼星不安的说道。

    “而我,在大多数社团我是个不受欢迎的客人,”卢平说道,“狼人一向是个危险职业。”

    “唐克丝和亚瑟如果口无遮拦的话就将失去他们在魔法部的饭碗,”天狼星说道,“但这对我们而言在魔法部里安插密探是非常重要的,我敢打赌伏地魔一定会向他们渗透的。”

    “尽管我们已经尽力说服了两个人,”威斯里先生说道,“唐克丝在这儿,她是一个—但是上次凤凰令集结的时候她还太年轻,而且有傲罗成员在我们这边是一个巨大的优势—肯斯雷·沙克雷波尔特也是我们一笔真正的财富;他是负责追捕天狼星的,因此他一直在给魔法部放假消息说天狼星待在提比特。”

    “但是如果你们之中没有人放出消息说伏地魔已经回来了的话—”哈利说道。

    “谁说我们没有放消息?”天狼星说道,“你认为丹伯多为什么会陷入这个麻烦之中一筹莫展?”

    “你的意思是?”哈利问道。

    “他们想要让丹伯多丢脸,”卢平说道,“你没看上周的每日先知报吗?他们报道说丹伯多已经被投票免去了国际魔法联盟主席的职务,因为他太老了,已经失去了控制力,但那不是真的;他是在做了一个宣布伏地魔归来的演讲之后被巫师管理部免职的。他们把他的巫师等级从大法师降级了—那是一个巫师的最高荣誉—而且他们现在正在讨论撤消他的一级梅林勋章(梅林是西方魔法体系中一个传奇式的人物,其地位之崇高有如道教的太上老君,佛教的如来佛祖一般,代表魔法界至高无上的权威。)”

    “但是丹伯多说,只要不把他从巧克力蛙的收集卡中除名,他才不在乎他们怎样做呢。”弗来德笑着说道。

    “这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威斯里先生尖锐的说,“如果他再这样继续公然反抗魔法部的话,他也许就要在阿滋卡班度过余生了,而我们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只能是替丹伯多在哪里上锁了。如果那个人知道丹伯多回到战场的话他行事就会小心翼翼。如果丹伯多离开战场,—哦,那个人就将肆无忌惮。”

    “但是如果伏地魔要招募更多的食死徒,那么他归来的消息就必然泄露,不是吗?”哈利失望的问道。

    “伏地魔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破门而入的,哈利!”天狼星说道,“他欺骗、诅咒、勒索他们。他是保密工作的专家。在任何情况下,招募追随者都是他唯一感兴趣的事情。他同样在制订计划,这些计划能够使他的行动,事实上悄然无声,而他此刻正在关注此事。”

    “除了那些追随者之外他接着还会干什么?”哈利很快问道。他想他看见天狼星在回答之前与卢平飞快的交换了一下眼神。”

    “通过秘密途径补充物资。”

    当哈利看来迷惑不解的时候,天狼星说道,“象是一把武器之类的。有些东西是他上次没有的。”

    “在他强大起来之前?”

    “是的。”

    “比如哪种武器?”哈利说道,“是某种比阿得罗.卡文迪许(三大禁咒的最后一个)更糟糕的东西吗—?”

    “够了!”

    威斯里太太在门边的阴影里说道。在送金妮上楼之后哈利没有注意到她已经回来了。她的胳膊交叉,看起来非常恼火。

    “现在我要你们上床睡觉。你们所有的人。”她看了看弗来德,乔治,罗恩和荷米恩补充道。

    “你不能命令我们—”弗来德开始抗议着。

    “看着我。”威斯里太太咆哮道。她全身颤抖的盯着天狼星。“你告诉哈利的已经够多的了。再多你干脆把哈利带进凤凰指令组织会更直接些。”

    “为什么不?”哈利很快说道,“我要加入,我想加入,我要战斗!”

    “不。”

    这次说话的不是威斯里太太,而是卢平。

    “凤凰指令是由超过法定年龄的正式巫师组成,”他说道。“而不是那些仍然待在学校里的预备巫师,”当弗来德和乔治想开口的时候卢平补充道。“毫无观念的牵扯进来是很危险的,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我认为莫莉是对的,天狼星。我们说的够多了。”

    天狼星耸耸肩但是没再争辩。威斯里太太专制的召唤她的儿子们,还有荷米恩。他们一个接一个的站起来,当然也包括哈利,象是一群失败者一样跟着离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哈利波特1-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哈利波特2-哈利·波特与密室哈利波特3-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哈利波特4-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哈利波特6-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