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八章 丹伯多的军队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作者:作品集

第十八章 丹伯多的军队更新时间:2014-06-04

  “阿不莱吉读了你的邮件,哈利!这还能怎么解释呢!”

    “所以你觉得是阿不莱吉袭击了海维?”他愤愤地说。

    “我几乎可以肯定。”荷米恩冷冷说道,“看看你的蛙儿吧,他要逃走了。”

    哈利拿起魔杖指着那个正在努力逃离桌子的信念坚定的牛蛙。“飞来飞去!”于是牛蛙嗖地飞了回来,跌回哈利的手心,沮丧得一塌糊涂。

    咒语总是私人谈话中最好的话题;通常为了使被偷听的危险降至最低,人们总是要做很多保护工作,比如移来移去。然而,今天有天赐的良机:咕咕叫的牛蛙和呱呱叫的乌鸦塞满了整间屋子;屋外大雨滂沱,雨点撞击在教室的窗户上发出咚咚的声响。哈利、罗恩和荷米恩的关于阿不莱吉怎么会几乎抓到天狼星的小声谈话竟然一点也没有被注意到。

    “我从费尔奇报告说你看不起哑炮那时候就开始怀疑了。因为这实在是个蠢极了的谎话!”荷米恩低声说着,“就是说,只要读了你的信,就会很清楚地知道你根本没有看不起他们!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麻烦找上门来!一个低级玩笑是么?但是,那个人干嘛为了看看你的信而找个借口?但是这对阿不莱吉来说却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告诉费尔奇,让他来下手没收你的信,然后想法子从他那儿偷过来,或者干脆就这样要过来看看!费尔奇绝对不会反对——他什么时候会维护一个学生的利益!噢哈利,你快要把你的蛙儿碾碎了。”

    哈利低头一看:对噢,他的手正紧紧攥着那只牛蛙,它的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他赶紧把它丢到桌子上。

    “昨晚真是千钧一发,”荷米恩说,“我真想知道到底阿不莱吉知不知道那有多可怕。寂静无声!”

    那只被她用来试验“寂静无声”的牛蛙立刻哑掉了,还悻悻地瞪着她。

    “如果她抓到了嗅鼻子……”

    哈利接过荷米恩的话。

    “那么很可能今天早上他就给遣送回阿兹卡班了!”他挥舞着他的魔杖,但是没有聚焦;他的牛蛙把自己鼓成了一个绿色气球,发出尖尖的哓叫声。

    “寂静无声!”荷米恩急忙喊道。就在荷米恩的魔杖发出咒语的一瞬间,哈利的牛蛙漏了气。“好了,他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够了。我真不知道我们怎么才能让他知道。我们又不能派猫头鹰送信。”

    “我想他不会再冒这么一次险了。”罗恩说,“他又不苯,他知道那个女人差点抓到他。寂静无声!”(荷米恩和罗恩的“他”都是前一个指哈利的牛蛙后一个指天狼星。)

    他面前的那只又大又丑的乌鸦发出一声呱呱的嘲笑声。

    “寂静无声!!寂静无声!!!!!!”

    那个乌鸦叫得更开心了。

    “你挥舞的方法不对!”荷米恩不满意地望着罗恩,“事实上你根本不是在挥舞它。这是拿它戳人!”

    “乌鸦要比牛蛙难!”罗恩从牙缝里挤出话。

    “好啊,那我们换换?”荷米恩一把抓过罗恩的乌鸦,然后把她的肥牛蛙丢给他。“寂静无声!”那乌鸦还在一张一合着它的尖嘴,只是什么都没叫出来。

    “很好,格林佐小姐!”弗立维教授尖细的声音把他们吓了一跳。“现在让我来看看你做得怎样?威斯里先生?”

    “什…什……哦…哦,好,好的。”罗恩狼狈极了。“嗯……寂静蛙声!”

    他直戳下去差点捅破那牛蛙的眼睛;牛蛙大叫一声摔下了桌子。

    于是毫无疑问哈利和罗恩给布置了额外的家庭作业。

    因为雨太大了,学生们可以留在这里直到下课。教室里很嘈杂,皮皮鬼在一楼拥挤的教室里游荡,不时往某个学生的头上丢个墨水球什么的。他们三个刚坐下就看见安吉利娜正拨开扎堆儿的人群朝他们走来。

    “我拿到许可了!”她叫道,“重开魁地奇球赛!”

    “太棒了!”罗恩和荷米恩异口同声地说。

    “对啊对啊!”安吉利娜容光焕发,“我去求麦格而且我想她也去求了邓布利多。反正不管怎么说,阿不莱吉得罢手了!哈哈!所以我想你们今晚七点在球场集合。是的,我们要定一下时间表。明白吗,我们离今年第一场比赛只有三个星期了!”

    她挤出人群,躲开了皮皮鬼扔过去的墨水球,消失在视线外。那个墨水球找到了替代目标,击中一个一年级的。

    罗恩望向窗外,脸上的笑容渐渐退去。窗外都是倾盆的大雨。

    “希望天快点放晴……你怎么了,荷米恩?”

    她同样正凝视着窗外,但是似乎什么也没有真正的看着。眼神很茫然,然而眉头紧琐。

    “想想……”她说。仍然皱着眉望着雨水冲洗着窗玻璃。

    “天狼…呃,嗅鼻子?”哈利问。

    “不是…不完全是……”荷米恩缓缓地说,“更多些……我想知道…我觉得我们做的是对的…我想…嗯,不是么?”

    哈利和罗恩莫名其妙地互相望了望。

    “好了,什么乱七八糟的,”罗恩说,“你得说明白些。”

    荷米恩回头看着罗恩,就像她刚刚发现他呆在那儿。

    “我只是想知道,”她的语气明白了些,“我们组建这个黑魔法防御社,到底对不对?”

    “什么?!”哈利和罗恩一齐说道。

    “荷米恩!这一开始就是你的主意!”罗恩气愤地说。

    “我知道,”荷米恩翘起她的手指搭在一起,“但是和嗅鼻子谈过之后…”

    “但是他完全赞成啊!”哈利说。

    “嗯,”荷米恩又一次凝视着窗外,“嗯,这就是我为什么开始觉得那实际上,并不是个好主意…”

    皮皮鬼飘到了他们头上,拿着玩具枪;他们三个不约而同地举起书包挡着脑袋,一直等到他又飘走。

    “我们要说清楚,”放下书包,哈利气愤地说,“天狼星同意了,所以你觉得我们不能干了?”

    荷米恩看起来很紧张而且很为难。她盯着放在桌上的手说:“你们都一无反顾地相信他的决断?”

    “是的!我!当然!”哈利马上说道,“他总是能给我们极好的建议和指示!”

    一个墨水球绕过了他们,正好击中了卡蒂·贝尔的耳朵。荷米恩看着卡蒂跳出来开始拿东西砸皮皮鬼;她沉默着,似乎正小心地寻找适当的词。

    “难道你不觉得他开始…有点…不计后果…就是自从他被软禁在格林玛德?你觉不觉得他…有点…造活?”

    “什么?‘造活’???”哈利不喜欢她的话。

    “我是说…嗯,我觉得他是希望我们在魔法部的人的鼻子底下建一个秘密的防御社…我想…他是对于在那儿他什么也做不成…而感到…失落所以…他在…急切地…怂恿我们。”

    罗恩显得彻底的不知所措。

    “天狼星是对的!”他说,“你说起话来像我妈!”

    荷米恩咬着嘴唇没有说话。皮皮鬼刚冲下来把整整一瓶墨水倒在卡蒂的头上,下课铃响了。

    *

    这样的天气根本看不出时间。很快的,七点了。哈利和罗恩飞快地吃完晚饭赶到魁地奇球场做练习。他们被雨淋得浑身透湿,脚上沉甸甸的,只能在草地上滑着走。天空泛着深灰色,似乎快要打雷了。弗来德和乔治正在争论着到底要不要用他们的药箱里的东西来逃避今天的飞行。这可真是雨夜里的一剂良方,即使只是这么一刻,哈利他们还是觉得心情好多了。

    “…但是我打赌她一定已经知道我们做的那些事了,”弗来德从嘴角挤出话,“如果我昨天没有答应卖给她那些呕吐含片就好了。”

    “我们可以试试发热奶糖,”乔治嘀咕着,“没人见过那个。”

    “有用么?”罗恩挺积极地问道。雨太大了,像棒槌一样打在屋顶上;风在房子周围呼啸。

    “呃,对,”弗来德说,“你的体温会呎呎地往上涨!”

    “但是你也生了一堆大脓包!”乔治说,“而且我们还没有搞清楚怎么才能把它们弄掉。”

    “脓包?在哪儿?”罗恩盯着双胞胎说。

    “哦,这个…你当然看不到,”弗来德一副臭脸,“它们长在了一个我们…不会常常给别人看的地方。”

    “但是当你坐上飞天扫帚…”

    “好了,大伙儿,听着,”安吉利娜大声说,她的身影渐渐由队长室那里显现出来,“我知道这不是个理想的天气,但是它也是一个好机会!如果对斯莱特林的比赛遇到这种情况,我们就有准备了!哈利,你最好用那个上次在对赫奇帕奇的比赛中用过的咒语把你的眼镜处理处理。”

    “哦,荷米恩教过我的。”哈利抽出魔杖,指着自己的眼镜:“防水防湿!”

    “我想我们都得用用这个,”安吉利娜说,“我们只要不让脸上沾上那么多的水,就太不错了!来!大家一起!防水防湿!!好了,出发!”

    他们一个个把魔杖塞进袍子的最里层的口袋,扛着飞天扫帚跟着安吉利娜走出更衣室。

    他们淌着泥浆走到球场中央;即使施了防水咒,视线还是一片模糊;光线昏暗,大雨扫荡着球场。

    “好吧!听我的哨声!”安吉利娜喊着说。

    哈利用力一蹬地,泥水向四面八方飞溅开,他冲向高空,大风吹得他完全无法控制方向。

    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去抓那个金色飞贼,看都看不见;他只能勉强看到练习用的游走球掠过;练习只一分钟他就差点摔下去,所以只好用自动操纵杆。不过,安吉利娜没看见这个。事实上,她什么也看不见;大家谁也看不见别人在做什么。风更猛烈了;哈利可以听见飕飕的摩擦声,和雨水击打在湖面上的轰轰声。

    安吉利娜让他们这么呆了几乎整整一个小时才终于放弃。她带着她湿透的而且是怀有极大不满的球队回到更衣室,坚持强调说这绝不是浪费时间,但显然她的语气并没那么自信。弗来德和乔治看起来是最难过的;他们都夹着腿躲到后面。哈利假装擦着头发,听他们在小声抱怨着。

    “我觉得我给撕成两半了!”弗来德万分痛苦地说。

    “我不是这个,” 乔治紧咬着牙,“它们疯了似的抽筋…比你的还恐怖!” “啊哟!”哈利大叫一声。

    他用毛巾捂着脸,眉毛绞在一起。他前额的伤疤又灼痛起来,比几周前的还要痛。

    “怎么了?!”好几个声音说。

    哈利从毛巾中抬起头;更衣室变得模糊,因为他没戴眼镜,但是他仍能看见每个人都焦急地望着他。

    “没事,”他小声回答,“我不小心扎到眼睛了,就是这样。”

    但是他给了罗恩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场外休息时间,他们俩躲在一起,用斗篷遮着,并把帽子拉得低低的。

    “怎么回事?”当艾丽西娅也消失在门外,罗恩问道,“又是那个疤?”

    哈利点了点头。

    “但是…”望了望那个伤疤,罗恩大步走到窗边,看着窗外的雨,“他…他并不在附近啊,不是吗?”

    “是啊,”哈利坐到一张长椅上,摸着他的伤疤,轻声说道,“他大概还在几公里以外呢。可能是因为他…生气了吧。”

    哈利突然觉得奇怪,那就像是一个陌生人在告诉他一样。然而他又一下子发现的确是这样啊。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的,但是他就是知道了;伏地魔,不管他在哪儿,不管他在做什么,他一定很狂躁。

    “你看见他了?”罗恩一副惊恐的表情,“你…看见影像…或者什么了么?”

    哈利静静地坐着,凝视着他的脚,想让思绪和回忆在剧烈的疼痛之后平静下来。

    一切混乱,尖叫着奔跑的声音……

    “他想完成一件什么事,但是事情进展的很慢。”他说。

    又一次,他惊讶地发现说出了一些自己不知道的话,然后又突然发现的确是那个样子。

    “但是…你…怎么知道的呢?”罗恩说。

    哈利摇了摇头。他用手捂住脸,将眼睛轻轻按了按。眼睛里冒出金色的星星。他感觉到罗恩在他身边坐下,知道他正望着他。

    “这是之后的第一次吗?”罗恩安静地说,“自从在阿不莱吉的办公室的那一次?神秘人…生气了?”

    哈利又摇了摇头。

    “那么是怎么回事呢?”

    哈利回忆着。阿不莱吉的脸…他的疤疼了起来…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一种奇异的、跳动的感觉…很愉快……但是当然,他还不明白到底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很凄惨。

    “最近的那次,是因为他很开心。”他说,“真的十分开心。他觉得……就要有好事发生了。还有就在我们来霍格瓦彻之前的那晚…”他回忆起在格林玛德他的疤又疼了,疼得很厉害…“他很暴躁。”

    他转过头看着罗恩,罗恩打了个呵欠。

    “你比特里劳妮厉害多了,伙计。”罗恩用一种充满崇拜尊敬的语气说。

    “我不是在作预言!”哈利说。

    “不!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罗恩恐惧而又兴奋地说,“哈利!你在读神秘人的思想!!”(“读心术”)

    “不是,”哈利摇摇头,“这个更像是……他的心情,我想。只是有他的心情这样一闪而过。邓布利多说过,去年也有这样的事。他说如果伏地魔就在附近,或者他开始憎恨什么,那么我就知道。所以,我现在有感觉,同样因为他现在很开心……”

    一阵停顿。风和雨像鞭子一样抽打着整幢房子。

    “你应该告诉他们!”罗恩说。

    “我上次告诉天狼星了。”

    “好吧,那这次也告诉他!”

    “不行!不是么?”哈利狠狠地说,“阿不莱吉正在监视猫头鹰和壁炉,记得吗?”

    “好吧那就,邓布利多好了。”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他早就知道了。”哈利立刻说道。他把斗篷拿了下来抖了抖:“没必要再说一遍。”

    罗恩也解开斗篷。他望着哈利,心里在想着什么。

    “邓布利多一定想知道。”他说。

    哈利耸耸肩。

    “好吧…来!我们…还要练习‘寂静无声’呢。”

    他们匆匆穿过黑暗的球场,不时滑倒在泥泞的草地上,一句话也没有说。哈利正急速地思索着。什么事是伏地魔希望发生而又没有及时发生的呢?

    “…他另有计划…一个真正很快就能赴诸实施的计划…只能秘密行动…比如一件武器。是他上次没有得到的。”

    哈利已经几个星期没有想过这些问题了;他把精力都放在了霍格瓦彻的事情上,为了和阿不莱吉的斗法而忙碌着,还有毫无道理的魔法部的干涉……但是现在这些问题又回来了,使他特别想知道…伏地魔的狂躁是不是意味着他要寻找新的武器?不管那是什么。凤凰令有没有阻挠到他,打乱他的计划?还有那个东西它在哪儿?在谁手里?

    “假正经。”罗恩的声音。哈利这才回过神来,跟着罗恩通过肖像洞爬进公共休息室。(“假正经”是休息室口令)

    荷米恩好像很早就睡觉去了,留下克鲁克山蜷缩在壁炉边的椅子上,桌上放着一堆五颜六色的粗毛线小精灵帽子。哈利真是庆幸她没在这儿,这样就不用和她说起他的疤又疼了然后她又会劝他马上去告诉邓布利多。罗恩不时担忧地望望他,于是哈利拿出咒语书开始写他的论文。但是他只是假装在那里专心致志,直到罗恩说想上楼睡觉他还没有动笔写一个字。

    午夜来临,然后又过去。哈利把他的书读了一遍又一遍,可总是在那一段:坏血草、拉维纪草以及珠蓍的用法。并且一句都没读进去。

    “这些植物对大脑的燃烧十分有效,因此经常被用在混乱药剂和迷失剂之中。如果你想头脑发热或者失去理智…”

    …荷米恩说天狼星被软禁在格林玛德开始失去理智…

    “…对大脑的燃烧十分有效,因此经常被…”

    …预言家日报会说他的大脑被烧掉了,如果他说他能知道伏地魔的感觉…

    “…因此经常被用在混乱药剂和迷失剂…”

    …混乱的是讲的话,好吧;他为什么会知道伏地魔感觉到什么?而且这个邓布利多都说不清楚的神秘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你想…”

    …哈利真想睡觉…

    “…头脑发热…”

    …这个壁炉边上的位子真是暖和,而且舒服。雨还在敲打着窗玻璃,克鲁克山打着呼噜,火堆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书从哈利手中滑落,跌在炉前的地毯上。他的脑袋慢慢耷拉下来……

    他又来到那个黑暗的走廊,脚步声在周围回荡。尽头的门渐渐呈现出来,他的心激动地跳着…他只要把门打开…进去…

    他伸出手…手指离门把手只有几英寸…

    “哈利·波特,先生!”

    他惊醒过来。休息室里所有的蜡烛都已经熄灭了,有一个什么东西正在走过来。

    “是谁?”哈利坐直了身子问道。火堆就要灭了,休息室里很暗。

    “你的猫头鹰在多比这儿,先生!”一个尖细的声音。

    “多比?”哈利迷迷糊糊地说。他顺着声音向昏暗的房间对过望去。

    家养小精灵多比站在荷米恩留下的半打毛线帽子旁边。他的蝙蝠似的大耳朵现在正从荷米恩留下的帽子堆里伸出来;他顶着一个一个的帽子,看起来就好像他的头被谁拉长了两三英寸。旁边站着海维,她正安详的叫唤着,看起来已经治愈了。

    “多比自己来把哈利·波特的海维还给他。”小精灵崇敬地说,“格拉普兰教授说她已经好了,先生。”多比深深地鞠了一个躬,他的长鼻子都碰到了地毯。海维不满的叫了两声,飞到了哈利的椅子扶手上。

    “谢谢你,多比!”哈利敲敲海维的小脑袋,眨了眨眼,努力想忘掉那扇门…那个梦境太真实了。多比走进了些,哈利发现他还是打了一堆领带穿了数不清的袜子,所以他的脚看起来太长太长了。

    “呃…你把荷米恩留下的衣服全穿上了?”

    “哦不是,先生。”多比开心地说,“多比也给了闪闪几件,先生。”

    “好吧。那么闪闪怎么样了?”哈利问道。

    多比的耳朵耷拉了下来。

    “闪闪还是在酗酒,先生。”他像网球一样大的绿色大眼睛望着地板,“她还是不在意她的衣服,哈利·波特。其他家养小精灵也是。他们没人愿意打扫格兰芬多塔楼了,到处都藏着帽子和袜子,他们觉得那是侮辱,先生。多比把活儿都揽下来了,先生,但是多比不介意,先生,因为他很喜欢见到哈利·波特而且今晚,先生,他如愿以偿了!”多比又深深地鞠了一躬。“但是哈利·波特似乎不太开心,”多比抬起身羞怯地望着哈利,“多比听说他在说梦话。哈利·波特做了噩梦吗?”

    “不算什么噩梦,”哈利大了个呵欠,揉揉眼睛,“我还做过更可怕的呢。”

    小精灵用他圆圆的大眼睛仔细打量着哈利。然后垂下了耳朵,认认真真地说:“多比真希望可以帮帮哈利·波特。是哈利·波特给了多比自由。多比现在非常非常快乐。”

    哈利笑了起来。

    “你帮不了我,多比,但是还是谢谢你。”

    他弯下身拾起他的魔药书。他明天必须完成那篇论文。他合上书,炉火照亮了他手背上的细细的白色伤疤——那是被阿不莱吉留堂的结果…

    “等一下。你可以帮我做件事,多比。”哈利缓缓地说道。

    小精灵回过头来,开心极了。

    “告诉我,哈利·波特,先生!”

    “我想找一个地方,那里可以供二十八个人练习黑魔法防御术,而且不会让任何老师知道。特别是…”哈利狠狠抓住他的书,那道伤疤散发出白亮的光芒,“阿不莱吉教授!”

    他料想多比脸上的笑容会僵掉,耷拉着耳朵;他料想他说那不可能;或者说他会去找找,但是希望不大。但是他没有料到,多比竟然跳了起来,耳朵兴奋的摇摆,还拍起手来。

    “多比知道这个地方,先生!”他高兴地说,“在他刚到霍格瓦彻的时候,多比听其他的家养小精灵说过,先生。我们把它当作临时休息室,先生,或者叫做,‘我要的房间’!”

    “什么意思?”哈利好奇地问。

    “因为,这是一个只能进去的房间,”多比认真地说,“只有当人需要它的时候才出现。有时候在那儿,有时候又不在,但是当它出现,就一定为找它的人做好了一切准备。多比也用过,先生。”多比话语中带着犯罪感,“就在闪闪喝醉的时候;他把她藏在‘我要的房间’,发现那儿有黄油啤酒的解酒药,还有一张小精灵用的床让她可以躺在那儿,先生…而且多比知道,费尔奇先生也在那儿找到过他正短缺的打扫工具,先生,还有…”

    “还有如果你急着想要一个厕所,”哈利突然想起邓布利多在去年的圣诞舞会上说过,“那里就会摆满了便壶?”

    “多比觉得是的,先生。”多比认真地点点头,“是个特别奇妙的房间,先生。”

    “有多少人知道?”哈利正了正身子。

    “很少很少,先生。通常人们会偶然发现它,先生,但是之后就找不到了,因为他们不知道,它就在那儿等着你需要它来为你服务呢,先生。”

    “听起来太厉害了。”哈利兴奋极了,“简直是太完美了,多比!什么时候才能让我见一见!”

    “随便什么时候,哈利·波特,先生!”多比看见哈利这么希望见到那个房间,也跟着开心起来,“如果你愿意,我们现在就走!”

    哈利真的特别想和多比去看看,他准备赶紧上楼取他的隐身衣但是,又一次,荷米恩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不计后果…”现在,毕竟终究,的确已经很晚了,他也很累了,而且还有斯内普的论文要写。

    “今晚就算了,多比。”哈利很不情愿地说,然后又躺回他的椅子。“这真的很重要…我不能贸然行事,需要严密的计划。听着,你能不能现在就告诉我‘我要的房间’在哪儿?还有怎么才能进去呢?”

    *

    他们穿过泥水泛滥的菜地去上草药课,袍子翻滚着卷到身上。温室里,斯普劳特的话一句也听不见,雨点像冰雹一样敲打着屋顶。下午的保护神奇生物课因为雨水的来袭而改在一楼一间空教室里上。更令人松了一口气的是,安吉利娜在午饭时召集了队员说取消了魁地奇训练。

    “太棒了。”哈利在她说完这个消息后小声对她说,“因为我们要开始第一次防御会议了!今天晚上八点,七楼被巨怪棒打的疯巴那巴斯的画像对面。帮我告诉卡蒂和艾丽西娅。”

    她不满地看了看哈利,不过还是答应了他。于是哈利马上继续他的腊肠和土豆泥。当他抬起头准备喝点儿南瓜汁的时候,发现荷米恩正望着他。

    “干嘛?”他衔着腊肠说。

    “嗯…你知道,多比的计划通常都比较危险。记得吗,上次你手臂里的骨头全没了。”

    “那个屋子可不是多比的‘疯子计划’;邓布利多也知道的,他在圣诞舞会上也提到过!”

    荷米恩似乎有点了解了。

    “邓布利多也告诉过你?”

    “那时只是随口说说。”哈利耸耸肩。

    “哦,好吧,那就好。”荷米恩也快活起来,不再反对了。

    他们叫上罗恩,然后又花了差不多一整天的时间找到所有在猪头酒吧留下名字的人,告诉他们晚上在哪儿集合。不过哈利有点儿失望,因为金妮主动提出去找秋·张那群人;无论如何,哈利相信到晚饭时消息应该已经送到那猪头酒吧的另外二十五个人手上了。

    七点半,哈利、罗恩和荷米恩离开了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哈利手里拿着那张旧旧的羊皮纸。五年级的学生可以在城堡里呆到九点,但是他们三个到七楼时还是紧张地左顾右盼。

    “等一下,” 走到最后一层的楼梯间时,哈利发出警告。他展开那张羊皮纸,用魔杖点了点低声说道:“我庄严宣誓我没干好事。” 空白的羊皮纸变成了一张霍格瓦彻的地图,上面有些移动的下面标着名字的小墨点,表示人们都在什么地方。

    “费尔奇在二楼,”哈利把地图凑近了些,“洛丽丝夫人在四楼。”

    “还有阿不莱吉呢?”荷米恩焦急地说。

    “呆在她的办公室里。”哈利指着说。“好了,走吧。”

    他们顺着走廊,寻找多比说的那个地方。有一面什么都没有的墙,对面就是那幅画,疯巴那巴斯正想教巨怪跳芭蕾。

    “好,”哈利小声说。那个满身疙瘩正想棒击他的芭蕾舞老师的巨怪和这个积极的芭蕾艺术导师都停下来看着他们。“多比说在这儿来回走三遍,集中精神想着我们要的那个东西。”

    于是他们照做。朝这边的窗子跑一截,再回过头朝那边的花瓶跑一截。罗恩跑得晕头转向,根本顾不上集中精神;荷米恩正气喘吁吁地默念着什么;哈利握紧拳头盯着前方。

    “我们需要一个地方,可以练习…”他在头脑里想,“只要一个可以练习的地方…一个他们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哈利!”荷米恩尖叫起来。他们这时正跑过第三趟。

    一扇擦得锃亮的门出现在墙上。罗恩紧张地望着它。哈利伸出手,转动那个黄铜的把手,推开门。那是一间宽敞的点满了火炬的房间,看起来就好像是八楼下面的地牢。

    顺着墙壁排放着木制的书柜;没有椅子,在地板上摆放着几个巨大的丝绸软垫。房间的一头有一个书架,上面放着的一排好像是窥镜和探密器,还有一面大大的照妖镜,这点哈利可以确定,因为去年他在假穆迪的办公室里看到过。

    “正好可以来练习昏迷咒。”罗恩用脚戳了戳那些软垫,开心地说。

    “看看这些书!”荷米恩兴奋极了,手指轻轻地在书脊上滑动着,“《常用诅咒及其反击纲要》…《智斗黑魔法》…《自我防御咒语集》…哇哦……”她回过头望着哈利,脸上洋溢着笑容。哈利确信这几百本书的出现已经使荷米恩完全相信他们做的很对。“哈利,简直太棒了!我们要的这儿都齐了!”

    然后她迫不及待地抽下一本《不祥的人的不祥》,一屁股坐到最近的软垫里看起来。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哈利回头一看,是金妮、纳威、拉文德、帕瓦蒂和迪安。

    “嚯!”迪安惊奇地打量着这间房间,“怎么回事?”

    于是哈利开始解释。又有很多人来了,于是他又要从头再解释一遍。八点了,所有的软垫上都坐满了人。哈利走到门口拔下钥匙;钥匙发出的叮叮的声音使大家静了下来,都看着哈利。荷米恩小心地在她的《不祥的人的不祥》上做了个记号,然后把它放在了一边。

    “好了,”哈利有点紧张,“这个就是我们练习的地方,你们也…呃…显然也觉得这里不坏。”

    “是奇妙极了!”秋说。大家也小声附和表示同意。

    “奇怪,”弗来德皱着眉毛,“我们有一次为了躲费尔奇来过这儿,记得么,乔治?那是那时这里是个扫帚柜。”

    “嘿哈利,这个是什么?”迪安指着后面的窥镜和照妖镜问道。

    “黑魔法探测器。”哈利朝它们走过去,“基本上来说就是,当有黑巫师或者敌人靠近时它会有点反应。不过也不能全靠它,因为有时候可以糊弄过去…”

    他凝视着照妖镜;那里面有些黑影在晃动,但是辨不清是谁。他转过身。

    “好吧,我们来想想先练习什么,还有…呃…”他看见有人举手。“怎么了,荷米恩?”

    “我认为我们应该先选一个头儿。”荷米恩说。

    “哈利就是头儿!”秋立刻说,她看着荷米恩,好像觉得她是疯了。

    哈利的胃抽筋起来。

    “是啊,但是我们应该投票!”荷米恩不以为然地说,“这样才算正式,才能服人心。那么…有谁愿意哈利做我们的头儿?”

    所有人都举起了手,包括撒迦利亚·史密斯在内,虽然他挺不情愿的。

    “呃…好的,谢谢。”哈利觉得他的脸就要烧起来了,“那么…怎么样呢,荷米恩?”

    “我觉得我们还应该有个名字。”她欢快地说,“促进团队的团结和热情,怎样?”

    “叫‘反对阿不莱吉联盟’怎么样?”安吉利娜满怀希望地说。

    “或者叫‘魔法部是笨蛋团’?”弗来德提议。

    “我在想…”荷米恩朝弗来德皱了皱眉毛,“应该是一个不能显示出我们在干什么的名字,那样在别的地方谈到时就不会让别人知道。”

    “‘防御协会’怎么样?”秋说,“有人时就叫它‘疙瘩’,别人一定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

    “嗯!‘疙瘩’不错。”金妮说,“不过全名可以改成‘邓布利多的军队’,因为他是魔法部最害怕的人,对不对?”

    一阵赞同的嘀咕声。还有笑声。

    “都同意‘疙瘩’?”荷米恩一本正经地说,然后跪到软垫上统计票数。“以多数票通过!”

    她把签满名字的羊皮纸钉到墙上,然后用大大的字写道:邓布利多的军队!

    “好了。”她坐下后,哈利说,“开始练习吧?我在想,我们先练习‘除你武器’怎么样?你知道的,缴械咒。我知道这个太简单了,但是它真的有用…”

    “哦好了!” 撒迦利亚·史密斯翻了翻眼睛,抱起胳臂,“我不觉得除你武器可以帮我们对抗神秘人,你觉得呢?” “不过我用它和他决斗过,”哈利轻轻地说,“我救了我自己,就在六月。”

    史密斯像傻瓜一样地张大了嘴巴。房间里静了下来。

    “但是如果你们觉得太简单,可以离开。”哈利说。

    史密斯没有动。没人离开。

    “好吧,”那么多眼睛盯着他,哈利的舌头比任何时候都干,“我想我们可以分组练习。”

    所有的人马上行动起来,分成一组一组。只有纳威孤单一人。

    “你可以和我一起。”哈利对他说。“好吧!数三下!好,一、二、三!”

    房间里顿时充满了除你武器的喊声。魔杖到处乱飞;喊错的咒语弹到书架上,把书全拽了出来。哈利的速度比纳威快好多,于是纳威的魔杖弹到了天花板上,闪出一片火星,然后又啪嗒一声落到一个书柜顶上。哈利只好施一个飞来咒把它还给纳威。看看周围,他确信首先练习最基本的咒语是完全正确的;很多人都念错了咒语;多数人的咒语都只能让对手后退几步,或者干脆从他身边擦过。

    “除你武器!”纳威喊道。哈利一不留神魔杖竟然真的飞了出去!

    “我做到了!!”纳威兴奋地说,“我还从来没试过。我做到了!!!”

    “很好!!”哈利鼓励说。他不打算告诉纳威,他的敌人可不会悠闲地呆在那儿等着他来打。“听着,纳威,你能不能先去和罗恩和荷米恩练习一会儿。我必须去看看别人做的怎么样。”

    哈利走到房间中间。一件奇怪的事降临到撒迦利亚·史密斯头上。每次他念咒准备解除安东尼·高斯顿的武装的时候,他自己的魔杖就会飞出去,而安东尼这时什么都没做。哈利对于这个没必要奇怪:弗来德和乔治就在不远的地方轮流对着他下咒。

    “不好意思哦,哈利。”乔治看见哈利正望着他,忙说。“管不住自己~”

    哈利转到另一边,去纠正念错的咒语。金妮和迈克尔·考勒一组;她做得很好,要不就是迈克尔实在太差劲或者他不想对她下咒。厄尼·马克米兰把他的魔杖摇得天花乱坠,这倒给了他的对手可乘之机;克利维兄弟很努力,但是他们是造成书架上的书到处乱飞的罪魁祸首;露娜·爱好稍微好一点,偶尔可以打飞贾斯汀·芬奇弗莱特利的魔杖,不过多数时候只是让他的头发竖起来。

    “好了,停!”哈利大喊,“停!!停!!!!”

    “我想我得有个哨子才行。”他心想,然后突然附近的桌子上就出现了一个哨子。他一把抓起来,使劲一吹。所有人都停下了他们的魔杖。

    “不太坏。”哈利说,“但是我们到这儿是来提高的!” 撒迦利亚·史密斯瞪着她。“我们再试一次!” 他又开始到处走动,不时停下来纠正那些错误。渐渐的,大家都有了个样子。

    他试着躲开秋那一群人,但是别的地方已经来回几次了,有人提醒他不该忽视那边的人。

    “哦不!”当哈利走近时听见秋大叫,“除你雾气!我是说…除你瓷器!……哦,真对不起,玛丽埃塔!”

    她的卷发朋友的袖子着火了;玛丽埃塔用魔杖把火熄灭,然后瞪着哈利,好像那是他的错一样。

    “你让我觉得紧张。之前我做的都很好!”秋沮丧地对哈利说。

    “那个,很好。”哈利撒了个谎。但是当她抬起头望着他,他又说:“呃,不是,那个蛮糟的。但是我知道你能做对。我刚才看到了。”

    她笑了起来。她的朋友玛丽埃塔酸酸地望了望他们俩,转身走了。

    “别管她。”秋小声说,“她其实一点都不想来,是我拖她来的。他父母禁止她做一切反对阿不莱吉的活动。你知道,他妈妈在魔法部上班。”

    “你的父母呢?”哈利问。

    “哦,他们也禁止我和阿不莱吉作对。”秋自豪地说,“但是如果他们知道我准备和神秘人作对,特别是在塞得里克…”

    她顿住了,看起来很难过。一阵尴尬。特里·布特的魔杖飞了过来,擦过哈利的耳朵,重重地撞上了艾丽西娅·斯平莱特的鼻子。

    “呃,我爸爸倒是特别赞成反对魔法部的举动!”露娜·爱好在哈利身后骄傲地说,显然她在偷听他们的谈话;而此刻她的对手贾斯汀·芬奇弗莱特利正在试图把自己从裹在他头上的袍子里解救出来。“他总是说他完全相信福吉;我是说,相信福吉屠杀妖精的数量!还有当然他在利用神秘事物司调制可怕的毒药,用来毒杀那些反对他的人。还有他的阿古布拉·斯拉史克特…”

    “别问她怎么回事。”哈利悄悄对看起来不解的秋说。她咯咯笑起来。

    “嘿,哈利!”荷米恩在房间那一头问道,“你看时间了么?”

    他低头看看表,惊讶地发现十点已经过了九分了,就是说他们必须立即回到公共休息室,否则就极有可能被费尔奇逮个正着。于是他吹响哨子;所有人都停止了“除你武器”,有两根魔杖掉在地上。

    “好,今天很不错!”哈利说,“但是我们超时了,得快点离开这儿。下周老时间老地点?”

    “越快越好!”迪安·托马斯急忙说。大家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安吉利娜马上说:“魁地奇赛季就要开始了,球队也要练习!”

    “那就下个星期三见。”哈利说,“我们到时再商量别的训练。快点,我们最好赶快走。”

    他拿出活点地图仔细看了看,让他们三三两两的离开,看着他们安全进入休息室:赫奇帕奇的去地下走廊,从那里也可以到厨房;拉文克劳的去城堡西边的塔楼;格兰芬多的顺着走廊到达胖夫人的肖像画。

    “真的非常非常棒,哈利。”只剩下哈利、罗恩和荷米恩了。

    “嗯!很棒!”罗恩兴奋地说。他们走出房间,看着那扇门消失在石壁中。“看见我解除荷米恩的武器了吗,哈利?”

    “就一次。”荷米恩讽刺地说,“可我打到你的次数比你的多不知多少倍…”

    “不止一次!我打到最少三次…”

    “是呀,如果算上你自己绊倒撞掉我的魔杖的那一次…”

    他们俩一直吵到休息室,但是哈利完全没有在听。他的一只眼睛正盯着活点地图,但是心里正想着秋的话,她说他让她觉得紧张……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哈利波特1-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哈利波特2-哈利·波特与密室哈利波特3-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哈利波特4-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哈利波特6-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