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章 哈格力的故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作者:作品集

第二十章 哈格力的故事更新时间:2014-06-04

  哈利全速跑到男生宿舍拿出他的隐形衣和活点地图;他是如此的快以致於他和罗恩在女生宿舍门口等了五分钟,看到荷米恩带着她编织的头巾和手套!

    看到罗恩露出不耐烦的情子,她谨慎地说:“外面可是很冷的!我们应该有充分的准备!”

    他们匆忙的披上隐形衣爬出了肖像门洞,罗恩长高了很多,他现在不得不蹲下慢慢小心的移动才能避免他的脚碰到障碍!他们向楼下走去,不时的停下来查看活点地图,看费格和诺里斯夫人在什么地方。他们非常的幸运,除了差点没头的尼克没有遇到任何人。尼克一边飘走一边莫名其妙的说着什么“威斯里是大王”。他们走出大厅来到了外面,虽然正下着雪,但哈利看到哈格力小木屋的烟囱冒出的烟,他的心快速的跳跃着。他飞快的跑了起来,使罗恩和荷米恩在后面跌跌撞撞的跟他着跑。最后他们兴奋的踩着嘎扎嘎扎的厚雪来到了小屋的门前!当哈利用他的拳头敲了三次门后,里面传了一阵狗的狂吠声!

    “哈格力, 是我们!”哈利大声喊道!

    “等一下!”一个粗卤的声音说。

    他们在斗缝下互相看着,他们从哈格力的声音中听出他非常的高兴。

    三秒中后他们听见拔门闩的声音,门吱的一声开了,门缝中露出了哈格力的脸!

    荷米恩尖叫了一声。

    “我的天呀,小点声!”哈格力匆忙地说,忽忙躲来开他们的注视。 “你们是披着隐形衣对吧?好了,快进来,快来进吧!”

    “对不起!”荷米恩气喘嘘嘘地说,紧跟着他们三个走进了哈格力的屋子。他们摘下斗蓬好让哈格力能看到他们 “我真的 - 哦,哈格力!“是意外,意外”哈格力匆忙地说,在他们进屋之后关上了门和所有的窗, 但是荷米恩看到了他脸上惊恐的表情。 哈格力的头发被凝固的血粘在一起,他的左眼有一条肿胀的伤痕并且还有一块被打成了紫黑色。在他的脸和手上有许多处伤痕,有的还在渗血,从他小心翼翼的动作上看, 哈利怀疑他还伤到了肋骨。显然,他是刚刚到家,他黑色的大斗蓬和帆布背包正放在门后的椅子上。足有两个人大的哈格力正把一个铜荷壶放到炉子上。 “你发生了什么事?” 哈利问道, 尖牙正在他们周围乱蹦乱跳,并不断的想舔他们的脸…… “是意外!”哈格力坚持地说。“要喝杯茶吗?”

    “别骗人了”,罗恩说,“说实话吧!”

    “我告诉你们了, 没事,”哈格力看着他们,并且准备给他们一个微笑,但是却畏缩的转开了脸。

    “嗨!能够看到你们真好!真是一个愉快的夏天,对不对?”

    “哈格力,你被袭击!”罗恩说道。

    “我刚才就告诉你们了,是意外!”哈格力坚持地说。

    “你认为我们会一点都看不出来,你的脸被打过吗?”罗恩说。

    “你应该让庞弗雷夫人给你看看, 哈格力,”荷米恩担心地说,“你的伤口看来很脏!”

    “它们不会要了我的命,没关系的”哈格力压抑地说。

    他走到小屋中央的大木桌子旁,猛的掀开盖在上面的抹布。下面放着一块淌绿色的血像汽车轮胎那么大的牛排。

    “哈格力,你不是要吃这个吧?”罗恩说,他靠近桌子伏下身看了看那肉,“它看起来好像有毒。”

    “它是只看起来有毒,它是龙肉”,哈格力说。“啊,我不会吃它的!”

    他拿起一块龙肉在他的左脸颊上轻轻的拍打着。当他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时,那绿色的血正沿着他的胡须往下滴。

    “这样好多了,它们对治疗伤口很有效。”

    “那么,你会告诉我们,你发生什么事吗?”哈利问道“不能,哈利,这是最高机密,我的工作不允许我告诉你们”

    “是巨人打了你吗,哈格力?”荷米恩平静地问道。

    哈格力手上的龙肉一下子掉到了他的胸口上。

    “巨人?”哈格力说,他极快地捡起龙肉,并把它放回脸上,“谁告诉你关于巨人的事了?谁告诉你们我被巨人打了?”

    “我们猜的”荷米恩辩解地说。

    “哦,猜的!你们是怎么猜到的?”哈格力用没被龙肉盖着的眼睛严厉的看着她说。

    “这很…明显”罗恩说, 哈利点头表示同意。 哈格力盯着他们,然后叹了口气,将龙肉丢回桌子上,然后走过去拿下正在嘘嘘尖叫的壶。

    “从来没见过像你们三个那么爱管闲事的小孩。”他嘀咕着把三个杯子倒满,“可不是在夸你们。”

    然而他的胡子却在一跳一跳的。

    “就是说你们确实是去找巨人了?”哈利坐到桌子上,咧开嘴笑起来。

    哈格力把杯子放到三个人面前,然后坐下,拿起龙肉又贴到脸上。

    “对,是的。”他说,“没错。”

    “找到他们了?”荷米恩静静地说。

    “嗯,他们倒没那么难找,这是真的。”哈格力说,“因为很大,知道吧。”

    “他们都在哪儿?”罗恩说。

    “山上。”哈格力明白地说。

    “那那些麻瓜们怎么没…?”

    “实际上他们找到过。”哈格力说“他们常常说那些死掉的人都是因为山体滑坡之类的事故…”

    他轻轻的把龙肉放到脸上最严重的伤口上。

    “哈格力,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罗恩说,“告诉我们巨人为什么攻击你,然后让哈利告诉你关于他被摄魂怪袭击的事!”

    哈格力手里的杯子和脸上的龙肉一下子都掉了下来,嘴里的茶水和龙血溅得桌子和地板上到处都是,他一边不停的咳嗽一边说,“你们在说什么?被摄魂怪袭击?”哈格力生气的大吼道。

    “你没有听说吗?”荷米恩睁大眼睛问道。

    “自从我去了离开这后就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在执行一个秘密的任务,也没有收到任务猫头鹰信,摄魂怪没有伤到你吧?”

    “他们没有伤到我,一天他们在街道上出现并且要攻击我和我的表兄,我使用了魔法,魔法部想要将我驱逐出学校……”

    “怎么会这样?”

    “而且我必须出席听证会,告诉他们我为什么使用魔法, 别管这些了,你先告诉我们关于巨人的事吧。” “你被驱逐!”

    “差不多是这样,你告诉我们,这个夏天你到底做了些什么,然后我再告诉你关于我的事”

    哈利坚决地看着怒气冲冲的哈格力。

    “哦,好吧”哈格力认命的说。

    他伏下身子,用力的把龙肉从尖牙的嘴里抢出来。

    “哦,哈格力,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荷米恩首先开始发问,而哈格力却拿起龙肉在他那肿起的眼睛上开始轻拍。

    他重新给他们三人倒上了茶水,然后说:“是的,我们在放假后就出发了……”

    “和马克西姆夫人一起,然后呢?”荷米恩插嘴问道“是的,我们一起”哈格力回答,在那满是胡须的脸上露出了温柔的表情,“没错,当时就是我们俩。我会告诉你们的,Olympe(奥林派,马克西姆夫人的名字)她也不会介意的。你们知道,她是个不错的女人,很有品味。而且知道我们要去哪儿,从来没抱怨过那些糟糕的环境。”

    “你们知道要去哪儿?”哈利问道“知道巨人在哪儿?”

    “是的,丹伯多校长告诉我们的!”哈格力说“他们藏起来了对吗?”罗恩问道,“他们藏在一个没的知道的地方对不对?”

    “并不是这样”哈格力摇了摇头回答道,“他们只是不想被其它的巫师打扰,他们一直不喜欢与人接触,所在人们很难找到他们,这是因为是样,我们在接受丹伯多校长的指令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找到他们。”

    “一个月?”罗恩说,他大概没有想到这次旅程要用这么长的时间“可是,你们不是知道他们大概在什么地方吗?”

    他开始了解哈格力的处境了,他几乎是同情地看着他。

    “我们迷路了,罗恩”,他粗暴地说

    “你们迷路了,怎么会呢?”

    “你们不明白”哈格力说,“魔法部一直在监视丹伯多校长和与他有关的所有人”

    “我们都知道这件事”哈利急于听完哈格力的经历,“我们知道魔法部在监视丹伯多校长”

    “所以你们不敢使用魔法去那里?”罗恩吃惊地说“你们必须用其他的任何方法呀”

    “没错,用任何方法”,哈格力小心地说,“为了不引起怀疑,我们只能慢慢的走。”

    罗恩趁哈格力喘粗气的时候,匆忙地喝了一口茶。

    “因为他们很容易跟踪我们,所以我们只好假装在法国旅行,使他们认为我们是要去马克西姆夫人的学校去渡假。” “我们认为有人跟踪我们,所以我们不能使用魔法,我们用了很长时间才到达第戎” “哦,第戎”荷米恩兴奋地说“我曾在那里渡假,你记得吗?”

    当她看到罗恩脸上落默的表情后,马上不在说话了。

    “这次旅程也不是完全糟糕的,我们偶尔也会使用一些魔法。期间我们看到澳大利亚(皇家)海军埋葬一对波兰夫妇后不停的唱歌,还有一次我们在一个酒馆里遇到一个吸血鬼,……”

    “然后,我们达到了目的地,我们开始往山里走,看有没有巨人们留下的标志”。

    “我们停止使用魔法,好让他们接近我们,他们不喜欢巫师,我们不想让他们从背后攻击我们,丹伯多校长警告我们,魔法部一直对巨人进行限止,他已经找人通知巨人了,他让我们必须非常小心,因为在我们去的地方附近发生过死人的案例。”

    哈格力停下来,喝了口水。

    “继续说呀!”哈利急切地说。

    “我们发现了他们”哈格力坦率地说。“我们在附近仔细地找,他们在真的那,利特尔举办了一个热情的宴会招待我们,”

    “他们有多大?”罗恩插嘴问道。

    “大概有二十尺”哈格力不在意的说“还有一些更大的,差不多有二十五尺。”

    “有多少人?”哈利问

    “我计算了一下,大概七十到八十人吧”哈格力说。

    “是全部的巨人了吗?”荷米恩问。

    “是的,所有的”哈格力悲伤地说,“八十人,他们部落最多时有一百多人,但一些上了年纪的都死了,可能是巫师杀了他们,也可能是他们自己杀的,他们死的比以前快。丹伯多校长说那是他们自己的过失,他们曾与巫师为敌,以前他们一直友好相处,巨人们没有好很的自我保护方法。”

    “是这样,”哈利说“你见到他们之后呢?”

    “很好呀,我们一直等到早晨,想去和他们谈谈,他们在黄昏时才起床,当时他们正在睡觉,为了让他们起来,结果引起了一次雪崩。”

    “无论如何,当光线进来后他们就看见我们了。”

    “真的是这样吗?”罗恩说,他对哈格力肃然起敬“你们真的找到了巨人的部落?”

    “是这样的,丹伯多校长告诉我们,如何与他们相处,”哈格力说“你们要送他们酋长礼物并对他们表示尊敬。”

    “你送了什么礼物给那个酋长?”罗恩问。

    “这很容易,”他说“一些食物和其他东西。一只非常大的死山羊,我估计他有非常的重,还有一块像是犀牛皮的兽皮。”

    “你们和他真的走到一起了?”荷米恩有些喘不过气地说。

    “当然了,他们在一个四周都是高山的美丽山谷之中,在山附近有一个湖,我们和他还有他的妻子。”

    “可是,他们刚发现你们的时候,没有要杀死你们吗”罗恩怀疑地问。

    “他们中有一些这么想”哈格力耸耸肩,“但我们照着丹伯多校长告诉我们的那样做,送给酋长礼物后,他便不理会他们了,其它巨人也就不在这么想了。”

    “告诉你们我们是怎么做的吧,我们向他们鞠躬,并到礼物放倒他们的脚下”。

    但是当他们看见了你的时候 , 他们没有试而且杀你吗?罗恩怀疑地。

    “你给巨人什么礼物?”罗恩热心地问:“食物吗?”

    “不,他们自己能找到任何食物,”哈格力说“我们给他们的是有魔力的东西,他们非常喜欢魔法,不是普通的魔法,是一支永远燃烧的树枝。”

    “噢!”荷米恩非常羡慕,但哈利和罗恩却迷惑不解。

    “那是什么?”

    “永恒之火”荷米恩回答道“你们应该知道的,弗立维教授在上课时提到过两次呢!”

    “没错,是那样”哈格力很快地说,使罗恩没法顶嘴。

    “丹伯多校长给这支树施了魔法,让它永远燃烧,这可不是每个巫师都能办到的,所以当我把火把放在雪地上时,酋长表示了对丹伯多校长的尊敬和问候!”

    “那么他说了什么?”哈利热心地问

    “不知道”哈格力说“他说的不是英语。”

    “你在开玩笑!”

    “那没关系,”哈格力泰然地说“丹伯多校长告诉过我们巨人们会这么做。他们夫妇大笑了好久,但是我们听不懂巨人的语言,他们有翻译给我们听。”

    “那么他们喜欢这份礼物吗?”罗恩问

    “当然了,有了这个火把,他们就不怕下雨了”哈格力说,他把龙肉翻了一下个又放到肿起的眼睛上。“他们非常高兴,所以我告诉他们,丹伯多校长希望他们能有所回抱和能与他们联系。”

    “你没跟他们说需要他们的帮助吗?”荷米恩问道“丹伯多校长让我们慢慢来,”哈格力说“让他们答应明天会回送我们礼物之后再说,然后我们再送给他们另外一个礼物给,这样好留下好印象,再让他们有时间去发现这些礼物是多么的好,巨人都特别喜欢收到更多的礼物。”

    “如果只送简单的礼物给他们的话,他们会杀了你们的,因此我们采用了迂回的方法。那天晚上他们热心的为我们准备了一个非常舒适的洞穴让我们休息,”

    “那么你和他们说了吗?”

    “说了,在我们把妖精制造的永远不会损坏的钢盔送给他们之后,我和他们说了!”

    而且你和他说话?

    “他们怎么说?”

    “不是很好”哈格力说“大部分不同意,他们听说丹伯多校长,他们认为丹伯多校长曾和英国的一些巫师参与杀死了英国最后一个巨人我们以为当我们离开的那天晚上可以得到他们的同意。”

    “但我们错了。”

    “这是什么意思”罗恩急切地问道

    “就是这个意思,巨人们不愿意生活在一起”哈格力悲伤地说“他们不团结,他们不相互帮助,在没有食物的时候,他们数个星期都在互相残杀,男人杀男人,女人杀女人,老人杀老人,他们互相竞争,将对方杀死。”

    哈格力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那天夜晚爆发了战争,从我们休息的洞口看到了山谷里发生的一切,战争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到处都是惨叫声,地上的雪就全都染红了,他的头被扔到了湖底。”

    “谁的头?”荷米恩喘着气问。

    “酋长的”哈格力沉重地说“产生了新的酋长Golgomath。”他深深的叹了口气“我们用了两天时间来偿试与新的酋长修好,但他对我们并不友好。”

    “你去了他谈话?”罗恩怀疑地问“在你看到他杀了酋长成为新酋长之后?”

    “我必须完全我的任务”哈格力说“我们以为两天后他们会因为我们送给他们的礼物而不会与我们为敌。”

    “在我开口前,他正坐在那里看老酋长的钢盔,他很强壮,有一头黑色的头发,带着一串用骨头做的项链,我给了他一块非常好的龙皮做为礼物,我对他说了我们的要求,结果他的两个仆人抓住了我的脚,把我倒吊起来。”

    荷米恩用手捂住了嘴,差点尖叫。

    “你是怎么脱险的?”哈利问道

    “是马克西姆夫人救了我”哈格力说“她用魔棒发出咒语,打中了正在打我的两个巨人的眼睛,他们立刻放开了我。但这一下子就麻烦了,我们使用了魔法攻击他们,他们特别恨攻击他们的巫师,我们不可能再和他们谈和了,我们只能离开。”

    “天呀!哈格力”罗恩轻轻地声。

    “但是,你为什么这么久在回到这里呢?”荷米恩问我们没有在三天之后离开!” 哈格力说,看起来有些愤慨,“邓布里多还得靠我们呢!” “但你刚刚不是说你们已经不能回去了吗!”

    “不,白天不行。我们只是需要重新考虑一下。花了几天时间躺在洞穴里观察,我们所见到的并不好。”

    “它又拧下更多的脑袋?” 荷米恩恶心地问。 “没,” 哈格力说。“但是我倒是希望他那么做。” “为什么?”

    “我是说我们很快发现,他并不拒绝所有的巫师 ― 只是我们。”

    “你是指食死徒?” 哈里很快地问道。

    “是的,” 哈格力黑着脸说。“他们中的几个每天都来拜访,带礼物给Gurg,Gurg也不把他们倒吊起来。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食死徒呢?” 罗恩问。 “因为我认出他们其中一个,” 哈格力粗声说。“Macnair,还记得他吗?那次派来杀Buckbeak的小子?他是个,疯子。像Golgomath 一样喜欢杀人,难怪他们相处得那么好。” “所以 Macnairs 说服巨人们去加入You-know-who?”荷米恩绝望的问。

    “暂停你的疯狂的想法,我还没说完我的故事呢!”哈格力不满的说,那个原本不打算告诉他们任何事的人,现在看起来好像很享受。“我和Olympe谈过之后觉得虽然Gurg看起来拥护You-know-who不等于所有人都同意。我们应该试着说服那些不想让Golgomath当Gurg的人。”

    “你怎么是到那些人不拥护Golgomath呢?”罗恩问。

    “哦,他们是被打得血肉模糊的那些,不是吗?”哈格力耐心的说。“那些有些理智的都被扔到一边,像我们一样藏在山洞和沟渠里。所以我们决定在晚上的时候刺探山洞,看看是不是能说服任何人。”

    “你在黑暗里到处刺探巨人?”罗恩说,声音中充满敬畏与崇敬。

    “嗯,我们当时最担心的并不是那些巨人们,”哈格力说。“我们关注的是那些食死徒们。丹伯多曾经告诉过我们最好不要和他们纠缠如果我们可以避免的话,可是麻烦就是他们知道我们在周围-想是Golgomath告诉他们的。我们想在晚上那些巨人都睡觉的时候爬近洞,Macnair那伙人在周围蹑手蹑脚的寻找我们。我勉强的阻止Olympe跳出来,”哈格力说,他的嘴角带动着周围的乱胡子上扬。“她特别渴望攻击他们,她被刺激之后很暴躁的,你知道的。我想应该是因为她的法国血统。”

    哈格力出神的盯着火堆。给了他30秒回忆之后,哈利大声的清了清嗓子。

    “那到底怎么了?你有跟其它的巨人接触吗?”

    “什么?哦……啊对,我们有。是的,在Karkus被杀之后的第三个晚上,我们蹑手蹑脚的爬出隐藏的洞穴,又回到那些沟渠里,同时密切注意着食死徒的动静,进了一些洞穴,但没有进展―然后,在大约第六个的时候,我们找到三个巨人藏着。”

    “那洞穴肯定被挤满了,” 罗恩说。

    “都没有挥拳头的地方,” 哈格力说

    “但他们看到你的时候没有攻击吗?” 荷米恩说。 “如果他们在其他的情况下他们会的,” 哈格力说,“但他们三个都伤的很重。被Golgomath一伙打得失去意识了;当他们清醒后,他们爬到能够找到的最近的掩蔽处。总之他们中间一个会一点英语,他给其他人翻译。我们所说后的效果并不是太坏。所以我们持续回来探望那些伤者……在某个时候,我估计我们说服了6,7个巨人。”

    “有6,7个?” 罗恩兴奋地说。“不坏啊―他们会到这来,和我们一起对抗you-know-who吗?”

    可是荷米恩说,“什么叫做‘在某个时候’,哈格力?”

    哈格力难过地看着她。

    “Golgomath一伙攻击了那些洞穴,之后活下来的那些就不想和我们有关系了。”

    “所以……现在没有巨人会来了? ” 罗恩失望地问。

    “不,” 哈格力说,深深地叹了口气,翻过脸上的那块肉排,然后,把清凉的那面贴到脸上, “但是我们做了我们应做的事,我们传达了邓布里多的口信,一些人听到了,我想有人会记得的。也许那些不想呆在Golgomath身边的,会迁出大山的,也许他们会记得邓布里多曾经对他们有好过……他们也许会来……”

    这时,大雪已近堵住了窗口。哈利意识到袍子膝盖部分已经浸湿了;Fang 靠在哈利的腿上,流着口水。 “哈格力?”荷米恩静静地说。

    “干啥?”

    “当你在那的时候,你有没有……又没有任何迹象关于……你有没有听到任何事情关于你的……你的……母亲?”

    哈格力昏暗的眼睛望着她,这使得荷米恩觉得害怕。

    “对不起,我忘了…”

    “她死了。”哈格力轻轻地说,“很早之前就死了。他们告诉我的。”

    “哦,我…我真的很抱歉…”荷米恩用很小很小的声音低低地说。哈格力耸了耸他那粗壮的肩膀。

    “没关系,”他说,“已经对她没什么印象了。那不是个好妈妈。”

    他们又不再说话了。荷米恩瞟了一眼哈利和罗恩,很明显想让他们说点什么。

    “但是你还是没说你怎么会弄成这样,哈格力。”罗恩指指哈格力满是血污的脸。

    “或者说你为什么这么久才回来?”哈利说,“天狼星说马克西姆夫人早就回来了。”

    “是谁袭击了你?”罗恩说。

    “我没被袭击!”哈格力强调说,“我……”

    但是一阵重重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话。荷米恩吓了一跳;她的杯子从指间滑落摔在了地上;牙牙大叫起来。他们四个一起向门边的窗子望去。窗外有一个矮小的身影。

    “是那个女人!”罗恩小声说。

    “躲到这下面来!”哈利赶紧展开隐形衣遮住他和旁边的荷米恩,然后罗恩也钻了进去。他们挤在一起,匆匆躲到屋子的一个角落。牙牙朝门口拼命大声叫着。哈格力觉得很奇怪。

    “哈格力!把我们的杯子藏起来!”

    哈格力急忙把哈利和罗恩的杯子塞到了牙牙的篮子垫下面,牙牙在正门面不住的蹦来蹦去。哈格力用脚把它挤到一边,打开了门。

    昂布瑞吉教授正站在门口,她穿着的绿色斜纹软呢斗蓬,戴着耳罩。 为了能看到哈格力,她向后靠了靠,她几乎还不到哈格力的腰。 “那么”她好像是在和聋了说话那样大声地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你就是哈格力?”

    没等哈格力回答,她就走进了房间,用她的眼睛四周查看。

    “走开!”她大声的喊到,用她手提包赶开想要舔她的牙牙。

    “嗨,它没有恶意。”哈格力看着她说“你是谁?”

    “我是德洛丽丝昂布瑞吉。”

    她打量着哈格力的小层,有两次她的目光看到了哈利他们站着的角落。

    “德洛丽丝昂布瑞吉?”哈格力说, 他彻底地的迷惑了。“我知道,你是和福吉一起在魔法部工作的?” “是的,我是魔法部的副部长”昂布瑞吉说,并在小屋开始四处踱步,查看屋里的每一个地方,并把目光落在了墙边的旅行袋和斗蓬上。““我现在是黑魔法防御术老师。”

    “你可真勇敢”哈格力说“没有人愿意做那份工作的!”

    “而且还是霍格沃的高级顾问”昂布瑞吉教授说,没有注意哈格力对她的评价。

    “什么?”海帮皱着眉头问。

    “你知道我要喝茶”。昂布瑞吉教授说,指了指地板上荷米恩杯子的碎片。

    “哦”哈格力无助的向哈利、罗恩和荷米恩站着的地方瞥了一眼,“啊,是牙牙,它把我的杯子撞到了地上,因为这样我才改用另一个。”

    哈格力指了指他自己用过的杯子,脸上还放着那块龙肉。

    昂布瑞吉教授站在他的面前,看着他脸上的表情。

    “我听到有人在说话”她平静地说

    “是我在和牙牙说话”哈格力说

    “那它也对你说话了?”

    “是的,用它的语言和我说”哈格力回答着,他已经开始不自然了,“我和它心灵相通。”

    “我在你的门前看到雪地上有三对脚印”昂布瑞吉狡猾地说。

    荷米恩吓得吸了一口气,哈利立刻用手捂住了她的嘴。牙牙正围着昂布瑞吉教授不停的闻,因此她似乎没有听到。

    “哦,我刚刚回来,”哈格力挥了挥手说,“可能在我回来之前,有人来看过我。”

    “但是却有没离开的脚印。”

    “哦,那我就不知道了”哈格力说,他摸了摸胡子再次向哈利他们站着的地方看了看,好像希望他们能帮帮他。

    昂布瑞吉教授在小屋面走了一圈,四处仔细地查看。

    她弯下腰看了看床底下,还打开了哈格力的厨柜。

    当时她离哈利只有两寸,罗恩和荷米恩紧贴着墙站着,哈利极力忍耐着直到她离开。

    她看了看哈格力乱槽槽的屋子,转过身来说:“你出什么事了?你受的伤?”

    哈格力急忙把脸上的龙肉拿开,哈利真希望他没那么做,这样一来,哈格力眼睛那黑紫色的伤痕和满脸已经凝固的龙血更加明显了。

    “哦-,我,我出了一点意外!”他一瘸一捌地说。

    “什么样的意外?”

    “我摔倒了。”

    “你摔倒了?”她冷冷地重复地问

    “是的,就是这样,因为我的身材太大了,没有合适我的帚把,我骑的是我养的鹰头马,我不知道你见没见过,就是那种有着翅膀的动物,我曾经骑过,它们是……。”

    “你去了哪里?”昂布瑞吉教授冷淡地打断了哈格力话。

    “我去了哪?”

    “是的,从二月份开始,你去了哪里?和你同行的还有另一所学院的一位老师。这所学院里的老师没有人能告诉我你去了哪里,因为你没有留下任何口信就走了,你倒底去了哪里?”她问道哈格力用眼睛盯着她,哈利几乎可以看到他正在升起的怒火。

    “我,我出去渡假了”他说

    “渡假,”昂布瑞吉教授。她用眼睛看了看哈格力肿胀的脸,龙血正一滴一滴的流到他的背心上。“我明白了”。

    “是的,”哈格力说“去呼吸一些新鲜的空气”。

    “对呀,对于一个猎场看守人来说,这一定是很难得的机会”昂布瑞吉教授用她那种甜美的声音说。哈格力那黑紫色的脸开始泛红了。

    “是的,换一个新的环境”

    “山景漂亮吗?”昂布瑞吉教授很快地问。

    她知道一切,哈利想。

    “山?”海帮重复了一下,他马上反应过来“不知道,我们去的是法国的南部,在那里的海边晒太阳。”

    “真的吗?”昂布瑞吉教授说。“那你没有没被晒黑呀?”

    “当然了,我的皮肤挺敏感的”哈格力回答说,并努力的开心的微笑,却露出了他已经被打掉两颗的牙齿。 昂布瑞吉教授冷淡地看着他;他微笑着支吾地解释。 她一边打开挂在她手臂上的提包一边说“我将向部长报告你没有及时的回到学院。”

    “好吧”哈格力点点头说

    “你应该可以从别的老师那里知道,我现在是这里的高级检查官,我想我们一定会很快再见面的。”当她走到门口时突然说道。

    “你是这里的高级检查官?”哈格力茫然地看着她重复地说。

    “哦,没错”昂布瑞吉教授温柔地说,将手放在门把上回头看着他,“魔法部决定开除一些不合格的老师,祝你有一个美好的夜晚,哈格力。”

    她走了出去,并大声地把门关上。哈利刚想摘下隐形衣,但荷米恩抓住他的手阻止了他。

    “现在不行”她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她可能还没走。”

    哈格力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他走过去打开门,四处的看了看。

    “她回城堡了”他低声地说“啊,检查院派来的的人就是她吗?”

    “是的,”哈利摘下斗蓬回答说,“她已经给特里劳妮老师的课了作了鉴定”

    “嗯,哈格力,你已经计划好上课时教我们什么了吗?”荷米恩问道。

    “哦,这不用你担心,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个很好课程。”哈格力热心地说。他从桌子上拿起龙肉重新放到了眼睛上。“是我从那对夫妇身上想到的,你们就等着瞧吧,那是一个非常特别的课程。”

    “嗯,有多特别呢”荷米恩试探性地问。

    “现在我不能说”哈格力开心的说,“我要给你们一个惊喜。”

    “惊喜,哈格力”荷米恩急忙说,不再装着无所谓“你应该看得出来昂布瑞吉教授不会希望看到危险的事情发生的。”

    “危险?”哈格力困惑地说。“你们别傻了,我怎么会让你们有危险呢,我不会那么做的,它们都很可爱。”

    “哈格力,你还没有通过昂布瑞吉教授的检查,而且如果她看到你如何让我们照顾那些Porlocks, 你该怎么向她介绍说那些可怕的刺是多么可爱呢!”荷米恩认真地说 “但是,那些难道不有趣吗?”哈格力说“它已经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呀。”

    “他们会在多年后,仍记得我所教给他们认识的各种妖兽的。”

    “哈格力,求你了,”荷米恩说,她的声音充满了绝望“昂布瑞吉教授正在找任何藉口开除你呢!她和丹伯多校长不一样,哈格力,请你教我们一些无趣的课程吧。”

    但是哈格力却只是打了个哈欠,渴望的看了看他的大床。

    “听着,现在真的太晚了”他说着,轻轻的拍了拍荷米恩的肩,却差点让她撞到地板上“哦,对不起”他急忙拎住她的衣领把她拉起来,“你不用在为这件事担心了,我在回来之前就已经想到了这个非常棒的计划了,你们现在最好是回到城堡里,并且把你们的脚印都擦掉。”

    “我不认为你能劝服他”,过了一会儿罗恩说,他们观察四周的动静,背对着城堡一边走一边擦掉他们的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

    “明天我一定会再去劝他的”荷米恩坚持地说“我必须说服他改变他的计划,我不在乎昂布瑞吉把特里劳妮踢出学校,但她绝不能开除哈格力。”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哈利波特1-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哈利波特2-哈利·波特与密室哈利波特3-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哈利波特4-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哈利波特6-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