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二章 魔法医院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作者:作品集

第二二章 魔法医院更新时间:2014-06-04

  因为她认真对待他,哈利十分放心,一点也没犹豫不决。他立刻从床跳出来,穿上袍子并且把他的眼镜推回到他的鼻子。

    “威斯里,你也来,”麦格教授说。

    他们跟随麦格教授,经过熟睡的Neville, Dean and Seamus, 走出宿舍,沿着螺旋形的楼梯走进公共休息室,穿过肖像,沿着月光普照的胖夫人走廊离开。哈利仿佛觉得心中的恐惧随时可能爆发,他想要飞跑着去告诉丹伯多一切,当他们如此镇静地漫步时,威斯里先生正在流血,如果那些尖利的牙齿(哈利努力尝试不去想:“我的牙齿”有毒,怎么办?他们经过诺里斯太太,它圆亮的眼睛上下打量着他们,发出微弱的嘶嘶声。麦格教授说,“ 嘘!”诺里斯太太窜进了阴影中逃开了,在几分钟后,他们到达石头怪兽守卫的丹伯多办公室门口。

    “Fizzing Whizzbee,” 麦格教授说。

    怪兽活过来跳到一旁,墙向两边裂开一条缝,出现了一条向上移动的螺旋形石头阶梯。 他们三个踏上移动楼梯,墙“砰”地一声在他们后面关上,他们在狭窄的通道内向上移动,最后来到饰有黄铜兽头的华丽栎木门前。 虽然已经时过午夜,房间里仍传出喋喋不休的声音,听起来好象丹伯多至少有一打的客人。

    麦格教授握着兽头门环轻击三次,里面的声音突然安静下来。大门自动打开,麦格教授领着哈利和罗恩走了进去。

    房间里半明半暗,各种奇异的银制仪器安静地待在桌上,而不是象平常那样飕飕地飞来飞去发出阵阵烟雾,老校长和女校长的肖像全部正在墙上的像框里小睡。门旁,一只巨大的、有着壮丽的红、黄色羽毛的鸟,头靠在翅膀下,停在栖木上打瞌睡。

    “噢,是你,麦格教授,和,啊。”

    丹伯多正坐在书桌后的一把高靠背椅子里;他俯身到闪烁的烛光下,一张文件摆在他的面前。他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外着披着件镶有刺绣的紫金色外套, 但是看起来十分清醒,他淡蓝色的眼睛注视着麦格教授。 “丹伯多教授,哈利做了一个恶梦,”麦格教授说。“他告诉了我。”

    “这不是一个梦,”哈利快速说道。

    麦格教授看着哈利,微微皱眉。

    “很好,那么,哈利,请把它告诉校长。”

    “我睡着了,”哈利说,努力使丹伯多理解他的恐怖和绝望。他感到稍微激怒,校长并没有看他,而是审视自己的手指。“但是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梦。它是真实的。我看见它发生。”他深呼吸,“罗恩的爸爸-威斯里先生-被一条巨蛇攻击。”

    他说完后,这些话语好像仍在空中回响,听起来有点可笑,就象喜剧。丹伯多停顿了一下,身体后仰,凝视着天花板。罗恩的眼神在哈利和丹伯多身上游移不定,脸色苍白,浑身颤抖。

    “你怎样看到的?”丹伯多平静地问,看也不看哈利一眼。

    “我不知道,”哈利说,他十分愤怒,这有什么关系?“在我的脑子里面,我认为 -”

    语调仍然十分平静,“你误会了我的意思,” 丹伯多说。“我的意思是,你是否记得,-呃-,当你看到攻击发生时,你站在什么位置?你或许正站在受害者的旁边,要不然从现场的上方向下看?”

    这个问题如此古怪,以致于哈利瞪着丹伯多,好象他知道似的。

    “我是蛇,”他说。“我从蛇的视点看见事情经过。”

    有一段时间没有人说话,然后丹伯多,看着仍然无法接受事实的罗恩,用一种不同的尖利声音问,“亚瑟受伤严重吗?”

    “是,”哈利强调,- 他们为什么如此反应迟钝,他们不明白被尖牙刺透的人会出多少血吗?丹伯多为什么不能为着礼貌的原因看他一眼? 但是丹伯多站起来,他动作如此迅速,哈利吓了一跳,把悬挂在天花板附近的一张旧肖像撞到一边。“埃弗拉德?”他迅速地说。“你也是,Dilys!”

    黑色短发、黄色面孔的男巫师与银色卷发的老巫婆站在他身边的像框里,他们张开了眼睛,仿佛都从最深沉的睡眠中醒来。

    “你在听吗?”丹伯多说。

    巫师点点头,女巫道,“当然。”

    “那个人长着红头发,戴着眼镜,”丹伯多说。“埃弗拉德,你发个警报,确保可靠的人找到他-”

    两人点了点头,离开原来的像框。他们没有出现在相邻照片里,(在霍格瓦彻通常是这样) ,而是消失了。二幅像框背景里,只剩下黑色的窗帘和一把漂亮的皮扶手椅。 哈利注意到,其它大多数墙上的校长和夫人似乎令人信服地打着鼾和流着口水,但都从眼皮底下偷偷看他。他突然猜到当他们已经敲门时,谁一直在交谈。

    “埃弗拉德和Dilys是霍格瓦彻最有名的校长,”丹伯多 说,他扫了一眼哈利、罗恩和麦格教授,他们站在门旁,旁边是一只睡在栖木上的壮丽的鸟。“他们名望如此之高,以至他们的肖像悬挂在许多其他重要的巫师机构。所以他们可以自由地在他们自己的肖像之间移动,告诉我们其他地方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但是威斯里先生可能在任何地方!”哈利说。

    “你们三位请坐下,” 丹伯多说,不理会哈利说的话,“埃弗拉德和Dilys可能不会马上回来。麦格教授,请你再多变几张椅子。”

    麦格教授从她的长袍口袋中掏出魔杖挥了一下,空气中出现三把木制直背椅,它们与丹伯多在哈利听证会上变出来的舒适的印花棉布扶手椅有些不同。哈利坐了下来,越过椅背看着丹伯多。丹伯多用一只手指抚摸着福克斯金色的头。福克斯立即醒过来。它扬起美丽的头,用明亮、乌黑的眼睛注视着丹伯多。

    “我们需要,”丹伯多轻声对鸟儿说,“一个警告。”

    火光闪动,福克斯已经飞走了。

    丹伯多俯下身体,把一些哈利从未听说过用途的银色仪器放到书桌上,坐下来再次看着它们,用魔杖的末端温柔地击中它。

    仪器发出有节奏的叮呤响声,活动起来。一缕淡绿色的轻烟从银色的管中冒出来。丹伯多皱着眉,仔细看着烟气。几秒钟后,烟雾由稀变浓,在空气中纠结在一起。 烟雾尽头伸出一只蛇头,嘴巴大张。哈利感到有些疑惑,仪器是否在验证他的故事,他急切地看着丹伯多,希望看到一点暗示,但是丹伯多没有抬头看他。 “自然,自然,”丹伯多低声地自言自语道,目光中不带一丝惊奇,继续观察着烟雾的变化。“本质有什么不同吗?”

    哈利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烟蛇分裂成两条蛇,在黑色的空气中卷曲盘旋。 丹伯多露出冷峻、满意的表情,又挥了一下魔杖,叮呤的响声渐渐消失,烟蛇变得模糊,最后消失在空气中。 丹伯多把仪器放回狭长的小桌子。哈利看见肖像内的大多数老校长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当他们意识到哈利看着他们,又急忙再次假装睡觉。哈利正想要问奇怪的银仪器是干什么的,他们右边的墙上传来一阵呼喊声,名叫埃弗拉德的巫师轻微地喘气,重新出现在他的肖像里。

    “丹伯多!”

    “有什么消息?”丹伯多立即问。

    “我一直叫到有人跑过来,”巫师说,用他背后的窗帘擦擦眉毛,”我说听到有东西从楼上下来 - 他们不太相信,但是去做了检查 - 你知道在那里没有肖像,因此我无法前去查看。几分钟后,他们把他背了上来,他看起来不太好,浑身是血,他们离开时,我沿着Elfrida克拉格肖像,以便看得仔细一点。”

    罗恩一阵痉挛。“ 好,”丹伯多说。 我想Dilys可能看见他回来,那时-”

    片刻之后,银色卷发的女巫也在她的照片内重新出现; 她咳嗽着坐回她的扶手椅,说,“是,他们把他带到St Mungos,丹伯多。他们带着他经过我的肖像。他看起来不太好。”

    “谢谢,”丹伯多说。他看了麦格教授一眼,“米纳瓦,请你去叫醒威斯里的其他孩子。”

    “当然。”麦格教授站起来,迅速走到门旁。哈利匆匆瞥了一眼罗恩,他起来十分害怕。

    “丹伯多,莫莉怎么办?”麦格教授说,在门口停住脚步。

    “等福克斯完成警戒后,这项工作就交给它了。”丹伯多说。“但是她可能已经知道。她的那台极好的钟。”

    哈利知道丹伯多指的那台钟,它指示的并非时间,而是威斯里不同家庭成员的下落和地点,他内心沉痛地想,威斯里先生的指针现在一定正指向致命的危险。但是时间已经很晚了,威斯里太太或许睡着,没有看钟。想到威斯里太太走近卫斯理先生毫无生气的身体,哈利感到一阵寒冷,眼镜歪在一旁,血涌上他的面颊。威斯里先生不会死。他不能死。

    丹伯多在哈利和罗恩背后的一个碗柜里翻寻。他从那里找出一只熏黑的旧水壶,小心地把它放在他的书桌上。他举起魔杖低声说,“波特斯!”过了一会儿,这把水壶摇晃着,发出古怪的蓝光,然后平息下来,恢复以前一样的黑色。

    丹伯多走到另一幅肖像前,这次是个留着尖胡子,看起来十分聪明的巫师,衣服的颜色是斯莱特林的绿色和银色,他睡得如此深,以致于没听到丹伯多试图唤醒他的声音。

    “菲尼亚斯,菲尼亚斯。”

    房间里一排肖像不再假装睡着,他们在他们的像框里到处移动,以便看清正发生什么。当样子聪明的巫师继续假睡时,他们中的一些也大叫他的名字。

    “菲尼亚斯! 菲尼亚斯!菲尼亚斯!”

    他不能再装睡,他装做突然醒来并且瞪大眼睛。

    “在叫我吗?”

    “我需要你再次访问你的其他肖像,菲尼亚斯,”丹伯多说。“我收到另一条消息。”

    “访问我的其他肖像吗?”菲尼亚斯咕哝道,假装打了一个长长的呵欠,(他眼睛在房间里看来看去,最后落在哈利身上)。“噢,不,丹伯多,我今晚太疲倦。”

    菲尼亚斯的声音中的某些东西是哈利里所熟悉,他以前在哪里听到过?他正想仔细回忆,墙上的肖像爆发出暴风雨般的抗议。

    “违抗命令,先生!”一名肥胖、红色鼻子的巫师吼叫道,挥舞他的拳头。“玩忽职守!”

    “我们以为霍格瓦彻的现任校长服务为光荣!”一名外表瘦弱的老巫师叫道。哈利认出是丹伯多的前辈,Armando Dippet,“你让我们蒙受羞耻,菲尼亚斯!”

    “我来劝劝他,丹伯多?” 一名眼睛gimlet的巫婆说,她举起一根特别粗的、不象是桦树杆制成的魔杖。

    “噢,非常好,”,被叫做菲尼亚斯的巫师说,隐隐担忧地注视这根魔杖,“虽然他现在可能已经破坏我的照片了,他已不被大多数家庭承认。”

    “天狼星知道不要破坏你的肖像,”,丹伯多说,哈利立即意识到以前在哪里听到过菲尼亚斯的声音:从Grimmauld他卧室的空像框里。“告诉他,亚瑟・威斯里严重受伤,他的妻子、孩子们和哈利・波特不久将去他家。你明白吗?”

    “亚瑟・威斯里受伤,妻子、孩子和哈利・波特将到那里,”菲尼亚斯用一种厌烦的声音重复。“是,是。非常好。”

    他倾斜离开这幅肖像的像框,消失。就在这时,门被再次打开,麦格教授领着弗来德、乔治和金妮走进来,三个人看起来衣衫不整、睡眼惺松、十分震惊。

    “哈利-发生什么事?”金妮问,看起来十分害怕。“麦格教授说你看见爸爸受伤了-”

    “你父亲在为凤凰令工作时受伤,”丹伯多在哈利能讲话前回答,“他被带到St Mungos医院治疗魔法损伤。我将把你送回天狼星的房子,从那里去医院比Burrow去更方便。你和你的母亲将在那里见面。”

    “我们怎么去?”弗来德问,有些害怕,“用Tloo粉?”

    “不,”丹伯多 说,“现在用Tloo 粉不安全,通道已经被监视。用门钥匙。”他指着书桌上的旧水壶。“我们正等菲尼亚斯・尼古拉斯反馈回来的信息。在送你们去之前,我想要确信这个地方是安全的 -”

    办公室的中间火光闪动,一根金色的羽毛飘落到地板上。

    “这是福克斯的警告,”丹伯多说,抓住落下的羽毛。“昂布拉吉教授知道你不在床上。米纳瓦,去阻止她 - 告诉她任何故事 -”

    一阵苏格兰格子呢的瑟瑟声,麦格教授离开房间。“他说他会很高兴,”丹伯多背后响起一个厌烦的声音,菲尼亚斯已经在他的斯莱特林像框前重新出现。“我的曾曾曾孙选择房客的口味的确古怪。”

    “来这里,然后,”丹伯多对哈利和威斯里说。“快点,在其他任何人进来以前。”

    哈利和其他人聚集到丹伯多的书桌周围。

    “你们以前都用过门钥匙吗?”丹伯多问,他们点点头,每个人都伸出手接触黑色水壶的一部分。“好。倒数到三,那么。一、二”

    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在丹伯多 说“三”之前的一瞬间,哈利抬头看他 - 他们的距离非常近 - 丹伯多清澈、湛蓝的目光从门钥匙移到哈利的脸上。 哈利的伤痕马上灼热起来,好象旧的伤口已经再次裂开-不受约束、不被需要,但是非常强大,哈利内心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憎恨,那一瞬间,他什么都不管,只想用尖利的牙齿咬他面前这个人。

    “三。”

    哈利在肚脐后面感到一股强有力的推力,地板在他的脚下消失,他的手紧贴在水壶上。彩色的旋涡和疾风速度加快,他撞上其他的人,水壶把他们向前拉。直到他膝盖紧扣、双脚重重地触到地板。水壶落到地上,耳边不远处传来说话声:

    “又回来了,血统的叛徒,他们的父亲真的死了吗?”

    “出去!”另一个声音吼叫道。

    哈利扫视着周围。他们已经回到Grimmauld第12号阴暗的地下室厨房。光线的唯一来源是火把和一支燃烧的蜡烛,光线照着剩下的残羹冷饭。 Kreacher消失在通向大厅的门口,边回头看他们,边系他的腰带。天狼星向他们跑去,看起来焦虑不安。 他仍然穿着平时的衣服,胡须没有刮,身上带着象Mundungus这样的饮料味道。

    “发生什么事?”他说,伸出一只手帮助金妮站起来。“菲尼亚斯・尼古拉斯说亚瑟严重受伤。”

    “问哈利,”弗来德说。

    “是,我也想知道,”乔治说。双胞胎和金妮注视他。Kreacher的脚步停在外面的楼梯上。

    “是的-”哈利开始。这比告诉麦格和丹伯多更困难。“我做了一个梦-”

    他告诉他们他看到的一切,他稍稍改变了故事,这样听起来,当蛇攻击时他站在蛇的侧面,而不是通过蛇的眼睛去看。罗恩仍然脸色苍白,他习快地看了他一眼,但是没讲话。哈利说完事件经过,弗来德,乔治和金妮继续注视他一会儿。哈利不知道他是否正在想象这个过程,但是他觉得他们的表情有点责怪。如果他们怪罪他只顾旁观,他很高兴他没告诉他们他那时已与蛇合二为一。

    “妈妈在这里吗?”弗来德说,转向天狼星。

    “她或许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狼星说。在昂布拉吉出面干涉前,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你离开。我希望丹伯多现在已经让莫莉知道这事。”

    “我们不得不去St Mungo,”金妮急忙说。她看着她的兄弟,他们当然仍然穿着睡衣。“天狼星,你能把斗篷或其他衣服借给我们吗?”

    “等一下,你不能挂着眼泪去St Mungo!”天狼星 说。 “如果我们想要,我们就能去St Mungo,”弗来德说,表情固执。“他是我们的父亲!”

    “你打算如何解释,在医院告知他妻子之前你就已经知道亚瑟被攻击?”

    “这有什么关系?”乔治激烈地说。

    “这很重要,因为我们不想让哈利能够感受数百英里外发生的事情这件事引起注意!” 天狼星愤怒地说。“你知道魔法部会如何理解这个信息吗?” 弗来德和乔治看起来好象并不关心魔法部会怎么做。罗恩仍然脸色苍白和保持沉默。

    金妮说,“其他人可能告诉我们。除了哈利,我们也可能在其他地方知道这件事。”

    “比如谁?”天狼星不耐烦地说。“听着,你爸爸在为凤凰令工作时受伤,在那种情形下,他的孩子不可能在事件发生后几秒钟内知道情况,你会严重破坏凤凰令的。”

    “我们不关心什么命令!”弗来德大叫。

    “我们正在说我们的爸爸快死了!”乔治号叫道。

    “你的父亲知道他在做什么,他不会因为你破坏凤凰令而感谢你!” 天狼星同样忿怒地说,“这就是它-这就是原因,你不属于命令成员-你不理解-有些事情值得为之而死!”

    “你说得容易,还不是待在这儿!”弗来德吼道。“我没看见你为之冒险!”

    天狼星的脸上的仅剩的一点血色消失了。他注视着,似乎很想要揍弗来德一顿,但是当他说话,声音回复坚决和平静。

    “我知道这很困难,尽管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们已经全部开始行动了。至少在收到你母亲来信前,我们不得不待在这儿,好吗?”

    弗来德和乔治看起来仍然有点逆反。金妮向最近的椅子走了几步,深深坐了下来。哈利看看罗恩,有点不知所措,最后也坐下。那对双胞胎对天狼星怒目而视, 然后分别坐在金妮两旁。 “这就对了,”天狼星鼓励道,“我们所有人都来吧,当我们等待时让我们都来喝一杯。Accio Butterbeer!”

    在他说话时,半打瓶子从茶水室向他们飞来,沿着桌子刹住,整齐地落在他们六人的面前。他举起魔杖,清理着桌上饭后的残渣,他们一起喝着酒,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只剩下厨房炉火的噼啪声和桌上的瓶子发出的“砰砰”声。

    哈利只顾闷头喝酒,他的胃里充满炽热、汹涌的罪恶感。要是没有他,他们就不会在这里,仍然在床上睡觉。他告诉他自己,发出找到威斯里先生的警报是没用的,事实无法逃避,他在现场攻击了威斯里先生。

    “不要发傻,你没有尖牙,”他告诉自己,努力保持平静,握着黄油啤酒瓶子的手发着抖,“你躺在床上,你没攻击任何人。”

    “那么,在丹伯多的办公室发生了什么?”他问自己。“我感到我想要攻击丹伯多。”

    他有些艰难地放下瓶子,啤酒从瓶里溢出来溅在桌子上。没人注意到这些。一声爆炸,火光照亮他们面前的脏盘子,他们吓得大叫,一卷羊皮纸和一支金色的凤凰尾羽“砰”地一声落到桌子上。

    “福克斯!”天狼星马上说,他抓起羊皮纸。“那不是丹伯多写的,它一定是你们母亲寄来的信,给。”

    他把信塞入乔治的手,他撕开它并大声读:“爸爸仍然活着。我现在准备去St Mungo。待在你现在的地方,我将尽快告知消息。妈妈。”

    乔治看看桌子。

    “仍然活着。”他缓慢地说。“听起来是这样。”

    他不需要把话说完。哈利明白,威斯里先生正在生死之间徘徊,非常虚弱。罗恩凝视着他母亲信纸的背面,好象它会说些什么安慰他。弗来德从乔治的手中抢过羊皮纸继续看,然后抬起头看着哈利。哈利感到他握着啤酒瓶的手再次颤抖起来,他不得不紧紧地抓住它以停止发抖。

    在哈利的记忆中,这个夜晚比记忆中任何夜晚都更加漫长。天狼星建议,既然没有把握,他们应该全部上床睡觉,但是威斯里家的孩子一脸厌恶,已经给出了答案。他们静静地坐在桌子周围,看着蜡烛渐渐融化,越来越短,偶尔把瓶子凑到他们的嘴唇,除了问时间什么也不说,只想知道正发生什么,彼此安慰如果有重要消息,他们将会马上知道,因为威斯里太太老早就应该到达St Mungo了。

    弗来德打着磕睡,他的头斜着懒洋洋地靠到肩上。金妮在她的椅子上象猫一样蜷缩着,她的眼睛张开,眸子里映出火光。罗恩用手抱着头,不管醒来还是睡着都不说话。哈利和天狼星互相对视,受害者沉浸在家庭悲痛中,等待。等待。

    罗恩的表指向早晨10点零5分,厨房门打开,威斯里太太走进厨房。她极其苍白, 他们都转身看着她,弗来德、罗恩和哈利从椅子里站起身,她露出苍白的微笑。 “他会没事,”她说,她的声音疲倦衰弱。“他正在睡觉。待会儿我们一起去看他。比尔在陪着他,他早上请了假。”

    弗来德坐回他的椅子,手捂着他的脸。乔治和金妮站起身,迅速走到他们的母亲身边并且紧紧拥抱她。罗恩无力地笑了笑,把瓶中的黄油啤酒一饮而尽。

    “早餐!” 天狼星跳起来,高声而快乐地说。“那个该诅咒的家养小精灵在哪里?Kreacher!KREACHER!”

    但是Kreacher没有回答。

    “噢,算了,那么,” 天狼星低声说,计算他前面人数。“这样, 7个人早餐,咸肉和蛋,我想,还有茶和烤面包。”

    哈利赶快跑到厨房去帮忙。他很高兴,但也害怕威斯里太太会要他描述他的梦。 但是,他还来不及从桌布上收拾盘子,威斯里太太夺走他手中的盘子,热烈地拥抱他。 “我不知道要不是你可能会发生什么,哈利,”她的声音有点沙哑。“他们本来不会这么快就去找亚瑟,如果那样就太迟了,谢谢你他还活着,丹伯多会想出好的办法来遮掩亚瑟在那儿,你不知道如果他在那儿会有多麻烦,看看可怜的Sturgis。”

    哈利几乎不能忍受她的感激,但是幸运的是,她不久就放开他转向天狼星,并且感谢他整夜照看她的孩子。天狼星说他很高兴能帮上忙,并且希望威斯里先生住院期间,他们全部继续留在这里。

    “噢,天狼星,我太感激了。他们认为他应该在那里待一段时间,如果时间短一些就太棒了。当然,那可能意味着我们在这里过圣诞节。”

    “人越多越热闹!” 天狼星说得很真诚,威斯里太太看着他微笑,她匆忙穿上围裙,帮助准备早餐。 “天狼星,”哈利低声说,一刻都不能再忍受。“我可以跟你说句话吗,呃-现在?”

    他走进黑暗的茶水室,天狼星跟在他的背后。哈利开门见山地告诉他教父他梦中的每个细节,包括他变成蛇攻击威斯里先生的事实。

    当他停下来喘气时,天狼星说,“你告诉丹伯多了吗?”

    “是,”哈利不耐烦地说,“但是他不告诉我这意味着什么。 嗯,他不诉我任何事情。” “如果有什么值得担心,我想他一定会告诉你,”天狼星平静地说。

    “不仅如此,”哈利说,声音稍稍抬高,“天狼星,我想我快疯了,在丹伯多的办公室,碰到门钥匙前一瞬间,我感觉我是一条蛇,我想要- 当我看着丹伯多,伤痕疼起来- 天狼星,我想要攻击他!” 他只能看见天狼星的部分面孔,脸的其他部分隐没在黑暗中。

    “是那个梦仍然在影响你,” 天狼星说。“你仍然在想那些梦,或者其它-”

    “不是,”哈利边说边摇头,“象是有东西在我身体里向上伸起来,我的身体中象有一条蛇。”

    “你需要睡眠,”天狼星坚定地说。“你应该吃早餐,然后上楼睡觉,午餐之后和大家一起去看亚瑟。你受了刺激,哈利,你因为目击此事帮不上忙而内心自责,但是你在场是幸运的,否则亚瑟可能会死。请不要担心。”

    他拍拍哈利的肩膀,离开茶水室,剩下哈利独自站在黑暗中。

    *

    除了哈利,早上每个人都在睡觉。他来到今年夏天的最后几周他和罗恩共同分享的卧室,罗恩爬上床几分钟内很快睡着,哈利合衣坐在床上,背靠着冰冷的金属床柱,明显有些不舒服。他决定不打瞌睡,害怕自己在睡着时再次变成蛇,而醒来时发现自己攻击了罗恩,或者一个接一个地攻击其他在房子里走动的人。

    当罗恩醒来时,哈利假装也睡得十分香甜。当他们吃午餐时,他们的大箱子从霍格瓦彻运抵,因此他们能为St Mungo之行准备行装。他们换下长袍,穿上牛仔裤和圆领长袖运动衫,除哈利之外的每人都那么愉快和健谈。他们高兴地迎接唐克斯和疯眼出现,他们将护送他们穿过伦敦,他们嘲笑疯眼戴的圆顶硬礼帽,帽子的一角隐藏着他的魔眼,唐克斯的头发又变成短而粉红,不会在地铁上吸引别人的注意。

    唐克斯对哈利看到威斯里先生被攻击的事十分感兴趣,这是哈利不愿谈论的。

    “你的家庭并没有预言者的血统,对吗?” 当他们肩并肩坐在一辆驶向市中心的格格作响的火车上,她好奇地询问。“ 没有,” 哈利说,想起特里劳尼教授并且感到受辱。 “不,”唐克斯沉思道,“不,我认为这其实不是预言,是吗?我的意思是,你没看见将来,你正看见现在。这很古怪的,不是吗?可是,很有用。”

    哈利没回答。幸好,他们在下一站,即伦敦市中心车站下车,匆忙离开火车时,他用弗来德和乔治隔开了自己和唐克斯。唐克斯带路,他们跟着她上了自动扶梯,穆迪留在队伍的最后面,他的帽子压得很低,一只骨节粗大的手插入外套钮扣之间,抓住他的魔杖。哈利感到那只被隐藏的眼睛在凝视着他。他试图回避更多的关于他的梦的问题,他问疯眼,St Mungo在哪里。

    “离这里不远,”穆迪咕哝着,他们呼吸着冬天的空气,走在一条宽阔的商业街,路上到处是采购圣诞礼品的人。他让哈利走在他前面,自己走在后面。哈利知道那双眼睛正在倾斜的帽子下朝四面八方张望。“为医院找一个好位置不容易。在Diagon 单行线和双行线之间的细长地带不够大,又不能象魔法部一样建在地下,那对健康不利。最后他们设法在这里建了一座大楼,理由是有病的巫师能和人群自然相处。” 他抓住哈利,以免他们被一群冲向小电器商店的顾客冲散。

    “我们往这边走,”过了一会儿穆迪说。

    他们站在一幢巨大、老式的红砖商店门口,店牌上写着:Purge 6z Dowse有限公司。空气里带着陈旧的气息,橱窗随意摆放着一些已经破损的玩偶,他们假发歪斜、衣服还是十年前的过时式样。在布满灰尘的门上写着巨大的告示:装修期间停止营业。哈利清楚听见,一个大个子妇女手提塑料购物袋经过他们时,对她的朋友说,“那个地方从未营业。”

    “是的,”唐克斯说,指着橱窗里一只特别丑陋的玩偶,向他们点头示意。它的假睫毛垂下来,它穿着一条绿色的尼龙涎布衣服。“你们准备好了吗?”

    他们点头,紧紧围着她。 穆迪用力把哈利往前推,唐克斯斜靠在玻璃上,看着那个非常丑陋的玩偶,口中的水汽直喷到玻璃上。“Wotcher,”她说,“我们来看亚瑟・威斯里。”

    哈利认为,唐克斯指望那个玩偶隔着一层玻璃、背后隆隆作响的公共汽车和充满顾客的街道听到她的轻声细语十分荒谬,无论如何那个玩偶不会听到。下一秒,当他看到那个玩偶微微点头,并用手指示意时,他的嘴巴吃惊得合不拢。唐克斯用手肘夹着金妮和威斯里太太,穿过玻璃消失了。

    弗来德、乔治和罗恩走在他们后面。哈利看了一眼推挤的人群,没有人注意Purge & Dowse有限公司丑陋的橱窗陈设,也没有人注意到六个人刚刚在他们的前面消失得无影无踪。

    “快点,”穆迪咆哮着,在哈利的背上推了一下。他们一起向前走,感觉穿过了一层凉爽的水,来到一个温暖干燥的地方。

    这里没有迹象显示有过丑陋的玩偶或者她站过的地方。他们好象在一个拥挤的接待处,一排排巫婆和巫师坐在摇晃的木制椅子上,一些看起来完全正常,正在阅读过期的《巫师周刊》,其它人外貌可怕,如象牙损伤、或者胸口生着一只手。 房间里和外面的街道相比并不安静,因为大多数病人正制造非常独特的噪音:一个坐在前排中间的巫师满头大汗,正用一张《预言家日报》使劲地扇,当蒸汽从她嘴里涌出时,发出尖利的啸声;一个样子肮脏的巫师坐在角落里,每当他移动的时候,就发出叮当的铃声,他的头随着声音剧烈振动,以致于他必须抓住自己的耳朵保持稳定。 身穿橙绿色长袍的巫婆和巫师走来来去,问问题并且象昂布拉吉一样在记事本上记录。哈利注意到别在他们的胸前的徽章:交叉的魔杖和骨头。

    “他们是医生吗?”他悄悄地问罗恩。

    “医生?”罗恩说,看起来吃了一惊。“那些麻瓜疯子吗?那,他们是治疗者。”

    “这里!” 威斯里太太叫道,above the renewed clanging of the warlock in the corner,他们跟随着她,加入到长长的队伍中,一名金发碧眼的女巫坐在咨询台前。 她身后的墙上贴着各种通知和海报:防止试剂变成毒药的干净大锅,处方解毒药,还有长着标志性银色卷发的一一女巫大肖像: DilysSt Mungos 治疗者1722-

    霍格瓦彻魔法学校校长1741-

    Dilys 凝视着威斯里一家人,好象在数人数;当哈利看到她时,她微微眨了眨眼,斜着离开她的肖像消失了。 同时,在队伍的最前面,一名年轻巫师做着古怪的动作,痛苦地尖叫,向桌子后面的巫师解释他的困境。

    “不是这些-哎唷-我兄弟给我的鞋-喔唷-他们吃我-哎唷-脚 -看它们,一定有-AARGH-祸咒在上面,我不能-AAAAARGH - 除掉它”,他单脚跳来跳去,就象在热煤上跳舞。

    “那些鞋不妨碍你阅读,是吗?”金发碧眼的女巫说,怒气冲冲地指着她书桌左侧的巨大标志。“如果你想要治拼写损害,楼层指南指示在4 楼。下一个!” 巫师蹒跚、跳跃着离开队伍,威斯里一家向前走几步,哈利读着楼层指南:

    人工制品事故。底层

    坩锅爆炸,魔杖产生不良后果,扫帚坠毁,等等动物引起的伤。一楼

    咬,蛰,烧伤,骨伤,等等

    魔术的缺陷。 二楼

    传染疾病,例如龙痘,消失病,scrojungulus,等等药剂和植物中毒。 三楼

    爆发的连串事件,回流,无法控制,等等

    拼写损害。 四楼

    Unliftable魔咒,hexes,不正确使用魔力,等等探访者休息室/医院商店。5楼,

    如果你不知道怎么走,语言障碍,或者不记得你为什么在这里,我们的接待员乐意提供帮助。

    一个戴着助听器的老巫师弯着腰,拖着步子走到队伍的前面,“我来见布罗德里克・博德!”他喘息着。

    “49号病房,但是我想你在浪费时间,” 巫婆道,“他完全糊涂了,你知道 - 他仍然认为自己是一个茶壶。下一个!” 一个面带烦恼的巫师紧紧拉着他的小女儿,她巨大的羽毛翅膀穿透衣服,拍打着他的头。

    “4楼,”女巫用一种厌烦的声音说,什么也没问,那人消失在在书桌旁边的双重门旁,拉着他的女儿象拉着一个形状奇特的气球。“下一个!”

    威斯里太太走到书桌前。

    “你好,”她说,“我丈夫,亚瑟・威斯里,据说今天早晨被送到特别病房,你能告诉我们吗-?”

    “亚瑟・威斯里?”女巫说,她的手指顺着她的前面的目录滑动。“是,一楼,右边第二间,戴卢埃林・沃德的病房。”

    “谢谢,”威斯里太太说。“你们跟我来。”

    他们跟着她穿过双重门,沿着陈列着著名治疗者肖像的狭窄走廊往前走,天花板上是用来照明的放满蜡烛的水晶泡,看起来象巨人的soapsuds。更多身穿橙绿色长袍的女巫和巫师从他们经过的门前进进出出。他们经过一扇门时,一股恶臭的黄色气体飘进走廊,从远处传来嚎啕大哭的声音。他们走过一段楼梯,进入生物引起伤害走廊,右边第二个房间的门上写着:危险,Dai Llewellyn病房,严重咬伤。在这下面的黄铜支架上有张卡片,手写:负责治疗者:Hippocrates・Smethwyck。实习治疗者:奥古斯塔斯・派伊。

    “我们在外面等,莫莉,”唐克斯说。“亚瑟不想被太多人打扰。家里人先进去。”

    疯眼咆哮着赞成这种观点,背靠走廊的墙壁,他的魔眼四面八方转。哈利也想向后退,但是威斯里太太伸出一只手,把他推进门去,说,“别傻了,哈利,亚瑟想要感谢你。”

    病房小而且昏暗,唯一的窗子安在对门的墙壁高处,十分狭窄。光线主要来自于穹顶中间一串串的发亮水晶泡。栎树板的墙壁上,挂着一幅邪恶的巫师画像:厄克特Rackharrow,1612- 1697,取消Entrail咒的发明者。

    只有三位病人。威斯里先生的病床在房间尽头的小窗子旁。哈利高兴而放心地看到,他斜靠在几只枕头上,借着落在他床上的几缕阳光,阅读着《预言家日报》。他抬起头,看到他们向他走来。

    “你们好!”他招呼道,把报纸扔到一旁。“比尔刚刚离开,莫莉,他不得不回去工作,他说他过会儿将去看你们。”

    “你怎么样,亚瑟?”威斯里太太问,弯腰吻他的面颊,担忧地看着他的脸。“你看起来仍然很憔悴。”

    “我感觉很好,”威斯里先生轻快地说,用没受伤的手臂热烈拥抱金妮。“如果他们拿掉绷带,我就能回家了。”

    “为什么他们不能把它拿掉呢,爸爸?”弗来德问。

    “每当他们想拿掉的时候,伤口就疯狂出血,”威斯里先生愉快地说,去拿放在他的床头柜上的魔杖,在床边变出六张椅子,好让他们所有人坐下。“那条蛇的牙齿里有一种特殊的毒,使得伤口一直开裂。他们相信他们将找到一种解毒药, 有些人的情况比我的还糟糕。与此同时,我必须每小时使用补血剂。但是那边那个人,”他说,放低声音,朝着对面的床示意,那个病人看上去浑身发绿、病得很厉害,正注视着天花板。“被狼人咬了,不幸的家伙。根本没有治愈希望。” “一个狼人?”威斯里太太低声地说,看起来有点惊慌。“他在公共病房安全吗? 他难道不应该在单人房间里吗?” “还有二周才是满月,”威斯里先生平静地提醒她。“他们今天早晨和他交谈,治疗者,你知道,努力说服他过一种几乎正常的生活。我对他说 - 不要提名字,当然 - 但是我说我认识一个狼人,人很好,他把这种状况处理得很好。” “他说什么?”乔治问。

    “他说如果我再不闭嘴,他将会咬我,”威斯里先生难过地说。“在那里的是一名妇女,”他指着另一张放在门边的床,“她没有告诉治疗者是什么咬她,我们都认为这一定是她使用不当。不管是什么,它从她的腿上撕走了一大块肉,发出非常难闻的味道。”

    “那么,你会告诉我们你发生了什么事,爸爸?”弗来德问,把他的椅子再往床边拉近些。

    “好,你已经知道,不是吗?”威斯里先生说,向哈利笑着示意。“非常简单 - 我有非常长的一天,打瞌睡,潜逃,被咬伤。” “《预言家日报》登了你被攻击的事?”弗来德指着威斯里先生扔在一边的报纸。

    “不,当然没有,” 威斯里先生说,带着淡淡的苦笑,“部里不想每个人都知道一个肮脏、阴险的人回来了 -”

    “亚瑟!”威斯里太太警告道。

    “呃- 我 -知道,”威斯里先生急忙说。哈利十分确信这不是他所想说的。

    “爸爸,当这件事发生时,你在哪里?”乔治问。

    “这是我的事,”威斯里先生微笑着说。他抓起《预言家日报》,抖开它念道,“我从报上知道,你到那儿并逮捕了Willy Widdershins。你知道,威利夏天洗手间后面出现?他的一条咒语产生了不良后果,导致洗手间爆炸,他们发现他无意识地躺在地上,全身被碎片盖住 -”

    “你说你在“上班”,”弗来德轻声打断他,“你在做什么?”

    “听你父亲说,”威斯里太太低声说,“我们不是来这里讨论这个!继续说说Willy Widdershins,亚瑟。”

    “好,不要问我怎么回事,他实际上已经不管洗手间了,”威斯里先生严厉地说。“我只能假设金子转手了 -”

    “你在保卫它,不是吗?”乔治安静地说。“武器?是那个人干的吗?”

    “乔治,安静!”威斯里太太打断他。

    “不论如何,”威斯里先生说,提高他的声音,“这次威利因为把咬人的门把手出售给麻瓜而被捕,我想他是自毁前程,根据这篇文章,二个麻瓜丢了手指,现在在St Mungo接受紧急骨头再植和记忆修改。 想想吧,在St Mungo的麻瓜! 我想知道他们在哪间病房?” 他看上去十分渴望看到一个指标。

    “你不是说那个人变成了一条蛇,哈利?” 弗来德问,注意着他父亲的反应。“很大吗?你在夜晚看见他回来,不是吗?” “够了,”威斯里太太说。“疯眼和唐克斯在外面,亚瑟,他们想要来看你。 你们在外面等,”她拉着她的孩子和哈利。“你们下次再来,说再见。快点。” 他们返回走廊。疯眼和唐克斯走进病房,并在他们身后上关门。弗来德竖起眉毛。

    “好,”他冷静地说,在他的口袋内翻寻,“象那样,不告诉我们任何事情。”

    “在找这些?”乔治说,拿出一卷看来象肉色线的东西。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弗来德露出牙齿笑道。“让我们看看St Mungo的病房上是否有咒语,怎样?”

    他和乔治解开这根线,并且把五只窃听耳朵相互分开。弗来德和乔治分给周围的每人一只。哈利犹豫不决。

    “来吧,哈利,戴上它!你救了爸爸的生命。如果说谁有窃听他的权利,那就是你。”

    哈利禁不住笑得露出牙齿,他抓住细绳的末端插入他的耳朵,那对双胞胎已经戴好了。

    “好,去!”弗来德低声地说。

    肉色的线象细长的虫子一样扭曲,在门下蜿蜒前进。最初,哈利什么也没听到, 当他突然听到唐克斯耳语般清楚的说话声,好象她就站在他旁边时,他吓得跳起来。 “他们搜寻整个地区,但是什么地方都找不到蛇。看起来它攻击你之后就消失了,亚瑟。但是那个人只希望一条蛇进来吗?”

    “我认为他把这作为一个警告,”穆迪咆哮道,“他以后难道会有这样的运气?不,我认为他试图更清楚的了解情况,如果亚瑟没到那里,那只野兽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到处看看。所以,波特说他看见它发生?”

    “是,”威斯里太太说。她听起来相当不安。“你知道,丹伯多 好像一直等哈利看见这样的事情。” “是,嗯,”穆迪说,“哈利有些地方很有意思,我们都知道。”

    当我今天早晨我和他谈话时,丹伯多好像在担心哈利。”威斯里太太低声地说。

    “他当然担心,”穆迪咆哮道,“这个男孩从那个人的蛇眼里看见这件事。 显而易见,哈利没有意识到那意味着什么,但是那个人在控制他 -”

    哈利掏出窃听耳朵,心脏剧烈地跳动,热血涌到他的脸上。他看着其他人,他们都注视他,耳朵里仍然挂着那条线,看起来十分害怕。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哈利波特1-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哈利波特2-哈利·波特与密室哈利波特3-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哈利波特4-哈利·波特与火焰杯哈利波特5-哈利·波特与凤凰社哈利波特6-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