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傻小子成帝记》在线阅读 > 正文 正文 76章 睡梦心经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傻小子成帝记》 作者:作品集

正文 76章 睡梦心经更新时间:2015-04-28

  竹屋背山傍水后头一面峭壁挺拔万丈光滑如镜。由上至下则是一高悬飞瀑喷珠溅玉朝晖映衬下竟是璀璨夺目。这道飞瀑并不气势磅礴更不泻流万钧虽呈直线下落但细看似被甚力量禁锢居然落势缓缓如水泉轻流潺潺而下。

    飞瀑下临是汪小潭。潭面腾腾水雾氤氲缭绕似梦如幻。潭边暖花四放绿茵轻扬好生适意。

    红日、白云、苍山、银瀑、绿竹、万紫千红……组合成了一幅高人雅士的必居之地。

    竹屋周围由于温泉泊泊是而氛围含蓄暖风飘溢营造得极如仙境。更有趣者绿茵地上尚有十数只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稀罕兽类。

    粗略看去只当是狮虎熊豹且身形均小大都是幼兽;然细看却教人万分惊异这些幼兽皆生得不伦不类要么肋生双翅要么浑身布鳞绒繁毛盛的其间仅有一兽。

    长着一只大大的头颅有些像狮但绒毛长得几乎遮盖住它的四足倘非爪趾分外巨大还真让人以为它天生无足。阔鼻海口头上顶一小小软角金色长绒随风摇曳双眼微闭卧在地上。即便偶有它兽经过却也懒地睁眼且不时地打个响鼻黑溜溜的鼻尖稍一翕动显得憨态可掬。

    小石头初见不由喜欢万分。不经意地走上前去探手便想抚摩。

    希夷老者本与元虚正说着话突见小石头异举不禁骇然失声:“站住!”可这喝声依旧慢了半拍小石头的右手早已触摸到那幼兽长长的绒毛。

    幼兽蓦惊不知何物竟敢忤逆自己。睁眼开来大声响吼。这一声恰如春雷震天响遏云霄。周遭它兽惶惶退却个个躲入树后、石背、有些更而藏到希夷老者身边期望他能救上一救。

    小石头被巨大的吼声震住不禁寻思这幼兽看似体弱不曾想吼声居然如此巨大?色变之余一时怔然竟不晓躲闪避厄。右手依然照着起先的动作在幼兽的绒毛上来回抚摩。

    他愕然幼兽比他尚要愕然万分。要知道这只幼兽乃佛门护法神兽狻猊。尽管脾性温和不喜斗狠但在上古兽类中偏是一等一的厉害纵是蛟鳄、虬龙这等凶怖之物一般见了也要退避三舍以防两败俱伤。是以适才在周围戏耍闹玩的群兽闻着它怒吼尽皆仓皇而遁压根不敢逗留。

    小狻猊大吼之后凶态毕露地望着小石头期盼他能知难而退。毕竟它自小一直生活在与世无争和睦相处的氛围里心中自然不想轻犯杀戒尤其还是一个生得与希夷老儿一般模样的人类。可惜小石头对他的大吼和狰狞置若罔闻蕴涵大道阴阳真息的右手始终在它背上来回抚摩。顺着长长的绒毛透过脊梁徐徐深入到狻猊的周身百骸。

    囿于舒爽到了极点小狻猊居然如人似的呻吟。先是扭臀摆股接着双目一闭大耳软垂遮住自己的眼帘在那惬意地享受起来。见他这般乖巧小石头愈喜爱自是抚得更加起劲。

    如此奇异一幕希夷老者愕然万分在旁久久无语。

    元虚老道却是抚须含笑他晓得能悟大道者只要有思维有生命的至善至诚之物皆会对其心生亲近决不会生出加害之心。而小石头本人缘于曾沟通天地固是未臻最终一步然对美好事物却比寻常人喜爱百倍。因为悟道者通晓天地运行的秘奥了解宇宙化衍的道理是以他们这些人决不会干出拂逆自然的恶事。他们对天下万物会比一般人更加疼惜更加欢喜。

    毕竟万物生衍的来之不易他们全盘知晓。

    希夷老者惊愕回旋即笑着道:“牛鼻子你的徒弟果真不凡。”说着脸上流露出钦羡之色接着嘿嘿一笑又道:“无怪你个牛鼻子想要藏着掖着原来小家伙居然是个天性亲近自然的人。”

    要知道修真虽然逆天但起始阶段偏需要人去体悟自然感通天地。倘若一人对自己以后将要反逆的大敌居然一无所知结局自是可见可想。而如今单凭小狻猊和小石头两者间的互不提防便可看出小石头必是一个天生仁厚生性敦诚对大自然有着无限热爱之人。同时这样的人倘若修真伊始的困苦和艰辛定然大大的减少。

    说来仁厚之人世上也不算少数。但能让神兽小狻猊在初次见面即放弃提防完全赋予信任的人天下之大无疑凤毛麟角怕是也惟有小石头一人尔。如此罕绝异材即便从无贪嗔之念的希夷老者也难免见猎心喜。

    常言道明师易寻佳徒难找。

    想起自己独处华山苦修百年眼看飞升在即诚然可喜可贺但心中仍有缺憾。百年心得倘待自己飞升其结果不是失传便是明珠暗藏要等重现天日无疑要靠天缘。想着、想着希夷老者看向小石头的眼光顿时大变。和一个久饿之人骤然见了珍馐罗列的丰富大宴当真毫无不同。

    希夷的心情突变元虚真人了然于胸。事情的演变也全在他的计算里。

    此趟前来华山他一来想借西岳灵气炼制一炉丹药;二来也确实想让希夷老者生出觊觎之念这么一来小石头身兼两家之长互补长短在修真一途上势必劫难大减。他能全抛门派观念全力培造小石头一个原因是他本身心胸豁达不滞一物;另一个原因却是出于败毁小石头大道行途的愧仄心态。

    当下笑道:“这徒儿傻得很你想要拿去便是!”

    希夷一愣继而笑道:“牛鼻子没开玩笑吧?是真的?”说着拿眼瞅着一旁的小石头就差流口水了。又道:“老夫的葆和宗说实话还真差个传人!”

    元虚道:“贫道知你宗派香火将绝这不就送来了么?呵呵……”

    希夷跳将起来道:“牛鼻子此话当真?”

    元虚道:“当不当真稍后再说。你先奉上茶来!”

    希夷道:“茶是小事只要你所说俱真老夫这儿的茶叶你全带走亦可。”

    元虚笑道:“难得见你这么大方今日贫道可要摆摆谱了!呵呵……”

    希夷闻言气得吹胡子瞪眼偏生拿他无奈。

    不觉里三日晃眼即过。

    小石头正郁闷地坐在山洞里独自面对炉火熊熊的炼丹炉。

    呆望着明明烁烁曲曲歪歪的粉红色火焰想起师傅元虚临出洞前的话语:“徒儿此炉丹药的原料乃为师足足耗费了三十年光阴走遍大江南北行尽雪山沙漠方采摘完全。是以此炉丹药的重要性当是不言而喻。稍倾你在看炉之时切不可大意麻痹。”

    那会小石头憨笑而应。只是问了一句:“师傅那多久才算好呢?”

    元虚呵呵笑道:“很快的很快的……只要炉火深紫丹药即成。呵呵……”敷衍了几个字便笑着走出山洞。而素无炼丹经验的小石头却非常相信师傅的话语自师傅离开他便始终未闭一眼更没丝毫走神。殊不知元虚口中的很快对于寻常人来说简直是两个不同概念。

    三天来炉火从浅红变成深红花了两天时间;从深红再变成现今的粉红却是今日早上刚刚生的事。原道深红之后炉火即会变成深紫不曾想偏是成了粉红。如此一来小石头不免错愕心想也不知粉红之后炉火究竟会是怎样的颜色?反正照常理想粉红之色骤变成深紫色似乎难度极高。依此推理要待这炉丹药完全炼成起码要半月左右。

    想着半月与很快之间的差异小石头几要晕厥。心道医学理论普通人七日不吃必死。而我此刻非但没地吃更没地喝。且又需要半月之久。怕是等师傅进洞后第一眼瞧到的就是我的瘪瘪的尸身。

    想到这里不禁唉声长叹……念叨自己当真是苦命之人。好不易寻个师傅如今看来仿佛有些糊涂……却只顾喝茶。而且最可恨的是临走前居然用甚古怪东西封闭住了洞口。现今自己是死活都要守炉反正决没出去的份。

    正自怨自艾际猛想起师傅的老友希夷老者临走前传授的一段口诀。说是让自己排遣无聊时所用乃清心宁神之法。

    他此刻恢复前世记忆囿于前世的医生职业是而对人身经脉地认识虽无古人那般精通但也算得熟矜。想起现代电视里那些瑜珈大师自埋土中不吃不喝大半月后非但未死且出土后尤有余力自行爬将出坑。心想罢了罢了由得焦躁难当总想着如何死得难看毋宁练上一练。不定这段口诀有着瑜珈的功效。若真是这样自己也不致会饿死了。

    又想炼丹所费时日师傅定然知晓他没跟我说想必是一种考验。希夷老者传我口诀如今想想势也全在师傅意料之中。当日二皇子府眼见元虚神妙无方的轻功身法他心中就对这位师傅充满了仰不可及的崇拜情绪。即便现今落到将会活活饿死的窘境对元虚依旧是信心十足。

    既想到修炼索性盘膝而坐心中默念口诀。双手互拢眼目半阖澄心守真。照着口诀所指吐纳导引。

    洞外光线渐暗显然又是一天过去。

    洞内的小石头坐得如佛陀跌迦稳若泰山。

    渐渐觉得自己体内似乎不平静起来。一阴一阳两道真息阴息起泥丸出百会经人中过咽喉直达檀中;另一道深植下盘的炙热刀息从丹田潺潺流出徐徐暖遍两腿经脉在涌泉穴稍一停伫即开始缓缓而返在下阴交汇合成一股;最终也流至檀中。

    其时小石头骇恐无比只当两道阴阳不相融的内家真息一旦在檀中会合势是一番剧烈异常你死我活的残酷争斗。孰知情势大谬与他原先料想截然相反。一阴一阳两道真息非但很是客气地聚会于檀中且古怪的即便偶尔碰触也很是有惊无险地再次分开连个小小火花也未见着。

    正庆幸际异事又现。

    阴阳真息开始有条不紊地互相融合。

    前数日他偶悟大道天地灵力平衡于檀中一穴以致骤现能量虚构的太极八卦图。后囿元虚真人阻扰大道中断可太极八卦图却未消逝反而深隽于檀中穴把此穴也改造成了太极旋涡形。是以虚形的太极八卦在他体内偏偏成了实体的太极八卦。

    这当儿属阳卦的四条悬臂缓缓地吸收着焚阳刀息而属阴卦的四条悬臂却吸收着修罗阴罡。两股本该水火不容的真息此刻出奇的团结没有原先半点的狂暴和悖张如两群乖巧柔顺的小孩儿排着队想进游乐场玩耍。

    与此同时自大道被扰始终干瘪欲枯的檀中穴却倏然焕出柔和异常的淡淡光晕伊始朦朦胧胧如迷雾中的暗灯但随着它周遭的八条悬臂缓缓转动光晕愈渐烁亮。

    种种变化清晰的在小石头脑海里浮现。仿若亲眼所见又宛如亲身参与。若说目下的檀中穴如同一只茶蛊那么阴阳两股真息便如两道冷水和热水同时灌注到一只茶蛊里。而且这只茶蛊仍不甚安分不停地旋转和晃动。

    打坐前便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是而固然此刻情势诡谲难当小石头依旧不急不燥。冷眼旁观着自己体内惊天动地的变化。殊不知这般心态恰恰契合了修道人“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的至理名言。

    便在这会檀中穴似乎渐渐地消失且是无影无踪地消失。替而代之的则是一个着璀璨光芒旁绕无限氤氲的太极旋涡。心神看去犹如在体内骤然多了一团星云美丽无比。原本各自有着山头和地盘的两道阴阳真息刻下仿佛已把这里当做了新家。进进出出冲冲回回即便循环至丹田和泥丸它们也至多稍伫脚步不多停留。

    小石头不知两道真息为何会这样?也不知这样的变化对于自己来说到底是福亦是祸?更不知刻下的自己究竟算是人还是怪物?照着前世记忆寻常人是万万不会有这样的异变否则cT里只会反应出此人不是恶性肿瘤便是不可治愈的顽症。

    但是他现在没有半点烦闷的感觉反觉胸臆间舒畅无比恨不能长啸一声以让人喜。

    值此一瞬山洞上空的云雾里却有两人在说着话。

    “逍遥你为何要助他?”说话人赫然是俊美英武昂扬卓群的南极长生大帝。

    逍遥天君邪邪一笑道:“此人乃上界遗胄能帮他自是要帮!”

    长生大帝不解道:“你不怕天帝老儿知晓后寻你算帐?”

    逍遥天君嘿嘿怪笑双手且捧着肚皮仿佛是听到了极尽可笑的秕言谬说。

    长生大帝没动怒反而冷冷地望着他待他笑得稍息方淡淡道:“这些年来天帝老儿的权威虽然有所日衰然他想要对付你却仍不费吹灰之力。你……”

    还没等他说完逍遥天君哼了一声慢条斯理道:“天帝老儿囿于嫉妒使人骗他下凡转世神力尽失。却不知实已犯了天大的罪愆你又何故去做他帮凶?要知道百万年来大神们尽管未现一面但你能保证他们就不知道咱们的事?嘿嘿……你就等着吧总有一日天帝老儿的下场不会好受!”

    闻言长生大帝一愣转念想想深觉此言有理。索性不再言语叹了一气返身即走。从背后看显得很是苍凉与起初斜靠玉辇华盖遮周绕无数仙女的华丽出场实非同日而语。逍遥天君在后看了又是邪邪一笑迅即跟上与他并驾而逝杳于苍穹的彼端。

    地下山洞结界的外面也有两人在说话。一个是元虚真人另一个则是希夷老者。

    “牛鼻子你怎晓得我的‘睡梦心经’就能让你的乖徒弟立臻金丹呢?啊?!”希夷老者通过影像区域一边看着洞内小石头的变化一边说道。

    元虚笑道:“这种事只能意会岂可言传?”

    希夷显然一愕回恶声道:“好你个牛鼻子居然还得巧卖乖故做神秘?”说到这里猛地里拍了下大腿道:“哦……老夫明白了原来你这牛鼻老道自一进华山便没什么好打算始终不遗余力地在算计老夫的‘睡梦心经’对不对?”

    看他吹胡子瞪眼满脸的愤慨元虚知他做作遂也配合着微笑道:“老友莫恼老友莫恼……”斯时希夷重重地哼了一声意示被你骗了还不要旁人恼怒你可真绝呀!又听元虚道:“尚有数年你便要飞升上界了是不是?”

    希夷不言抬着头理都不理。

    元虚一笑道:“待你飞升你的修真心得岂不浪费?贫道为人你也知道素来一人钻研一人修炼对于如何授徒委实不甚了了。而小石头此人乃不世出的绝佳良才倘单贫道一人教导虽不至荒废但无疑才犹未尽。贫道带他来华山让你一同教导收他为徒。难道贫道错了?假若真错了贫道立时便带他走哼……!”说罢他竟也冷哼一声表示气愤。

    希夷一怔但登时反应忙道:“牛鼻子你说让这小子也拜老夫为师?”

    元虚暗笑脸上却做出一副冤枉至极的神色。听他问了便道:“嗯不错!”

    希夷也算厉害适才仍是气恼愤慨如今顿时笑逐颜开乐道:“牛鼻子你不早说呵呵……”

    “早说又如何?与其被你冤枉毋宁走了倒好!”说着元虚摆出想要收了结界唤醒小石头的样子。

    希夷大慌忙即阻止心想不知他此举到底是真是假但为保险计还是全力以赴地先行要他罢手。元虚故意愕然问道:“怎地还不让贫道走了?”

    希夷嘿嘿笑着挤眉弄眼地道:“不、不这事我不追究嘿嘿……这徒弟嘛咱们一人一半说来你赚我也赚。别意气用事啊!这行为可不像老牛鼻子你!”为收佳徒明知元虚在拿自己开唰他也故做不晓依然演着矮人。心下却想死牛鼻老道好样的!等收了徒弟老夫和你没完!

    元虚也知玩笑要适可而止当下哈哈笑道:“这话你早说不就得了么?”他这是拿希夷堪堪说过的话语再还给他。希夷闻言一时气滞。

    只是二人玩笑已惯却互不气恼。偶尔的拌嘴只当是散泄岁月悠长的寂寥。(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傻小子成帝记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