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悬疑 > 《念术神座》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穿越,还是重生?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念术神座》 作者:作品集

第一章 穿越,还是重生?更新时间:2016-10-27

    “阵法能量耗尽,时间溯流成功……”

    “意识溯流出错,宿主一份记忆数据开始流失……”

    ……

    睁开双眼。

    破旧的屋子映入夏洛的双瞳。

    陌生,却隐隐有着某种熟悉感。

    这是……

    我的家?

    可刚刚不是有恐怖分子袭击,我正带着芯片逃走吗?

    等等,我刚才好像是在和弑神者康斯坦丁战斗吧?

    咦?

    康斯坦丁是谁?

    啊,头好痛。

    夏洛捂住脑袋,不住地颤抖。

    突然,脑中出现尖锐的响声。

    “能量不足警告!能量不足警告!”

    “请宿主补充能量,请宿主补充能量……”

    “芯片能量耗尽,自主进入休眠……”

    “嘀……”

    声音彻底消失。

    夏洛也渐渐理顺了思绪。

    现在脑中居然有三份记忆。

    第一份是这具身体原先主人的,作为药剂学徒废物临考磨枪,死于配药实验意外。

    第一份是自己穿越之前的记忆,最新的是自己带着组织研究的最高成就逃离恐怖份子,却还是被发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而最让夏洛感到不解,甚至是荒谬的是这第三份记忆。

    居然是自己穿越之后的记忆,虽然只是几个模糊的片段,却清楚地纪录了自己穿越之后的几个重要经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一点可以确定,突然在这个异世界醒来的自己毫无疑问是穿越者。

    而脑海中提示的声音应该就是自己死前拼死保护,后来又带自己穿越的光脑芯片发出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为什么自己的脑中会出现穿越之后的记忆呢?

    自己才穿越到这个异世界中,甚至还没走出这个家,可为什么第三份记忆中会出现自己在深渊般的监狱中大战守狱人,在魔山之巅与那个自己压根就不认识的康斯坦丁战斗的模糊画面呢?

    为什么在监狱最底层,没有救到自己相救的人,自己会是那么痛苦呢?

    为什么在魔山之巅败给康斯坦丁,自己会是那么不甘呢?

    这种痛苦,这种不甘,就像是亲身经历过一般。

    想起来了,在之前未醒来的睡梦中,他好像听见什么意识溯流、记忆数据流失之类的声音。

    隐隐的。

    夏洛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难道自己曾经是穿越者,借着芯片在这个异世界崛起,却最终失败,然后因为某些情况,又重生到了刚穿越的这个时候?

    虽然之前穿越之后的记忆几乎都记不清了,但夏洛越发觉得这个猜想很有可能就是真相。

    估计就是因为让自己重生到现在,芯片才耗尽能量陷入休眠的。

    可是,如果自己无法记得穿越之前的记忆,那自己终将步入原本的失败结局,无法拯救珍惜之人,惨败于本想必胜之人,甚至在芯片无法使用的现在,自己很有可能还没前世混得好呢。

    也许,只要找到能让芯片补充能量的话,那么记忆就有可能回来了吧?

    看着一穷二白的破屋,夏洛叹了口气,当务之急是先解决经济问题吧。

    根据第一份记忆可以得知,在这个异世界,药剂师还算是一门比较高薪的职业。

    而作为药剂学徒的原夏洛之所以急冲冲地跑回家关门研制一个月的药剂,最后还因此送命,也是有原因的。

    原先他是香榭尔街哥特药剂店学徒,跟着店里药剂师学习将近五年,却还没能成功配制出一份最低等级的药剂,为此被其他学徒百般讽刺和鄙视。

    之所以还能留在店里,主要因为他老爹曾是店里的次席药剂师,后来死于一场药剂改良实验意外,因此店主会给予些照顾。

    可这种特殊待遇在帝国托曼家族空降一位新店长后便彻底结束了。

    新店长上任第一把火便是对店里数量庞大的药剂学徒下手,下令一个月后所有药剂学徒展开一场高级药剂学徒晋级考核,并剔除那些未能晋级的废物。

    夏洛感概原来配药也是有危险的,连原夏洛也是因为考前急着练习配药实验,最后发生意外丧命,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打开了配药台上的药剂笔记。

    没有接触之前,这个世界的药剂学对夏洛而言是很神秘的,毕竟对现代人来说,利用魔幻的药草就能配制出能使人快速回复体力的神秘药剂是很难想象的。

    可等到翻开药剂学笔记一看,夏洛顿时哑然。

    不是因为笔记上的内容难得无从下手,从此无望成为药剂师,而是因为内容简单得令人难以置信。

    在前世大学时期可是物理化学领域高材生的夏洛看来,这个世界就他所了解到的药剂学部分而言,不过是现代化学体系一小部分的变种罢了,其中的变化也有限,远没有超出理解范围之外。

    剩下的工作就是解析未知原材料的成分,将方程式与现代化学知识配对等等理所当然的事。

    随后夏洛用配药台剩下的材料,开始最简单的体力回复药剂配制实验,失败了几次后便成功配制出一份完成品。

    虽然根据笔记上记录的药剂等级评定标准来看,不过是最低等级的萌芽级初品,但这样的一份成品药剂也能卖一个银币了,这一下子便赚了半个月的补贴,当然购买材料花费的成本没有计算在内。

    之后他陆续利用剩下材料配制了几瓶药剂,除却粗糙的中世纪配药仪器等不利因素外,总体来说成功率还算不错,完成的几瓶制品等级都在萌芽级初品和上品之间。

    最后更是超常发挥配制出了老牌职业药剂师也不敢保证能顺利完成的夏华级中品“温泉”。

    夏洛都快一个月没去哥特药剂店了,今天也正好是高级药剂学徒晋级考核得日子,虽说之前托人寻了个药剂实验意外受伤的理由,可在其他人看来,自己因畏惧晋级考核而躲家里瑟瑟发抖的胆小鬼形象恐怕更深入人心吧。

    不过也罢,反正自己也不打算继续在哥特药剂店待下去了,他是不打算走正常的晋级程序,晋级为高级药剂学徒再成为一名药剂师,然后与哥特药剂店签约成为店里的职业药剂师了。

    在他看来,帮别人打工不如自个“创业”开店,不行给黑帮交点保护费去交易区摆摊也成,因为他可不想因为身体前任主人的无能表现而无端承受其他学徒和药剂师的白眼。

    更重要的是,夏洛从融合的记忆片段中了解到,他那身为哥特两大次席药剂师之一的便宜老爹死时正值新首席药剂师选任前夜。

    其中究竟是偶然还是阴谋,夏洛并不想去探究,不过远离隐性危险是不会有错的。

    今天的考核也没必要参加了,毕竟考核内容是给予二十份的材料也就是二十次机会,只要能成功配制出一份哪怕是最低等级的成品体力回复药剂,便算考核成功,这对他来说实在太容易。

    来到哥特药剂店门口,夏洛立刻便被门口蹲着的一个发呆的少女吸引住了。

    精致的脸蛋,宝石般的瞳孔,再配上一头微卷的金色长发,貌美得让夏洛心动不已。

    要不是观察力惊人的他注意到少女袖子上的一点药剂污渍,单看那外貌和气质,他还以为这是哪家走丢的贵族小姐呢,不过现在想来应该是个新来的药剂学徒后辈吧。

    夏洛心里感概有这么个美少女来学药剂实在是我辈福音啊,虽然今天之后也与他没啥关系了,同时脚下不曾停步,只是正要与少女擦肩而过时,突然听到她自言自语:

    “嗯,到现在我差不多也了解了,现在内部制约哥特发展的不是经营策略方面的有待完善,而是初级药剂配制的低成功率,至于直接造成哥特亏本的外部原因,也不是老库伦能解决的。不过,到底该怎么做呢?”

    少女一番话让夏洛很是无语,你说你一个小小的药剂学徒新人不好好记忆药理学知识,反而在背后嘀咕前任老店长也就算了,可居然还在考虑哥特药剂店今后如何发展这样的大问题,这是操的哪门子的心啊。

    不过夏洛哪管得着那么多,反正今天之后自己就要离开哥特药剂店,里面的药剂学徒妹子再诱人也和自己没啥关系了,他正要进门,却被门口的少女叫住了。

    “你也是店里的药剂学徒吗?”

    夏洛想了想,至少这个时候自己还算是哥特的人,便点了点头。

    随后少女像是很感兴趣的样子,对夏洛招了招手,说:“那过来,我有些问题要问问你。”

    夏洛很想对少女说没空,你说你这个药剂学徒新人想问前辈药剂学问题就问呗,可也不用挑在这个时候啊,你没看到师兄一副有事很忙的样子吗?而且既然是想求教,那起码得喊声师兄吧,怎么搞得好像自己是后辈一样。

    不过好在他大人有大量,既然是个美人就原谅你好了。

    于是夏洛乖乖地蹲在了少女的旁边,看着她的眼睛,拍拍胸保证道:“有什么不懂的就问吧,我教你。”

    安妮觉得身旁这个少年说话实在有趣,他应该是不知道自己就是哥特的新店长吧,不过这样也好。

    自己因为某些原因从帝都被“流放”到阿斯顿城接管家族亏本的产业,本来她还打算迅速扭转哥特药剂店的亏本状况,并将它经营为阿斯顿城数一数二的药剂店,以此来作为和家族交涉的资本呢。

    可没想到哥特的情况比想象中更加糟糕,直到现在也毫无建树,这个月她真是为此烦透了心。

    “会配制‘温泉’吗?”

    “会一点。”

    “那成功率怎么样?”

    夏洛并不知道这个世界药剂师配药的成功率一般是多少,但对比晋级考核二十次机会只要有一次成功就行的超低合格标准,自己的配药成功率岂不是顶了天了。

    不过夏洛还是很谦虚地回答道:“还行吧。”

    安妮心想这还真是个不懂得谦虚的小学徒啊,连初级药剂配制成功率高达五成的首席药剂师罗伯特先生面对自己这个问题也不敢这么回答,算了,安妮摆摆手:

    “你应该是来参加高级药剂学徒晋级考核的吧,那赶紧去吧,既然对自己的配药成功率那么有信心,那就加油吧,希望能再看到你哦。”

    说完她便低头继续思考问题,暂时拟定的解决内部问题的办法有两个。

    一是到念术工会药剂研制部请一位初级药剂研究员来定期指导,但这很困难,目前她还没有门路,而且请研究员的成本也高得离谱。

    二是发掘出配药成功率较高的药剂学徒和初级药剂师进行培养。

    她个人更倾向于第二个方法,这次提前开始考核,并提升考核难度,也是为了能选拔出优秀的高级药剂学徒。

    夏洛很想说自己不是来参加考核,而是来“辞职”的,不过看着又低下头发呆的少女,摇了摇头,自己跟一个新来的小学徒说那么多干啥呢?

    走进店里,夏洛看着一大帮人围着一个名叫赫尔曼的学徒从考核实验室里走出来。

    “赫尔曼少爷你实在太厉害了,居然配制成功了三份体力回复药剂,而且居然还有一份是萌芽级上品,不愧是首席药剂师罗伯特大师的儿子啊,应该很快就能成为职业药剂师了吧。”

    “就是啊,我想再要不了多久,赫尔曼少爷就能成为店里第三位次席了吧,真是无愧药剂小王子的称号啊。”

    “而且还是最年轻的次席,想必到时候安妮小姐也会对赫尔曼少爷青睐有加吧,要是赫尔曼少爷能拿下安妮小姐,别说整个哥特药剂店是少爷的了,更是能一举进入托曼家族成为一名贵族老爷啊。”

    赫尔曼被三名嘴甜的跟班拍马屁拍得嘴都快合不拢了,正巧看到对面来了个讨厌鬼,脸上一冷,说:“这不是曾经的次席之子,胆小鬼夏洛吗?怎么不躲在家里装伤等今天过去,还敢自己过来?”

    跟班们看赫尔曼脸色,自然知道怎么说话才能讨主子欢心。

    “夏洛你这个废物,不是被考核吓得躲回家了吗?还找个做实验受伤的蹩脚借口,真和你的死鬼老爹一样啊,想必迟早都会死在试验台上。不想死的话就放弃制药自己离开哥特吧。”

    “你就这么想继续待在哥特药剂店混吃混喝吗?真是不知羞耻的寄生虫啊。不过你今天来了也没用,安妮小姐说了不收废物,尤其是你这种学了五年还没配制成功过一次的超级废物。”

    夏洛本来不想惹什么事,只想安安静静地辞职的,可现在他不找事,事却找上门了,怎么能忍?

    夏洛脸上微笑,双手鼓掌:“你们说的太好了,像我这种一直混吃混喝的废物确实应该趁早走人,这一点我很赞同,但是我也打算去参加晋级考核一次,万一不小心过了呢,万一不小心也配置出一份萌芽级上品呢,万一以后不小心成为最年轻的次席了呢,万一不小心赢得了那什么安妮小姐的芳心从此进入贵族行列了呢。”

    赫尔曼气得脸颊发紫,不知道今天这个胆小鬼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居然还敢反击讽刺自己,简直不可饶恕,怒道:“你?!就你?!还想通过考核?!你要是能过,不,你要是也能配制出一份萌芽级上品的念力回复药剂,我就跪在你面前给你磕三个头!并且从此成为你的跟班。”

    虽然愤怒,但赫尔曼不是白痴,还是留了一个心思,提高了要求,万一这个废物真的走了狗屎运配制出一份萌芽级初品呢。

    果然是个蠢货,被愤怒冲昏头脑连讨价还价都不知道。夏洛心道,脸上笑容也更加灿烂:“那大少爷和几位小跟屁虫跟我去配药室吧。”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念术神座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