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悬疑 > 《人不轻狂枉少年》在线阅读 > 正文 【387】 我不快乐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人不轻狂枉少年》 作者:作品集

【387】 我不快乐更新时间:2016-10-27

    “宏哥,你把箱子拿走吧,我离开就是了,就当我死了就是了。”我拼命的摇着头。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记得我以前跟你说的,如果我们互相拿枪指着自己的头,你一定不要犹豫,一枪把我崩了就是。”

    说着,我听到了上膛的声音,我看着宏哥,宏哥小平头,一身的白色西服,站的笔直,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仿佛是另外一个人,我甚至觉着我根本不认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男人。

    宏哥笑了笑,从怀中又掏出一把刀,轻轻的放在了脚下,这把刀,就是一直跟随在宏哥身边的那把削铁如泥的刀。

    “这把刀跟随我十几年……”他笑的非常平静。

    “宏哥,你杀了我吧。”此时的我竟然想死了,死了就不会有痛苦了。

    宏哥没有理会我,继续缓缓的开口:”琪琪还在家等着我,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还没有几年,但是我很爱她。“”但是,女人是女人,兄弟是兄弟,在女人和兄弟之间,我选择的是兄弟。“”大天,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别辜负了你哥我。“”浩南,哥去找你了。“宏哥越说越凄凉。

    我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我猛然间站起,想要夺过宏哥手上的枪,但是已经晚了,宏哥一脚踹翻了我。

    紧接着冲着自己的胸口砰砰砰砰的连打光了一梭子的子弹。

    紧接着,他一头从桥上栽了下去,噗通一声掉进了河里。”宏哥!!!哥!!!!“我撑着护栏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

    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我到现在还觉得很痛,嗓子像是要被磨裂了一样的感觉。”哥!!!!!啊!!!!”我双拳不停的往护栏上砸,直到血肉模糊。

    我双腿跪在地上,扯着嗓子痛哭着,无论怎么呼唤,我也没法再把宏哥叫回到自己的面前了。

    再也听不到他叫我臭小子了,再也没法让他打我了,再也没法让他教训我了,再也没法让他替我出头了,再也没法和他一起喝酒了,再也没办法带他去见龙哥了,再也没法当面叫他宏哥了。

    “啊!!啊!!!!”

    我猛然间站了起来,举起宏哥的那把刀,从桥上也跳进了河里,将近有五米的高度,我竖直的跳了下去,我一定要找到宏哥的尸体,不能让他沉尸河底,但没想到这河中央太深了,而且天太黑了,我没法找到他,几次呛水的我最终还是艰难爬上了岸,浑身湿透,脏的一塌糊涂。

    而且那把刀也随着宏哥,一起沉入河底了。

    我恍惚的重新走上桥,拿起了哪个箱子,然后把我的手枪拿了出来,冲着天空打光了一梭子的子弹,接着,用力的丢了出去。

    我拿着箱子,上了车,回到了夜煞。

    我异常的引人注目,但我都不在乎了,我把箱子丢在金爷的桌子上,话也没说的就往出走。

    走出门之后我还听到金爷在里面的哭喊。

    你自己让做的事情,现在哭,有什么意义?

    假模假样的老狐狸。

    我狂奔到宏哥家,发现房门还开着,我缓缓的走了进去,看见琪姐坐在沙发中间,手里拿着一封信。

    她面目呆滞。

    我走上前去,直接跪在了她的面前。

    硕大的泪珠从琪姐的眼眶中不停的往下落,但是她却没有一点表情,眼神里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我缓缓的从她手里拿过那张纸。

    看了一眼,只是简单的几个大字:“对不起,分手吧。”

    而且看样子,这六个字,宏哥早就已经写了。

    “琪姐。”我再次哭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

    我身上的腥臭味,自己都闻得到。

    我跪着往后退了几步,冲着琪姐咣咣咣的磕了几个响头,当我抬起头时,琪姐已经甩门进屋了。

    我很怕她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于是我急忙敲了敲门。

    谁知道琪姐在里面很平稳的回答道:‘我不会死,你走吧。“

    打从父母走后,我的心情就再没有如此的沉重过,如果是墩子跟毛球是我的兄弟的话,那么宏哥就是我的亲人,亲人的离去必定很痛苦,但令我更痛苦的是这一切竟然都是我亲手做的。

    虽然我没有开枪打宏哥,虽然我知道这都是金爷指使的。

    但那又有什么分别?

    如果没有我,宏哥又怎会如此呢?

    深夜里走在大街上,我好像又回到了最初,就好像在家宅着的那一段日子,对未来是如此的迷茫。

    因为我,竟然害了这么多人,我害了宏哥,害了琪姐,还有宏哥的弟兄。

    我就是个罪人,一个彻头彻尾的罪人。

    我对不起龙哥。

    自相残杀根本不是我想要做的,我甚至想都不敢去想。

    宏哥曾经跟我说过的话现在在我脑海中不停的响起,我不愿去听,但是没办法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我买了好多好多的酒,明知道自己喝不完,但我还是想把自己灌醉。

    我没有去酒吧也没有在大街上,而是去了天台。

    这里很安静,就好像与世隔绝了一样,空气也很好。

    当我喝下几瓶啤酒之后,我仿佛看到宏哥就站在我的面前,可我好像抓不到他。

    他再冲着我笑,让我不要伤心。

    眼前的一切好像就跟真实的一样,令我嚎啕大哭。

    我也不想跟任何诉说。

    我张开双臂,跪在地上,难道宏哥真的就这样离开我了吗?

    另一个我笑道:“你亲手做的,还在骗自己吗?总说别人是畜生,我告诉你,其实你才是真正的畜生。”

    “放屁。”

    “你难道还不承认?”

    “放你吗的屁。”我一酒瓶子抡了过去,酒瓶子重重的穿过“他”砸在墙壁上,支离破碎。

    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很久很久,没有说跟任何人说一句话。

    而且我好像根本什么都听不见一样。

    我心里一直在自言自语,晚上也睁着眼睛,即使是睡着了我也是坐在床上,而且我根本没有感觉到我是如何睡着的。

    来跟我说话的人除了大祥哥跟嫂子,就是豹子跟盛子,原来我也就这几个朋友了。

    他们拼命的问我怎么了究竟出什么事了。

    我还是没有说话,最后身体不挣钱还是病倒了。

    躺在医院里我打着葡萄糖,依旧一句话不说。

    惹得他们非常担心。

    此时的我就好像变成了当时的阿紫姐。

    我也彻底明白了阿紫姐的感受了。

    阿紫姐阿紫姐。

    我拔下输液的针就跑了出去,我回到家拿了钥匙换了衣服一刻不停的开着车就出去了。

    路上,我给阿紫姐打了个电话:“姐,我想你了,我要去找你,我想见你。“

    路过宏哥家的时候,我进去看了一眼,屋子早就已经空了,琪姐也不知道搬去哪里了。

    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阿紫姐家,哪个村口,阿紫姐好像变了很多的样子,手都有些粗糙了。

    不过她面容依旧美丽,只是看起来有些憔悴。

    看见我之后,她伸手摸了摸我的脸,好像知道一切。”栗子已经什么都跟我说了,阿宏走了。“阿紫姐好像也很惋惜,眼睛肿肿的,明显哭过一样。

    其实我好像大声说一句,都是我害的。

    可惜我没有哪个胆量。”姐知道你受了很大的打击,姐心疼你。“

    看到阿紫姐后,我反倒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抽烟,我一颗接着一颗的抽,但是却一点都解不了我心中的瘾。

    我甚至有一种吸毒的**。

    人在最痛苦最绝望的情况下,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我现在就想用吸毒来麻痹自己。”他一直都在,永远是你最好的哥哥,大天,你难道感觉不到他就在咱们身边吗?“阿紫姐眺望着远方。

    是啊,我哥永远都在我身旁,无论什么事,他都会支持我。

    从小到大我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夕阳落下山。

    是跟阿紫姐一起,村里的生活让人觉着很舒服,虽然我只是仅仅呆了一个晚上。

    哪个箱子里装的其实就是一张纸,是一张股份合作协议书。

    回到S市的当天我就去找了金爷,签了这份协议书。

    这意思就是说夜煞是我跟金爷共用的财产,还有一种说法就是,他最大,我第二。

    但是这个二把手我却坐的很不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人不轻狂枉少年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