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尊宝娱乐网 尊宝娱乐文库 收藏本站 手机访问:m.dxsxs.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至尊兵魂》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两百四十二章 报应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至尊兵魂》 作者:作品集

第两百四十二章 报应更新时间:2017-10-21


    “你想干什么?”



    果然,眼见枪口对准了何衍东的脑袋,何润生顿时吓得面如死灰,他一把老骨头,死了就死了,可是,何衍东还年轻,不该遭此厄运。



    “不干什么,就想问问你,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着何润生的紧张表情,豹哥忍不住笑了,笑得很是灿烂,也很是得意,他喜欢这种感觉,真的,每次看见别人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他总会有种莫名的快感。



    然而,对于此时此刻的何润生来说,豹哥那一脸的笑容,无疑是恶魔般的存在,早知道是这样,他说什么也不会接受那张追魂帖。



    可惜的是,人生没有彩排,一切都不能重来,眼下己身在贼船的他,根本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



    是以,面对豹哥的追问,何润生唯有抓狂的摇了摇头:“当年,刘青松是从省城被带走的,所以,其中详情,我是真的不知道。”



    “砰……”



    回应何润生的,是一声清脆的枪响,紧接着,伴随着一声哀嚎,何衍东的右腿上面,赫然多了个血洞。



    “你……”



    看着鲜红的液体,如同喷泉一样冒了出来,瞬间湿透了何衍东的裤腿,何润生顿时气得眼冒凶光,如果可以,他真想不顾一切的扑过去,从而将豹哥的喉咙咬破。



    可是,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何润生,绝对不能这么做,否则,没等他从地上爬起来,周围的几支冲锋枪,就能将他爷孙打成筛子。



    于是乎,何润生只能怀着满腔怒火,从而死死盯着对面的豹哥,似乎想要将他的音容笑貌,深深烙刻在脑海里。



    “别说我没提醒你,这枪里还有两颗子弹,下一枪会瞄准哪里,或许只有天知道!”



    面对何润生的怒视,豹哥仍旧笑得很灿烂,更为过份的是,不知有心还是无意,言谈笑语之间,豹哥竟然将枪口对准了何衍东的眉心。



    “不要……”



    看着眼前这一幕,何润生顿时慌了神,在他眼里,何衍东便是何家的希望,为此,他不知道在何衍东的身上倾注了多少心血。



    所以,为了何家的未来,为了避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发生,何润生唯有无奈的点了点头:“罢了,罢了……”



    “赶紧说,老子没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陪你耗下去。”



    从何润生的反应来看,豹哥自然知道关键时刻到了,所以,为避免对方突然改变决定,豹哥干脆将枪管顶在何衍东的脑门上。



    额头上传来的那种冰凉触感,让何衍东当着众人的面,顿时湿了半截裤子,紧接着,一股刺鼻的异味,便从何衍东的身上散发出来。



    即便如此,何衍东还是抢在他爷爷的面前,当即冲着豹哥连连说道:“别,别开枪,我说,我说还不成吗?”



    忍着那种令人作呕的异味,豹哥连忙递去一个鄙夷的眼神:“你想说什么?”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面对豹哥的质疑,何衍东连忙点头如捣蒜,紧接着,不等豹哥的催促,何衍东又立即大声说道“:当年,刘家才是南湖第一世家,我们何家无论怎么努力,都始终被刘家强压一头,为此,我爷爷一直在寻找机会,想要将刘家一举掀翻……”



    “住口……”



    听到何衍东这么一说,何润生差点没直接气晕过去,到了此时此刻,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些人和刘家肯定渊源颇深,何衍东这样毫无保留的供出来,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好吧,就算这些人和刘家没什么关系,他们最终也能侥幸的活着,可有些事情一旦曝光,何家照样没有立足之地。



    值得一提的是,纵然有着这些方面的顾虑,但是,看着何衍东身处险境,何润生还是决定不顾一切的,将当年那件事情公之于众,毕竟,何衍东是他长孙,何润生自认无法眼睁睁的看着,何衍东倒在别人的枪口之下。



    只是,让何润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为了自己的安全,何衍东竟然毫不犹豫的,就将整个何家给出卖了。



    “砰……”



    然而,更让何润生不曾想到的是,情急之下的一声怒喝,顿时换来了一声枪响,使得他不禁又发出一生惨叫。



    “该闭嘴的是你。”



    狠狠瞪了何润生一眼,豹哥立马阴森森的说道:“听清楚,类似的事情,我不希望再度发生,否则,老子直接打爆你的脑袋。”



    紧接着,转头望着旁边的何衍东,豹哥又急忙咆哮如雷的吼道:“还愣着干嘛,继续说下去啊?”



    “呃……”



    看着何润生的腿上,又多了一个血洞,何衍东的双眸之中,悄然闪过一丝愧色,不过,当豹哥的咆哮声,突然在他耳边炸响的时候,何衍东顿时又忘记了一切,继而老老实实的低下头去。



    “当年,时任华南省副省长刑四华,跟刘青松因为政见不同,正好闹得不可开交,我爷爷得知这个消息,便设法和刑四华联系上了,然后,然后……”



    “然后怎么样?”



    “等等,我说……”眼见枪口再度顶在眉心,何衍东连忙哭丧着脸说道:“按照我爷爷和刑四华的协定,我们何家负责搜集相关证据,而刑四华则是负责将我们搜集的证据交给上面,最终,刘家就这样轰然倒塌了。”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听到何衍东说的这些,豹哥明显有些质疑,理由和简单,何衍东虽然是何润生的孙儿,但是,像这样重大的事情,何润生应该不会告诉一个黄毛小子,更何况,何润生的同伙刑四华,也绝对不会允许他这么做。



    面对豹哥的质问,何衍东稍微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说道:“记得有一次,我从学校里回来,刚好听到爷爷和刑四华在书房里谈话,所以,才会知道这些的。”



    “你这个畜生……”



    眼见何衍东将何家卖得如此彻底,何润生气得顿时有种想要吐血三升的冲动,他真想不通,原本是何家的骄傲,最终却为何会让人如此失望?



    “对,你就是个畜生,不,你连畜生都不如。”



    然而,何润生万万不曾想到,他刚准备试着从地上爬起来,一条倩影就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



    “啪……”



    紧接着,众目睽睽之下,已然年过花甲的何润生,愣是被人狠狠甩了一耳光,当即抽得他差点没直接晕过去。



    “是你……”



    捂着一张老脸,望着眼前的倩影,何润生顿时忍不住微微一愣,还真巧,刘家唯一幸存的丫头刘雨彤,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眼前。



    “是我,没想到吧?”



    盯着眼前的何润生,刘雨彤当即冷冷一笑:“老狐狸,你可知道,我等这一天,已经足足等了五年?”



    说着,夺过其中一名黑衣大汉的冲锋枪,刘雨彤立即满脸杀气的喊道:“老匹夫,你五年前欠下刘家的血债,今天都得给本姑娘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呵呵……”



    面对那黑漆漆的枪口,何润生顿时忍不住苦涩一笑,当年为了争夺南湖第一豪门的宝座,他千方百计将刘家连根拔起,结果,时隔五年,刘家唯一幸存的丫头,竟然又用枪口对准了他们爷孙俩,这,难懂就是宿命的轮回?



    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么一个答案,情知今天无法善了的何润生,当即满脸唏嘘的说道:“丫头,一人做事一人当,当年设局陷害你们刘家的,是我何润生这把老骨头,所以,无论你想怎么样,我都无话可说,但是,希望你能放过衍东,毕竟,他是无辜的。”



    “无辜?”



    听到何润生这么一说,刘雨彤顿时忍不住仰头发出阵阵狂笑,只是,这笑声听在旁人的耳里,竟然是那么的凄凉,那么的悲壮。



    “老匹夫,五年前,刘家十几余口,不是被处以极刑,就是无端横死,除了仍在监狱服刑的大伯,以及侥幸脱身的我,刘家就再无活口,我为你,当初你和刑四华沆瀣一气,设局灭我刘家满门的时候,可曾想过当中有多少无辜?那时的你,可曾想过放他们一条生路?”



    “那…那你想怎么样?”



    “很简单,血债血还。”面对何润生的询问,刘雨彤当即冷冷一笑:“当年为了你的一己私欲,从而害得我们刘家被连根拔起,今天,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至亲的滋味。”



    说着,调转枪口,指着早已被吓瘫的何衍东,刘雨彤的芊芊玉指,便已搭在扳机上面。



    “别,别杀我……”



    看着那黑漆漆的枪口,何衍东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当即爬到刘雨彤的面前,继而一脸惊恐的说道:“雨彤,不要杀我,你知道的,当年那事,真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全都是,全都是我爷爷和刑四华合谋的结果。”



    “哈哈……”



    此言一出,何润生顿时忍不住仰天发出阵阵狂笑,只是这笑声,显得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苍凉。



    良久,笑声终于平息下来,何润生竟然也奇迹般的站了起来,紧接着,盯着涕泪双流的何衍东,何润生当即凄凉的摇了摇头。



    “曾经,为了家族的未来,我倾注全部心血,准备将你打造成何家的接班人,没想到,为了苟延残喘的活着,你竟然可以将我推向断头台,报应,还真是报应啊!”



    说完,轻轻闭上双眼,眼角赫然流下两滴浊泪,紧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下,何润生突然不顾一切的,朝刘雨彤的面前撞了过去。( )



    ()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作品集
至尊兵魂
尊宝娱乐